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突尼斯革命迎来一周年纪念日


突尼斯人12月17日聚集在西迪.布济德镇,纪念革命一周年

突尼斯人12月17日聚集在西迪.布济德镇,纪念革命一周年

12月17号是突尼斯贫民布瓦吉吉自焚一周年纪念日,他的抗议行动引发了这个北非国家的革命,同时也掀起了范围更广泛的阿拉伯之春起义。美国之音记者布赖恩特从巴黎发来报导说,突尼斯看来正朝着更积极的未来前进,但该地区其它国家的前途并不像突尼斯那样光明。

2010年12月17号, 在经济萧条的突尼斯中心地带生活的穷苦人、以卖菜为生、年仅26岁的小贩布瓦吉吉,用自焚的方式表达了他对地方政府的绝望和愤怒。他的行动引发了全国性的抗议,导致独裁统治者本.阿里一个月后下台。

抗议活动迅速扩展到突尼斯以外国家。从阿尔及利亚到也门,愤怒的民众效仿布瓦吉吉进行自焚,至此民众广泛参加的、我们现在所称的“阿拉伯之春”起义诞生了。除了本.阿里,埃及和利比亚领导人也在更血腥的起义浪潮中被推翻,也门总统萨利赫也已同意下台。

今天很多人认为突尼斯从根本上进行了不可逆转的变革。10月间,突尼斯举行了广受赞誉的全国大选,选出了新的联合政府,温和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担当了主导力量。

*美前外交官积极评价新突尼斯*

美国退休外交官员威廉.乔丹是北非问题专家,他对突尼斯的评价总体上是肯定的。

他说:“我认为,总体来说,发展趋势是积极的。突尼斯新建政府正在证明自己在回应突尼斯人民愿望方面会更持久、更负责。突尼斯人渴望获得一个更加民主、更加开放的政治制度以及一个和本.阿里政权一刀两断的新政府。”

人权观察的地区副主任埃里克.戈尔茨坦也赞扬突尼斯过去一年来的变化。他说:“人民现在可以自由上街抗议。新的报纸也出现了。当前的气氛和前总统本.阿里把持的那种让人感到惧怕的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

*革命也有代价,政府面临挑战*

突尼斯的革命总体上是和平进行的,但这一过程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突尼斯的旅游业和外国投资一落千丈。邻国利比亚的起义导致数以千计的难民跨过边境进入突尼斯,也让在利比亚工作的突尼斯人返回家园。突尼斯移民在欧洲沿岸不断增加,人们迫切需要工作。

突尼斯新政府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重振经济。总部设在突尼斯周刊杂志《现实》的政治版记者阿扎.特尔基说:“从去年到今年的实际变化是突尼斯民众不再耐心了。他们不再等待得到工作,他们认为进行了这场革命就是要有更好的经济和社会局势,他们认为不能再等待下去了。”

*联合政府权力和妇女地位受关注*

突尼斯也面临着政治问题。新联合政府内部出现了争吵。批评人士担心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不断增加的权力以及妇女权利可能倒退的问题。

本月稍早,数以千计的强硬派伊斯兰主义者以及世俗活动人士在首都突尼斯举行示威。伊斯兰主义者占领了大学校园,要求实行性别隔离以及其它限制,这些举动都已经受到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的谴责。

人权观察负责人戈尔茨坦说:“ 妇女们所关心的,除了其它一些问题外,就是目前社会不宽容的气氛,我们可以看到校园中和其它地方妇女的抗议,他们聚集在一起示威,公开支持自己应有的权利,不顾那些包围她们的男子对女性进行诬蔑、贬低、有时甚至是人身暴力攻击。”

*突尼斯或北非它国更令人担忧?*

记者特尔基也表示担心突尼斯的前途。他说:“局势还不明朗,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向前走,不知应该向哪里去。我不知道这个政府的计划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乔丹和其他政治分析人士都说,突尼斯仍然是阿拉伯之春的成功范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