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移动设备突破官媒箝制 极权国家急严管


图为中国昆明一处网吧资料照

图为中国昆明一处网吧资料照

移动设备提供用户随时随地上网的能力,并且让资讯自由流通更为便利。但许多政府除了对互联网进行审查,也开始对移动设备进行箝制。

包括手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电子阅读器等等,能够让使用者随身带着走,并且随时随地上网的电子仪器,泛称为移动设备。布鲁金斯学会政府管理研究项目的副主任韦斯特(Darrell West)在他的报告“移动宽带的十项事实”当中指出,从2012年开始,移动设备的数量将会超过个人电脑。此外,在2015年,估计全世界将有31亿人使用移动宽带上网,而使用定点宽带的人仅有8.48亿人。

布鲁金斯学会科技创新中心研究主任弗里德曼

布鲁金斯学会科技创新中心研究主任弗里德曼

布鲁金斯学会,科技创新中心的研究主任艾伦弗里德曼(Allan Fried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移动设备能够提供更值得信赖的消息来源,突破政府官方媒体的消息控制:“移动设备让沟通的程度更大更广。它允许两人之间的对话,人们可以和他们认识的人对话,允许他们在广大的互联网平台如Facebook之外,还能利用移动设备互相沟通。但在移动设备上头,你是与朋友对话,是与家人对话,所以你可以与你真正关心的人分享资讯,而这些是我们比较信赖的资讯,也比较可靠。所以情况通常是这样,人们会说,政府告诉我这样,但我朋友说他的朋友就在现场,而我会比较相信他说的话。”

今年夏天美国大使骆家辉赴中国就任之前,在西雅图机场带着女儿买咖啡的模样,就被中国网友唐朝晖用iPhone手机拍下,并且上传到微博,被疯狂转贴,网民称赞美国官员的平民风格,并且引发最近中国官方媒体冷处理有关骆家辉新闻。

韦斯特认为,移动宽带让人民更容易进行公民参与,以及参与政治。不过弗里德曼也说,移动设备也很容易受到政府的钳制,遭到审查。他解释说:“许多现有的(移动)平台都使用集中式的架构这容许了更大的审查。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最近巴基斯坦政府出台了一个清单,上面是超过400个不准在手机短信当中使用的字。这是人们互动的方式(使用移动设备),人们将这视之为他们的社交典范,而现在政府却要进入,并且试图将政府插入介于朋友和亲人之间,非常基本、非常私人的对话当中。”

*政府涉入私人领域将受反抗*

不只是巴基斯坦,中国移动公司去年表示,”会根据公安部门提供的一系列关键辞对手机短信进行先期过滤。”今年11月,中国新闻出版总局也公布新规定,新闻记者不得报导未经亲自证实的网上和手机上的信息,否则将面临记者证被吊销五年甚至永久的处罚。今年3月,当一名喇嘛以自焚表达对中共当局的抗议之后,阿坝中学学生发动绝食抗议,却遭到当局没收手机,以严格控管信息流通。

弗里德曼认为,任何政府试图对人民的移动设备进行审查,都将遭遇反抗。他说:“我认为强力试图那样做(审查),将会遭受到强力的反抗,因为人们将那视为非常私密的经验。如果政府将审查当成一般工具,可能会造成反面效应,人们将会开始恐慌,当然也不会增加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信任,而政府应该是被设计来创造公共信任,并且保障公众福利的。”

近年中国人民透过手机维护自身权益的显著例子,是厦门PX项目事件。受到台湾通缉的经济犯陈由豪,在中国进行投资,并且受到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批准,要在厦门兴建PX化工厂(二甲苯)。2007年5月20号开始,厦门市民之间以手机流传短信,呼吁重视并且拒绝PX化工厂的兴建,并导致了6月1号与2号的市民上街游行,最后在民意压力下,该厂迁到漳州市兴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