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纽约时报基金帮助当地穷人度日


每到圣诞节和新年这段时间,人们通常以各种方式进行庆祝,而且还彼此交换礼物,等等。但是,并不是所有住在纽约的人都是富人,不少人面临着健康、就业、经济和其他方面的挑战,节日的快乐,对他们来说,离得比较远。不过,过去一百年来,纽约时报一直在这段时间里,专门登载一些穷人的故事,并为一些“最需要救助的人”设立了一个基金,纽约时报邀请读者给这一基金捐款,帮助那些最需要救助的人。

纽约时报给“最需要救助的人”设立的这个基金,是从一个颇为偶然的事件开始的。麦克尔·格尔登目前是这一基金的负责人。他说,早在一百年前,具体说是1911年12月的一个夜晚,纽约时报当时的出版人阿瑟·奥克斯在路上走着,希望消化掉刚刚吃过的节日大餐。正在这时,一个陌生人请他留步,很礼貌地请他给一些施舍。奥克斯给了这个人一块美元,还给了他一线就业的希望。

*100年前的12月*

麦克尔·格尔登说:“奥克斯一边走,一边想,每年年底的时候,人们通常心气儿都比较高,也乐于施舍,或许报纸能在每年年底的时候,帮助做些善事,比较大规模的,这就是为‘最需要救助的人’设立的这个基金的故事来源。”

一百年后,这个基金现在真正做到了帮助一些非常需要帮助的人。查尔斯·史密斯就是其中一个。他是布鲁克林社区服务中心的一个客户,而这个服务中心是和纽约时报基金合作的七个组织当中的一个。2008年的时候,史密斯当时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完全有能力养活他的老母和儿子。但是一年之内,史密斯本人被查出患有癌症,不得不辞去工作,接受治疗;在没有医疗保险、而且几乎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史密斯不得不和儿子一道,搬到母亲那儿去住,但是他母亲不久也被查出患有绝症。

*祸不单行*

史密斯说:“就这样,一环接一环,我的病刚好一些,我母亲却在2009年去世了。她病逝以后,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进行调整;因为我母亲过去一直是我可以倚靠的人。她的病逝,对我来说,确实挺难的。晚上有时做噩梦,半夜起来,洗个冷水澡,慢慢地从那种忧伤中走出来。”

过了不久,史密斯听说有一个布鲁克林社区服务中心,能够通过心理治疗,帮助他从受到的精神打击和忧伤中走出来;服务中心能给他和儿子两人一道进行心理治疗。所有这些治疗,都是经由纽约时报为“最需要救助的人”设立的基金予以资金上的援助的。

布鲁克林社区服务中心同时还从纽约时报的这一基金拿到款项,为35岁的加尔文·亨利支付心理治疗的费用,同时还有一些生活费用。亨利多年来一直患有精神上的疾病。他说:“忧郁症、生活上的压力、心灵深处的不满、等等,这些都让我情绪不稳定。”

*艺术课程理疗*

不过,有一点是亨利擅长的,那就是,从事一些艺术上的创造。纽约时报的这个基金帮助为亨利和其他一些精神上不稳定的成年人,开设艺术理疗课程,帮着他们理顺心理上的问题,同时帮助他们发挥内在的潜能。

亨利说:“我做了一些工作,其他的人也是一样,这让我对自己和其他人,都感到很高兴;这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帮了一个大忙,让我们能扬长避短,这对我本人,还有参与到其中的其他人来说,都是意味深长的。”

克尔迪斯一家近些年来,也遭到了很多不幸。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突然在2006年去世了,母亲一下子就垮了,到现在,还不能上班。结果,两个十几岁的姐妹朱迪和克里斯蒂娜,不得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努力谋生之余,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全家不久就被迫沦为不得不到专门给穷人设置的临时居住场所去住。在纽约时报基金的帮助下,他们得以接受心理治疗,而且这一基金还给弟弟大卫一些钱,让他能够参加学校举办的八年级毕业庆祝会。姐姐朱迪说,这对大卫来说,一下子就提高了他的精气神儿。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朱迪说:“我很高兴,弟弟能参加学校的八年级毕业晚会。假如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弟弟去不成的话,我心里会很难受的。我会觉得,作为姐姐来说,我们连这一点都不能帮弟弟做到。”

从那儿以后,克尔迪斯一家的命运似乎开始好转起来。另外一个和纽约时报的基金一起合作的组织、美国天主教慈善机构帮着克尔迪斯一家解决了移民上的困难;不久,他们就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了,随之而来的,将是工作许可,最终,他们将能够离开专门为穷人设置的临时住所,翻开生活中崭新的一页了。

对于卡罗琳娜·玛丁奈兹来说,生活前景一度是非常明朗的。她有两个年幼的儿子,丈夫当时似乎也挺好,全家人身体都挺健康,她本人梦想有一天能上大学、进护士学校。不过,好景不长;一年之内,她的父亲去世了,丈夫离她而去,然后她在学校的成绩开始下降,而且几乎患上了不治的心脏病。所谓祸不单行;她长期居住的那栋大楼被开发商买去了,她被扫地出门,连搬家的费用都支付不起。

*祈求上苍*

卡罗琳娜说:“我那时候不得不请求上帝帮忙,说,主啊,现在一切都掌握在您的手中了,我别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也没有别人可以求助了。”

不几天,纽约时报基金的一个单位、犹太人联合施善组织下属的一个机构对卡罗琳娜说,可以出钱帮她们一家搬家。如今,卡罗琳娜又回到大学念书了,而且不久还将开始读护士学校。她今后打算要做一些善事,帮其他人渡过难关。

她说:“一定会的;黑暗的尽头是光明。”

纽约时报在谈到上面说的这个为“最需要救助的人”设置的基金的文章中,点出被帮助的人已经取得的成绩,从而来鼓励读者继续给予捐助。虽然这一基金收到的捐助款项的总数似乎有所下降,但是,捐助人数却一直在增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