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英国的“占领运动”还在升温


“占领伦敦”运动的一个营地

“占领伦敦”运动的一个营地

截止到这个星期一,“占领伦敦”的运动已经进行了60天了。和目前已经被拆掉的纽约的“占领”运动相比,伦敦这边“占领”的天数已经超过纽约了。伦敦的“占领”运动分别在三个地点进行;一个在圣保罗大教堂的外边,一个在广场上,另外一个在一座大楼里,其中一个甚至还含有一个艺术画廊。随着纽约的“占领”运动在当地失去了地盘,其中一些人辗转到了伦敦;有趣的是,一些辗转到伦敦的美国“占领”人士被批评说,他们过于注重舒适了。

在伦敦,冬季已经来临。旅游人士都穿着冬季的大衣了。这会儿正是午间,但是由于气候的原因,几十个属于“占领”运动人士的、各色各样的帐篷,都严严实实地拉起了拉锁。

一位叫迈尔康姆的占领者、或者说是抗议人士,这会儿正站在圣保罗大教堂的台阶和第一排帐篷之间。迈尔康姆是一个叫作“无名英国”的抗议团体的一员,他从“占领”运动一开始,就在这儿。

迈尔康姆说:“在我们看来,我们所做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最初来这儿的打算。我们这个团体、‘无名英国’的成员当中,有的在这儿的急救帐篷里帮着做事、有的在专门负责分发食品的帐篷里帮忙、还有的帮着打扫和清洁工作、还有的晚间的时候帮着做保安。我们的人还把手提电脑、电脑用的一些硬件等东西,借给这儿的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占领伦敦’的运动做得尽可能好。”

随着“占领”运动在十月份和十一月份两个月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相关的活动人士需要在伦敦的金融区内,找到其他的占领所在地。其中一个就是布隆伯格在英国的总部对面的广场。布隆伯格是专门从事金融信息和其他金融业务的国际性企业,创始人是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另外一个被占领的地带是曾经属于瑞士银行UBS的一栋大楼。

迈尔康姆说:“很多最初加入‘占领伦敦’行列的人、还有从其他占领运动那儿辗转到这里的,往往都被转移到那栋大楼里。我们这儿连水都没有,他们那儿既有电、又有地毯、有灯、有屋顶,环境比较温暖,我们这儿所有那些都没有,但是,我们是英国人,我们处在我们自己的占领运动的前列。”

当记者问到:“你是不是认为一些美国人表现得不太能吃苦?”

迈尔康姆回答说:“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同时也认为,一些英国人也是一样。在我看来,那是比较懒惰的作法,对整个运动来说,是具有很大的破坏性的。要是想占领伦敦股市交易所的话,就得留在圣保罗大教堂的台阶上,不能到一座银行大楼里去躲起来。”

*合作大于分歧*

不过,说是说,抗议者之间的分歧其实并不严重,他们可以说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而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减少金融业对整个社会的影响。

因为有此共同目标,抗议人士之间,互相合作。一位参与的妇女说:“可能大家都忘了,我们所有人,其实都是自愿来这儿的。”

在圣保罗教堂外面的一个很大的白色帐篷里面,20来位抗议人士正在举行每天的例行会议。

一些抗议人士晚上的时候,在被称作是“茶篷”的帐篷里,活跃的有些过头了;大家正在想办法,要找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解决办法。某人发言以后,要是支持的话,大家不鼓掌,而是无言地在空中挥一挥手。

参与“占领”运动的抗议活动人士不仅在摸索着合作的方式,同时也在找出新的表达方式。

*180度大转弯*

一英哩之外,在布隆伯格办公楼对面的广场上,一位叫波尔的抗议人士正站在帐篷外,和别人聊天。波尔过去就在伦敦的金融行业工作,但是他现在可以说是做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波尔说:“对,我现在是人在这儿。为什么?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对我来说,是金融业的人简直是在犯罪,他们所做的是金融上的恐怖主义。”

不过,波尔要看管的帐篷不是用来睡觉用的,而是一个艺术画廊!上个星期,这个“画廊”展出了班克西的画儿。 班克西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街头画家之一,他专门为“占领伦敦”运动画了一幅画。

波尔说,伦敦的抗议现在比以往都更重要。他说:“在英国,我们现在有非常好的机会;因为我们这儿是一个金融中心。纽约那边儿现在已经被拆掉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得使劲儿努把力,我们现在就在布隆伯格办公室对面,而布隆伯格又是纽约的市长,我想说的是,支持‘占领华尔街’,不要支持布隆伯格!”

下个星期,伦敦市政府将要到法庭上去,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永久性地拆掉“占领伦敦”的那些帐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