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基层人大换届中的“独立参选人”


贵州省独立参选人陈西(资料照片)

贵州省独立参选人陈西(资料照片)

2011年中国县乡人大换届选举中,各地涌现了一批独立参选人。他们试图依托现行选举框架尝试社会改革,不过竞选之路艰难,落选注定。然而民主历炼促使他们多方深刻思考。

*实践新选举法*

2011年11月起,中国城乡举行地方人大换届选举。新华社说,全国城乡两千多个县,三万多个乡,将选举产生两百多万名县乡人大代表,全国将有十多亿选民投票,这是2010年3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选举法修正案后举行的首次选举。

依照新选举法,农村人大代表产生依据的人口基数,要和城镇人大代表依据的人口基数一样,中国农村人大代表总数有望因此增加。

*“歌德派”*

但是人大代表群众基础差的突出问题依然存在,因为人大代表由上级内定,当了代表就成“歌德派”。于是近年来中国不断有“独立参选人”产生。

张群选是贵州省独立参选人陈西的夫人,谈到基层人大代表产生时,她对美国之音说:“就像我们这个社区吧,人大代表就是社区的领导,还有建筑公司的领导,反正代表都是领导,劳动模范那是在工厂。假如人大代表有党员,就要找出一个群众(搭配),而那个群众就是所谓‘积极分子’。他们的做法就是,围绕政党来提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2011年中国各地涌现出100多名所谓“独立参选人”,还有报道说,人数可能高达500人之多。维权网站64天网创始人黄琦日前说,仅四川成都市2011年就有近70余民众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选,是中国单一城市最大的独立参选人群体。

*骚扰恫吓*

独立参选人的尝试总体以失败告终,他们普遍受到骚扰和恫吓。最新报道说,元月一日下午,成都市双流县东升镇独立参选人幸国惠,被街道办事处官员诓骗后,在住家附近被维稳人员团团围住,抬上汽车带走。贵州省独立参选人陈西最近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0年。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

*内外结合*

独立参选人为什么投入现行制度下的选举?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是知名中国异议人士,谈到依托现行选举制度的初衷时他说,中国的政治制度变革可以通过内外两种方式。

他说:“对于中国的这个制度,我觉得它是需要改的,而改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内部改,利用其中的有点积极性,大家配合一起来改;还有一种是在外界压力下面进行改。现有的制度当然是没有希望了,非常陈旧,就是适合一党专政的制度。现在我们希望它能够改,自己改最好,或者说,内外结合地进行改最好。另外就是强力的,在外面的社会压力下改。”

孙文广说,他所在山大校区选民普遍失望和无奈,因此支持他独立参选。他对美国之音说,参加这次选举就是希望以此唤醒民众,这个目的看来达到了。他说,他肯定不会当选,因为当局完全操控了选举。

杭州市独立参选人徐彦

杭州市独立参选人徐彦

*认识选票*

徐彦是杭州的独立参选人,博客作家,他对美国之音说,亲自参加这次基层选举的一个积极效果,是扩大了自己在选民中的知名度,而选民也从中得到一定教育。

他说:“是这样的,很多朋友都知道手里有选票,可以由此影响选举如何进行。不过,在这方面大家了解还是太少了,还是需要让大家不断了解选举的意义。”

*不迷信选举*

这位独立参选人说,参加体制内的投票选举,只是推动中国社会变革众多方法中的一个:“除了选举还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就选举而言,不光只是选举这种方式,还有其他各种方式。只要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以及各方面的权利更加重视,该关注的都更加关注,那么整个社会就能不断进步。”

此次中国县乡基层选举中,独立参选人通过网络受益匪浅,了解和丰富了参选知识,提高了知名度。中国网警对他们实施封网等限制,不过独立参选人们表示,将继续设法利用网络平台。北京海淀区独立参选人韩颖对美国之音说,她对选举过程中通过网络获得选民宝贵支持兴奋不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