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谓北京精神?


北京街头悬挂的横幅标语

北京街头悬挂的横幅标语

最近,官方发布了由“爱国、创新、包容、厚德”八个字组成的北京精神,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北京有精神吗、何谓北京精神、如何解读和践行北京精神的讨论。

这八个字的北京精神是市民从官方提供的五条表述语中票选出来的,一经公布便像广告一样出现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受到广泛宣传。但是,争议也随之而来。

有网友说,这个提法“太务虚”。也有人说,太缺乏北京特点,可以套用在上海、广州等任何大城市上面。

还有网友自制了一条“北京精神”,也是八个字:烤鸭、卤煮、豆汁、仿膳。虽然有点搞笑,却也受到一片好评。

*给政府提意见也是爱国*

在北京最近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与会者对北京精神进行了深入探讨,提出有必要对一些概念加以界定,比如,什么叫爱国。

原中共中央研究室研究员、《领导者》杂志社社长周志兴说:“是高喊拥护中国共产党才是爱国,还是说给我们的政府提些意见也是爱国。很多人对政府、对国家有些政策提了意见,就被说成是汉奸。在解读北京精神的时候对爱国这个理念包含的东西能够做一个解读,这个其实挺重要的。”

著名法学家郭道晖

著名法学家郭道晖

著名法学家郭道晖对此表示赞同。这位上世纪40年代清华大学中共地下党的成员说:“我解放以前参加地下党,反对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我是爱国吗?我认为是爱国,就是因为爱国才去反政府。”

*爱国不能是狭隘民族主义*

联系到现实问题,他说,有一些思潮值得注意。比如,有人主张全世界必须说中国话,全世界要受中国的领导,甚至说,和美国打仗晚打不如早打。

他说,“你这是炮舰政策。我们的爱国不能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更不应该是大国沙文主义。”

郭教授还提醒人们防止官员以爱国的名义侵犯老百姓利益。他说,执政者不能因为保障国家安全而牺牲“小民”的身家性命。

他说:“国家利益至上,要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实际上这是不对的。拆迁造成多少血案。但是有国家官员说,没有拆迁就没有新中国。你不接受拆迁,你就是不爱国。”

郭道晖曾任全国人大法工委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他赞扬了广东对乌坎村民因利益受到侵犯而闹事的处理方法。不到一个星期前,广东当局向抗议非法征地的乌坎村民们做出了让步。郭道晖说,爱国家最重要的是爱人民。

*搞民主法制才是爱国*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说,有人把卖国的帽子扣在主张普世价值的人头上。他的看法恰恰相反。

他说:“现在的爱国必须得是搞现代化的,搞民主的,搞法制的,搞人权的,搞普世价值的。这才叫爱国。”

中国现在大力提倡创新,北京市也不例外。原《红旗》杂志副总编黄苇町认为,赶超发达国家,最根本的是在创新能力上赶超。

他说:“美国现在有4000万创新型人才,每三个人就一个创新型人才。我们中国呢?我们不仅应该在科技上、在经济上要赶上,我们还要在创新能力上。这是根本。”

*有独立思考才有创新*

谈到创新,一些学者认为,它和包容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没有海纳百川的包容精神,就不会有创新;没有独立思考,就不会有创新。

郭道晖提到清华大学的16字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精神、自由思考。遗憾的是,后面的八个字后来不提了。

他说:“解放以后为什么没有出大师?政治的那种控制,对思想的垄断。你把它垄断了,怎么创造呢?竞争才能创造,独立思考才能创造。”

*中国缺乏对不同意见的包容*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周桂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周桂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周桂佃说,现在谈问题往往是一点论,缺乏对不同意见的包容。

他说:“包容对创新有很好的作用。叫每一个人说自己的看法,有独立思考,能够自由思想。要包容这些人。不要说的跟你不一样了就是伪科学。”

他说,著名科学家钱学森生前研究过人体特异功能,受到科学界许多人的批判。周桂佃说,对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也应该包容。

*践行北京精神要有制度保障*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阎雨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阎雨

“厚德”是倍受关注的一条,因为在很多人看来,现如今,中国最缺的就是道德,正所谓“世风日下,于今为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阎雨说,过去,知识分子之乎者也,谈吐儒雅。现在差多了。

他说:“比如说某一个大学教授,不点名了,出口就骂人。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前一段,听一个朋友说了 一句话,让我汗颜无比,说这些教授,白天是叫兽,晚上是什么兽。搞得我无地自容。”

分析人士指出,践行北京精神一定要有制度和环境的保障。如果中小学生午餐费,被中间商、老师、校长、教育局反复苛扣,如何教育孩子们讲道德呢?如果助人为乐的人,经常遇到麻烦和伤害,谁还愿意做好人呢?如果主持正义的人,总是受到打击甚至被投入监狱,怎能产生见义勇为、不平则鸣之士呢?

*精神文明不是作秀*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早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有人把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归咎于没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都硬,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他认为,中国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比如进行八荣八耻教育等,可是道德水平依然继续滑坡。

他说:"不是说中国不重视精神文明而是没有从民主法制的角度来树立社会的道德。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有一个人送了很多东西给那些忍饥挨冻的访民,有关部门就是把送去的衣服、大米全部没收。实际上就是打击有爱心的人。如果只是在台上宣讲精神文明,那么精神文明宣讲得越多整个社会的道德就会越堕落。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在做秀,台上讲一套,台下做一套。"

有学者指出,官方认可的北京精神虽然很好,但并不是已然存在的事实,而是需要经过努力才能实现的愿景。

*北京精神要从领导做起*

一篇署名叶匡政的文章说,仅"包容"一条, 北京就比广州、深圳差远了。不说房、车对外地人的限购,也不说对地下室和民工子弟小学的清除,仅是发放"居住证"的做法,北京就落在了很多城市的后面。

著名法学家郭道晖认为,要做到这八个字,首先要从领导干部做起。他说:“精神教育也好,道德教育也好,首先是对党政干部。我们只要对比一下,这些年来,犯罪的比例,13亿老百姓人口中和官员1千万以上人口里,犯罪的哪个比例大?1:16,老百姓是1, 干部是16。所以教育首先要面向干部,特别是党的一把手。”

他认为,最根本的是进行政治改革。他说,政治不改革,司法腐败,官员腐败,何谈精神文明,又有谁信你呢?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