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华裔移民工遭剥削 美国梦碎


韩裔移民工人与支持者在新泽西州抗议一个餐馆对雇工的剥削

韩裔移民工人与支持者在新泽西州抗议一个餐馆对雇工的剥削

八年以前,金太太从中国来到美国,目的是追寻她的美国梦。但是遇到没有道德的经商业主,她遭遇的是一场噩梦,正如许多亚裔移民所熟知的情况一样。

金太太不愿透露她的真实姓名。因为她还在一起法律诉讼案中。她到美国之后,在新泽西州伯根郡的一家韩国餐馆中做包子和小菜,开始她在美国的新生活。

几年之间,这项工作得心应手。工作是辛苦的,但是她得到应有的酬劳。

她回忆说:“工作开始时,店主答应每星期付我工资600美元。工作时数没有提到。但是她并没有说明我每天必须工作超过12小时。”

即使她每天工作长达17小时,当餐馆生意开始下跌时,店主就开始延迟支付工资,甚至不付工资给员工。

金太太向这名原先的雇主追诉积欠4万美元的最低工资和加班费,以及附加的违约赔偿。

亚裔美国人法律辩护及教育基金的律师林雪莉说:“劳工及工资法涵盖对象,包括每一名工人。移民问题不在其中。但是我们在亚裔美国人的社区里,看不到这些保障。我们看见的,尽是些雇主强制他们从事工时极为冗长的工作,以及侵害他们权益的作为。”

*少数族裔移民易成欺压目标*

林雪莉说,如果员工反抗的话,雇主通常会威胁要向移民局告发他们。

她说,亚裔移民劳工和他们命运类似的拉美裔,非洲裔以及高加索裔移民劳工一样,很容易因为语言不通,害怕被递解出境以及对自己的权益认知不够等各种原因,而在工资上遭到剥削。

根据2008年一项对洛杉矶,芝加哥和纽约地区4,400名低工资劳工的调查,工资剥削的问题在美国已经猖獗到近乎流行病的水平。

在接受调查的劳工中,百分之70出生于国外。

这项由都市经济发展中心,国家雇就业法律计划以及洛杉矶加州大学劳工及雇主研究所联合进行的调查发现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低工资劳工,在每星期工作计算上,经历过至少一次有关工资的违法问题。

更进一步,有百分之26的工人获得的工资,低于法定最低工资标准。百分之76的员工超时工作,没有获得法定的超时工资。百分之70的工人在轮值工作之外的时间工作后,得不到应付的工资。还有,百分之30的赚取小费的工人,没有拿到应得的底薪。

金太太说,她拿不到收入,就被迫向朋友借钱维持生活,但无法支付账单。

她说:“他们让员工受苦。如果你无法经营生意也付不出工资,就不该做生意。不该如此占工人的便宜。”

现在,她在另一家餐馆工作,但是以前的雇主带给她的经验,让她感到极度的心力交瘁。她说:“我晚上无法睡眠。这影响了我将来的就业,因为我精力不足了。我为了前一个雇主给我的遭遇,流了不少眼泪。”

*工资剥削外加骗取借款*

金太太的遭遇还不尽如此。她的老板后来强迫员工借钱给她维持她的生意。林雪莉说,这又是另一类工资剥削。金太太照做了,她拿出了大约5万5000美元。

她说,她的雇主以未到期的支票,作为偿还的方式。然后,当支票到期了,雇主一再叫她不要存入银行。最后她还是存了,结果遭到跳票。

她说:“我借钱给她时,我信任她。我以为她会和她的员工们分享生意上的成果。但是结果并非如此。我帮助她开设了第二家餐馆。这个老板变得非常贪婪。她向员工借钱,还延迟我们工资的支付。”

向员工借钱的剥削方式倒不多见。通常的剥削方式是不付工资,不付加班的规定酬劳,不付轮值时间以外的工作酬劳,以及支付工资低于法定的最低工资额。

金太太的丈夫和儿子都还在中国,已经八年未曾团聚了。她说,因为受到工资剥削之害,以及抗争带来的压力,使她有时后悔来到美国。

她说:“我的丈夫为此说要跟我离婚。家人希望我离他们近一些。但是这件事对我太重要了。我不原意放弃。”

她的遭遇并不是仅有的案例。都市经济发展中心的调查,亚裔移民和其他族裔相比,是最容易受到超时工作和轮值以外时段工作侵害的族群。

*社团起而协助美劳工部加强执法*

这项问题,引起了几个团体的关注和协助,其中一个是以协助尼泊尔人为宗旨的组织“阿迪咯尔”,以及以保护中国移民不受剥削的“中国员工及劳工协会”。

林雪莉说,金太太这类案件是劳工法律执行和监督中的真空地带。她说:“由于政府监控不到,就变成只有靠劳工们起而和恶意雇主们抗争了。”

美国劳工部工资及工时管理处副处长南西·莱平克说,她的部门增加了针对工时和工资问题的调查人员。

这些调查人员将加强最低工资,加班工资,工作纪录,儿童劳工以及其它有关劳工法律的执行。

这项措施纠正了美国政府问责部门指出的一个趋势。这个机构发现,尽管涉案的地点和劳工人数都在增加, 但劳工部的工资及工时处的有关执法行动,从1998年的5万1643件,减少到2007年的2万9584件,原因是工资及工时处调查人员到2007年减少了百分之20,全国只有732人。

莱平克在互联网上指出,自从2009年以后,工资及工时处增加了300名调查人员。2011年,他们总共协助27万5000名劳工,索回2亿2480万美元的工资。这是一项破纪录的数字。增加的人力资源,再加上工资及工时处改变了工作优先等级,形成了更具策略性的工作方式,使照顾全美劳工的执法行动明显改进。

她说,调查人员中,有六百多人除了英语,还能说另一种语言,包括西班牙语,中国广东话,普通话,韩语,日语和越南语。

莱平克在互联网中继续写道,有些调查人员精通数国语文。他们还有语言翻译部门,能够提供170种语言的翻译服务。

*执法资源增强技术犹待改善*

林雪莉说,这些改进值得赞扬,但希望看见这些资源是如何分配使用的。她说:“处理工资索偿的工作牵涉很广,有些案件费时超过一年。电话查询是可行的步骤,但是到了实地调查的紧要阶段时,通常须要进行对雇主的访谈,而这名雇主可能只说一种语言,雇员们又可能说许多不同的语言。劳工部应该采取主动做法,明了他们的调查人员,在哪些社区须要使用哪些语言。”

对于和金太太一样的工资剥削被害者来说, 希望还是有的。有些案件还是有令人高兴的收场。

去年12月,3名韩国厨师索回了4万美元的积欠工资,其中一人曾经在亚裔美国人法律辩护及教育基金工作,他带领他们采取行动,争回了权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