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籍华裔士兵遭欺侮后死亡事件受到调查


美籍华裔士兵陈宇晖

美籍华裔士兵陈宇晖

一名驻阿富汗的美籍华裔士兵不久前遭到上级军官和其他士兵虐待后猝死事件在美国引起极大关注。美国军方已经起诉了事件的相关人员。下面我们要为各位介绍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以及围绕军事法庭有可能进行的审判而提出的一些法律问题。

*华裔士兵受欺侮后死亡事件经过*

美国陆军列兵陈宇晖(Danny Chen)2011年1月入伍,在乔治亚州和阿拉斯加州接受军事训练后于8月被派往阿富汗前线,但是,刚到那里不到2个月就传来他丧生的噩耗,这个消息令他家人和

朋友悲痛欲绝,震惊万分,因为去世前一个星期,陈宇晖还和朋友在Facebook上交流并和父母联系。

全美非盈利志愿者组织“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兼律师欧阳萧安(Elizabeth Ouyang)在陈宇晖去世后一直和他的家人保持联系。

她介绍了美国军方提供的有关陈宇晖去世前的一些情况:“美国军方声称,陈宇晖因为洗澡后忘记关上热水器,他的上级为了惩罚他把他从床上拖到地上,让他用胳膊肘爬行。在他爬行时,其他士兵向他身上扔石块,导致他背部多处受伤。他们还迫使他口里含水身体倒挂,既不能下咽,也不能吐出。家属被告知,这个事件发生在他去世前不久。军方还声称,之后,陈宇晖就死于下巴处的枪伤。”

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欧阳萧安

美华协会纽约分会会长欧阳萧安

*军方采取行动起诉相关人员*

美国国防部日前在通过电子邮件发给美国之音的一份新闻稿中指出,8名被派驻阿富汗南部的美军士兵因为和一名士兵伙伴的死亡事件有关将受到起诉。新闻稿详细列举了针对这8名士兵提出的指控。新闻稿还说,这名士兵的尸体是在军营内的一个了望塔内发现的,他看上去是死于自己造成的枪伤。这份新闻稿中所说的士兵就是陈宇晖。

欧阳萧安表示,他们要等验尸结果和其它实物证据出来之后,才能确定陈宇晖究竟是死于自杀,还是他杀。不过,欧阳萧安指出,无论结果如何,有一点很清楚,陈宇晖是因为受到这些军人同伴的虐待而死的。她特别提到,陈宇晖在家中是独子,因此,他的去世给家人带来无法愈合的伤痛。

据欧阳萧安介绍,事件发生后,“美华协会”纽约分会在网上发起了请愿活动,要求对陈宇晖事件进行彻底和透明的调查。目前已有上千人签字响应。欧阳萧安还表示,12月14号,亚裔美国人领袖代表在五角大楼和美国陆军部长马休委派的两名官员会面,针对这一事件提出了三项要求。但是,这些要求目前还有待军方作出回复。

欧阳萧安说:“首先,我们要求军方制定明确的指导方针,对指挥官预先提出警告,如果这类不端行为发生在他们的监管之下,他们本人将受到军纪处分。其次,我们要求军方在对新招募的士兵以及军官进行多元化培训时要有社区的意见参与。有好几名亚裔美国人士兵向我们反映说,多元化培训缺乏效力。再者,我们要求军方在招募阶段就把可能敌视亚裔美国人的人或种族主义分子筛选出去。”

耶鲁大学法学院军事法专家尤金•费德尔

耶鲁大学法学院军事法专家尤金•费德尔

*欺侮的定义以及军中欺侮行为*

耶鲁大学法学院军事法专家、全美军事司法研究所前所长尤金·费德尔(Eugene Fidell)曾经代理过包括华裔在内的一些少数族裔士兵的案子。他指出,美国军队中的确有一些人对少数族裔持有种族偏见和敌视态度,甚至出现过暴力行为。但是,他不认为欺侮行为在军队中形成了一种规律。

费德尔说:“唯一形成规律的事情是美国军队中出现的一系列自杀事件,这是由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的压力所导致的。军方对这些事件非常重视。美国国会不仅了解这个情况,而且一直在敦促军方竭尽全力避免士兵走向绝望,以至自残或轻生。但是,士兵被人欺侮到走投无路的程度而采取自杀行动,这在美国军队中还没有成为一种规律。”

长期研究美国学校和军队欺侮行为的专家汉克·努维尔(Hank Nuwer)解释了欺侮的定义范围。他说:“欺侮的定义基本上是说,某一组织的资深成员迫使希望加入该组织的新人作出一些令人羞辱、有辱人格、非常愚蠢或危险的行为。在陈宇晖的案子以及其它案子中,欺侮的定义范围进一步扩大,它不只是指欺侮新人,而且还包括已经入会的成员对其他成员实施的惩罚。我们看到,在法庭上,欺侮的定义范围正在扩大并发生改变。 ”

努维尔指出,由于欺侮罪很难证明,因此很多案子最后不得不被撤销。检控官往往是通过诸如殴打或杀人等其它罪名争取到对欺侮者的有罪判刑。

研究欺侮行为的专家汉克•努维尔

研究欺侮行为的专家汉克•努维尔

*美国军事法如何惩处欺侮行为?*

费德尔教授指出,美国军事法中有一条禁止欺压或虐待下属的特别规定。他认为,这条规定有可能在陈宇晖一案中被提出。但是,由于因从事的行为导致他人自杀而被判刑的人寥寥无几,因此,陈宇晖一案如何发展倍加引人注目。不过,费德尔教授指出,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这一悲剧本身以及本应纪律严明的军队出现了破坏军纪的行为。

在谈到这8名军官和士兵有可能面临的审判时,费德尔教授介绍说,美国军方有自己的一套军事司法体系,因此,陈宇晖一案的初审会在军事审判庭进行。但是,这个案子最终有可能由非军事法庭审议,甚至有可能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费德尔说:“军事案件的上诉程序分三个级别,第一级是刑事上诉法庭,这是军事法庭;第二级是联邦军事上诉法庭,这是非军事法庭,第三级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由9名平民大法官组成。但是,审判庭会有军事法官、军事陪审团、军事检控官和军事辩护律师的参与。这主要是军队自身的军事体系,世界上其它国家也都有自己的军事司法体系。”

费德尔教授指出,陈宇晖的案子刚刚展开,在惩罚相关人员之前,仍要对这一事件进行彻底调查,之后他们才有可能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并有可能判刑入狱。此外,相关人员还有可能被开除军籍或受到行政处分,费德尔教授估计,陈宇晖一案子的最终解决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