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年终报道:宽松信贷是否仍是中国应对增长减缓的法宝?


中国经济(资料照)

中国经济(资料照)

以高速增长的姿态走出全球经济危机的中国,在过去一年成功地抑制了宽松信贷导致的经济过热和高通货膨胀。但在决策者有意放缓经济时,外部需求的低迷甚至恶化则又给他们带来一个新的挑战。中国当局能否重复危机期间的宽松信贷法宝?经济学家们对此看法不一。

到2011年夏天时,一路飙涨的中国通涨看样子已经接近峰值。而就在这个时候,中国经济也开始显现出放缓的迹象。7月份发布的第二季度增长数字从此前两个季度的9.8%和9.7%降到了9.5%。下半年时,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明显呈现出减弱迹象。宏观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在年末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中预计,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以年率计,与三季度相比,增速或降低到7%以下。

当然,经济学家们都了解,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宏观调控的结果。美国智囊机构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Albert Keidel)将2011年的中国经济描述为被金融危机放大了的周期性增长和减缓。盖保德说,全球陷入危机之时,恰逢中国经济进入周期性低谷;随后政府为应对危机而祭出的大规模投入措施保持了高增速,但也推高了物价。他说:“所以,今年他们打算(给经济)降温。他们采用的仍是惯常的降温手段:降低增速,收紧信贷,尤其侧重于量化管控,因为利率手段并不那么有效。”

经济学家们看到,中国通过宏观管控有效地抑制了物价飞涨;过热的房地产领域也得以降温。但是,外部需求的恶化或许超出了当局的预期;欧元区危机的不断加深,以及美国持续低迷的经济增长,让当局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 ,即出口,面临的是一片灰暗的景象。

中国商务部官员近期告诫说,中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贸易局面。路透社12月19日的一篇分析报导援引几名经济学家的分析说,中国2012年或将出现罕见的贸易赤字。外部需求低迷已经累及中国的制造业部门。今年11月,衡量制造业活动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出现33个月以来的首次收缩,降到了47.7,低于反映生产活动扩张或收缩的临界值50。近日由汇丰银行发布的12月中国PMI预览值虽回升到49,但仍意味着中国制造业活动连续第二个月处于收缩状态。

当二季度开始显现增长减缓迹象时,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不至于因为政府有意实施宏观管控而急坠,也就是所谓的“硬着陆”。而进入下半年,外部因素的不明朗,甚至可能恶化的趋势,让不少经济学家和分析人士相信,中国政府会开始放松货币政策,并在必要时再度推出财政刺激措施。

凯投宏观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马克威廉姆斯(Marc Williams)说,近期的中国经济数据相当负面,明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或将降到8%以下。在这样的形势下,他相信中国政府会以宽松政策加以应对。威廉姆斯说:“但是,中国政府在刺激经济方面仍然有相当大的空间。我想我们已经看到这方面的初始迹象,预计信贷会在今后几个月出现强力回弹。”

但是,华盛顿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则认为,与2008年刚刚遭到全球危机冲击时相比,中国政府如今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政策操控空间。他说:“首先,在2008年末收效很好的宽松政策这次可能不那么管用了,因为家庭部门(household sector)的债务比2008年时要沉重得多。与可支配收入相关的家庭债务在过去两年里翻了一番。因此家庭持续像2009年和2010年那样承受更多债务得可能性不大。”

除此之外,拉迪指出,中国政府自身也重债缠身。他说,2009年时,银行信贷相当大的部分流向地方投资公司;地方投资公司的债务加上中央政府财政部门的债务总计在2009和2010年间也翻了一番。拉迪说,如此境况将限制政府的刺激操控空间。从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会议中难以嗅出明确的政策细节。彼得森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拉迪说,中国的官员们谈及稳定,也暗示会进一步放松2010年以来占主导地位的货币紧缩政策,但是如何实际操作还有待观察。

严峻的外部形势和增长放缓可能触发的内部不稳定也再度引发中国经济是否即将崩盘的争论。下一篇报导将介绍经济学家和中国经济分析人士对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和困境是否会导致崩溃,以至将全球经济拖入另一个危机所持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