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台湾官民发起低碳村计划


在台湾,生产出口电子产品的重工业污染了水源和空气。台湾民众一般来说整年都使用冷气空调,丢弃装午餐的塑胶饭盒和餐具,并且在路边停放汽车时不关发动机。但是台湾政府希望借由削减他们的二氧化碳排放来改善环境。

剑潭区对拥挤的台北市来说,看起来像个巨大的热带花园。它不像这个260万人口稠密的台北市大部分其它地方,区内种植了各种花木,并且禁止兴建新的建筑。雨水被收集起来让义工们在花园里浇灌蕨类植物,花草和香蕉树。剑潭区的四千居民还搜集落叶用来作堆肥,40名学童走路上学而不是乘车。

这所有的努力是从一项决定开始的。这项决定是要在一栋废弃的幼稚园房舍屋顶种植花草树木美化,而不是拆掉重建新楼。

“最后这个社区是鸟语花香。我们以健走为主要交通工具。我们用我们的行动以及想法来其它各县市。”

*减排百分之三十*

剑潭区是全台湾52个高级住宅小区之一,这些住宅区去年向台湾政府申请成为所谓的低碳村。政府官员选择这些社区作为全台湾削减二氧化碳排放的表率。每个社区有自己的优先项目,其中有些社区以削减用电量为主要目标,有些社区则找寻新办法来回收物资。

台湾这个几十年来受困于制造业和城市发展所带来污染的岛屿,现在的目标是到2020年时,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到2005年的两亿5700万公吨的水平。这比原来预计的未来排放总量减少排碳百分之三十。

台湾环保署“低碳村计划”负责人刘宏光担心这项计划缺少公众的支持。

他说:“我是觉得普遍性还不足,因为一般的人民对这个不是很关心。它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低碳社区主要因为它的领导人,它的委员会有热心来做。其他人,有些人不在意你做什么,只要他不花钱。有好处他当然很喜欢。”

*提防假象*

台湾绿党共同召集人罗宾.温克勒表示,由于政府在这项计划强力介入,使得这项低碳村的努力比起像欧洲的同类计划要更为突出。但是这位美国出生的律师警告说,台湾的人均排碳量仍属世界最高之一,因此,这项低碳村的努力也许只会创造出一种进步的假象。

温克勒说:“很不幸的是,就在政府当局推动低碳村或其他减排计划的同时,他们也继续提倡高排放,高用水,高污染的石化工厂扩建。他们继续给水泥矿更多的开发许可,同意兴建所有形式的所谓科学园区,因此造成高污染和高碳排放的影响。”

台湾环保署计划部分借由敦促污染业者改善形象的办法,扩大低碳村的计划到台湾其他地区。如果需要,还将靠法律来迫使污染业者做出某些艰难的改变。他们希望在未来八年期间,台湾能够在主要城市四周建立起四个大规模的低碳生活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