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年终报道:放缓的中国经济是否面临崩盘?


百元人民币资料照

百元人民币资料照

中国政府为应付经济过热和顽固的高通胀采取的紧缩政策在过去一年显现效果。二季度过后,许多经济学家相信已经显现增长放缓迹象的中国经济还是能够实现“软着陆”。接近岁末,中国的经济数据已经没有那么好看。糟糕的外部环境,加之制造业出现收缩,再度引发有关中国经济能否撑得住的议论。

2001年,当章家敦在他的《中国即将崩溃》一书中预言,中国的一党体制将在10年后倒台时,曾引发强烈争议。

此后的10年,中国经济持续高速膨胀。即便在世界深陷危机期间,它仍然保持着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都无法企及的高增速。章家敦的预言几乎被人遗忘了。

章家敦仍然相信中国会在近期崩溃。章家敦前不久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通胀在10月份迅速降低;汽车销售在下滑;房产销售在下滑;中国经济在衰落;而当经济衰落之时,社会不满情绪会愈发显著。他说:“如果回到一年前,每个人都在说我是错的。而现在,人们可不那么确定了。因为我认为当前有关中国社会固有危机的谈论日盛,大家感到担心,他们看到经济中存在的问题,看到社会存在的问题。”

智囊机构大西洋理事会的客席高级研究员、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盖保德(Albert Keidel)则对他说的“媒体上的一些高调评论员”所持的中国崩溃论不以为然。他说:“他们并不很了解中国的体制,及其运作方式;特别是它的金融系统是为增长服务,而不是为了短期的盈利。所以说,如果你真正了解中国的体制,具有足够广泛的分析框架,你会了解它事实上处于一个良好的发展方向。

智囊机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中国业务局局长黄育川在谈到中国增长放缓问题时说,中国的增长率从两位数降到8%左右其实是件好事;从环境方面讲也更具可持续性。再者,他指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永远维持那么高的增速。

黄育川说,并非中国不存在风险,但中国特有的体制或有助于它更能有效应对危机。他说:“中国与其他国家不同之处是,政府事实上可以控制增长率。那些预言即将发生崩溃的人,你恐怕得看到情况极端恶化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不同的是,欧美经济大部分依赖的是私营公司和个人,因此政府在作出支出决定时没有多大灵活性。而中国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开支。”

黄育川说,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财政和货币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投资水平。他说,美国投资占GDP比例大约为12%,而中国高达45%;中国政府能够控制的投资水平远高于欧美,因此它也具有更高的灵活度。

此外,黄育川认为中国当局在利率手段,财政状况方面也比欧美具有更大的操控空间。鉴于此,它认为中国有足够的财政和货币空间以应付经济放缓。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近日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题为“中国是否会崩盘”(Will China Break?)的评论中说,一些评论人士认为中国强力且精明的领导人能够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应对衰退,但这在他听起来更象是“著名的遗言”。

克鲁格曼说,他很清楚地记得,1980年代也曾有过类似的宽慰之辞,说日本财政部精明能干的官员应该已经控制住了危机;之后,人们也说过美国永远不会重复日本失去的10年,而事实上美国当前的状况比当初的日本更遭。

这位经济学家在文章开篇描述了这样一幅景象:近期的增长依赖的是高涨的房价带动的巨大的建筑热潮,并且显现出所有典型的泡沫化迹象;信贷一度迅速增长,而信贷增长很大程度上不是经由传统的银行,而是通过没有政府监督和保障的“影子银行”;而现在泡沫开始破裂,确实有理由担心金融和经济危机会发生。

克鲁格曼说,这番描绘可以用于1980年代末的日本,或者2007年时的美国;但是,他指的是中国当前面临的景象。

他说,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经济的另一个危险点;世界经济已经在承受着欧洲这个烂摊子,绝对不能再有一个新的危机震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