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日本2011核危机恐将持续多年


绿色和平活动人士12月16日抗议日本政府宣布“冷却关闭”福岛核电厂

绿色和平活动人士12月16日抗议日本政府宣布“冷却关闭”福岛核电厂

在日本官方称福岛1号核电厂受损的核反应堆目前处于“冷却关闭”的状态后,日本稍微松了一口气。这代表用来冷却受损核燃料棒的水温低于沸点,以免辐射性高的燃料重新燃起。虽然大批辐射清理工作都还没完成,而且可能得花上几十年才能完成,但在2011年年终之际还是有一些值得庆祝的。

3月11日的地震和海啸在日本东北部夺走了2万生命。这场灾难不仅导致靠海的福岛1号核电厂3个核反应堆熔毁,也再度引发了使用原子能源的风险。

*日本民众焦虑 对政府失去信心*

虽然没有人死于福岛核外泄事件,但当地社区都被疏散。即使远在核电厂数百公里外的居民也担心,高于正常的辐射量带来的长期影响,特别是对孩童健康的影响。

这种焦虑因为日本农作物、鱼甚至牛奶的辐射量被验出高于日本法定上限而雪上加霜。

福岛1号核电厂厂方和政府从第一天似乎就低估灾难的严重性,因而重创了民众的信心。

卡什摩尔是英国原子能局主席。这位核物理学家说,东京在灾难高峰时期信息流通缓慢,也明显隐藏重要数据,这都破坏了公众信任。

卡什摩尔说:“透明是重点所在。政府对所有这些都必须完全公开,确保没有人走捷径或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大家回溯过去会对日本现存的法规系统忧心忡忡。”

*日本政府的效率和透明度遭质疑*

这种担忧导致大家开始审视日本这个所谓“核村庄”。这个核村庄住着自在的工业和政府规范者,以及安逸的国内媒体和强有力的政治人物。

联合国负责武器控制事务的前副秘书长阿部信泰,也是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主任。他说,核工业的支持者阻挠政府监管。

阿部信泰说:“在日本,有些政治人物收到电力公司的政治献金。他们可能因而不愿太批判。”

日本一位前外务大臣和环境大臣批评官方过去9个月来对灾难的反应。不过,保守派反对党自民党议员川口顺子说,民主党政府必须阻止东京电力公司在危机时刻破产。

川口顺子说:“我们最终会生存下来是无庸置疑的。我们将掌控住局面。东京电力公司就快破产,政府在帮忙、金融机构也在帮忙。除了让东京电力公司生存下来并完成工作以外,我们都别无选择,无论这必须花上多久的时间。”

日本现在大约80%核反应堆都停止运作,大多是因为接受安全检查。

*日本资源稀少 高度依赖核能*

但川口顺子说,日本是个资源稀少的岛国,无法跟随德国的脚步。德国已经决定关闭所有的核电厂。

川口顺子说:“没有核发电就很难维持未来或许10 年、20年、30年的经济增长。日本是孤立无援的。我们不像德国能从法国进口能源,而法国就是用核发电。”

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她说,日本政府必须重拾公众的信心。公众的信心在核反应堆熔毁后瞬间消失。结果可能要花上几十年才能完成这个任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