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俄罗斯追思会 哈维尔理念有现实意义


哈维尔

哈维尔

俄罗斯举办活动,悼念刚刚逝世的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参加活动的人士说,哈维尔不但在俄罗斯知识界非常受到尊敬,哈维尔挑战极权专制社会的理念在今天仍然有实际意义。

*知识界悼念哈维尔*

俄罗斯知识界12月23日星期五在莫斯科举办追思会,悼念几天前逝世的捷克前总统哈维尔。追思会在纪念碑人权组织的会议大厅中举行。

哈维尔的几名友人回忆了哈维尔的生平。曾经亲历过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天鹅绒革命的媒体记者讲述了当年情景。研究捷克文学的大学教授介绍了哈维尔的作品。戏剧导演和作家朗诵了哈维尔作品片段。在追思会的最后部分,一名大学生宣读了哈维尔当年起草的著名的“77宪章”。

*天鹅绒革命和哈维尔*

俄罗斯<<新报>>副主编亚罗舍夫斯基当年曾在布拉格报导过哈维尔领导的天鹅绒革命。他说,推翻共产党政权的示威活动组织得井井有条。哈维尔在群众集会上的演讲非常有感召力。

亚罗舍夫斯基说:“哈维尔对在场群众说,明天希望大家能再到这里来,来的人越多越好,每天都应在这里集会。就这样,广场上参加示威的人变成了数万。哈维尔演讲,哈维尔周围的人也演讲。顺便说一下,哈维尔周围的那些人同样非常优秀。整个演讲和集会的时间都不长,通常40到45分钟,因为演讲时间过长,就不太容易把示威群众聚集在一起。”
科夫顿教授介绍哈维尔作品

科夫顿教授介绍哈维尔作品

*哈维尔作品*

研究捷克文学的科夫顿说,人们都知道哈维尔是政治家,人权斗士,共产党的反对派和持不同政见者。但哈维尔也是一个很好的散文家和戏剧评论家。

科夫顿说,在当时的环境下,哈维尔想接触更多的观众,因此他才创作剧本。科夫顿说,俄罗斯已经翻译了很多哈维尔的作品。在大学开设了介绍哈维尔作品的文学课。

*表达政治立场 会场座无虚席*

能够容纳100多个人的会议大厅座无虚席,许多人只好站在过道走廊上参加了追思会的活动。纪念碑人权组织领导人拉金斯基说,这样多的人来悼念哈维尔让他意外。

拉金斯基认为,俄罗斯总统和总理都未对哈维尔去世作任何表示,这让人们气愤,许多人专门来参加追思会的活动,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

*哈维尔和俄罗斯示威*

拉金斯基说,这样多的人悼念哈维尔也同俄罗斯星期六举行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有关。

拉金斯基说:“对于参加星期六抗议示威的多数人来说,哈维尔并不是一个重要人物,哈维尔对他们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对于参加示威的知识界人士来说,哈维尔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标志性人物。因为哈维尔在临终前曾对俄罗斯公民社会的觉醒,对抗议活动,对普京政权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非常重要。”

曾两次见到过哈维尔的拉金斯基说,哈维尔在俄罗斯知识界享有权威,倍受尊敬,许多俄国知识界人士都是哈维尔的信徒和崇拜者。

*更多人感兴趣哈维尔*

参加追思会的一家经济网站的编辑辛纳丰托夫说,哈维尔一生同专制政权斗争。他的许多文章非常精采地讨论了如何以及怎样挑战专制政权,因此俄罗斯现在对哈维尔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

辛纳丰托夫说:”我认为,哈维尔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写的一些文章虽然已经过去了30年,但仍然具有重要现实意义。我不久前重读他的一些文章,对于那些想走上广场,想推动变革的人来说,文章中的每个词都能引起共鸣和反思,都可变成推动力。”

*前高官出席追思会*

辛纳丰托夫说,梅德韦杰夫哀悼金正日去世,但却对哈维尔去世沉默。这让他非常气愤。他同他的在大学读新闻的女友用一夜的时间创立了一家网站来专门悼念哈维尔。现已有1千5百多人在这个网站上留言和签名。

参加星期五哈维尔追思会的有大学生、学者、新闻工作者、戏剧界、人权活动界人士等等。普京任总统期间,曾经担任过俄罗斯总统经济顾问,目前是普京反对派的伊拉里奥诺夫等前高级官员也出席了追思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