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文化政策与习总书记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资料照片)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的《求是》杂志这个星期发表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有关加强对敌斗争意识、抵御他所说的国际敌对势力对中国进行“西化、分化”图谋的文章,继续引起国际媒体的评论。

*出版刊物和生硬语言*

在日本出版的英文外交事务杂志《外交家》1月5日发表自由撰稿人记者大卫·科恩的文章说:

“胡锦涛文章的出版刊物......以及文章的生硬语言显示,这篇文章本来是供中共党员内部阅读的,而不是面向大众的。文章基本上是中共领导人的纲领性口号,用途是引导基层党员的政策实验。跟文章配发的一篇社论为当今中国社会的道德观进行辩护。当今社会道德观在中国是一个热门话题。很多中国人认为,中国如今欠缺传统文化和毛式社会主义思想,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价值观的国家......”

“吊诡的是,中共当局提倡加强中国文化,有可能意味着受观众欢迎的(而且是非政治性的)中国本土生产的产品被从电视和电影院撤下。最近,中国当局对观众众多的电视节目,其中包括电视相亲节目发出了一联串的禁令,其中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对时空穿越的电视连续剧的禁令。当然,这种文化出版审查在中国历史悠久。早些时候,当局徒劳地试图强迫电影观众看(中国国产片)《孔子》而不是(美国片)《阿凡达》。”

大卫·科恩的文章所提到的胡锦涛文章的生硬语言,也受到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们的注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关键句子是:

“在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的背景下,谁占据了文化发展制高点,谁拥有了强大文化软实力,谁就能够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图谋,思想文化领域是他们进行长期渗透的重点领域。我们要深刻认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严重性和复杂性,警钟长鸣、警惕长存,采取有力措施加以防范和应对。”

*对国民言论话题的控制*

在新年到来之际,胡锦涛以及他所领导的中共为什么要如此高调地提出文化问题?印度主要的英文报纸《印度快报》1月5日发表设在德里的政策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拉贾·莫汉的文章,对胡锦涛的文章提出了如下的解读:

“西方对中国影响日益增长,胡锦涛对此提出了猛烈的抨击,并呼吁加强发展并在国外推广中国文化。这可能是中共在新年里关键性的政治主题。本星期,胡锦涛在中共理论刊物《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宣称‘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图谋’。”

“人们正把胡锦涛的文章解释为是一个信号,标志着中国政府对传统媒体以及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控制正在收紧。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常常危及中共对国民言论话题的控制。一些人认为,这篇声言要捍卫中国文化的文章是胡锦涛的重要政治遗产。在今年的5年一度的中共代表大会上,胡锦涛将卸任。在他担任总书记的过去的10年里,胡锦涛一直强调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性。”

*控制的意图及徒劳*

胡锦涛到底为什么要挑选这个时候提出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影响问题呢?国际文化艺术网络杂志Artinfo1月4日发表记者凯尔·柴卡的文章,对这个问题提出的解答是:“一个原因大概是,在中国国内如今不稳定的时候,中共担心失去对越来越具有全球眼光的中国民众的控制。”

柴卡的文章接着说:“中国政府最近的一些举措,其中包括逮捕异议人士、艺术家艾未未,以及在穆斯林聚居的新疆地区对抗议活动的镇压让人不能期望中共正在软化对言论自由的控制。为了确保他们的政策能够延续下去,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必须要保证他们的接班人循规蹈矩,而胡锦涛的文章或许就是要强调这种规矩。”

柴卡认为,随着胡锦涛亲自出马强调文化问题,人们有可能看到中国政府可能拿出更多的资金来支持、扶持政府所认可的文化项目,在竖立互联网防火墙屏障、警察威胁大胆敢言的人以及强迫失踪之外,加强出版审查,限制或封杀政府所不喜欢电视节目或电影。柴卡最后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写道:

“不过,好消息是,娴熟于互联网中国人总是能找到途径绕过中国的国家互联网防火墙,而且政府也很难一一监视盗版的DVD的内容。中国有很多盗版的DVD。”

*匪夷所思的文化政策*

鉴于中国政治的不透明,中共及其政府的决策过程不透明,中共中央及其下属党政机关推出的文化政策令中国公众费解,而中共及政府又常常难以或拒绝作出及时的解释,于是,民间便出现各种各样的解释来填补官方的解释真空。

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1月5日发表记者河崎真澄的报导,讲述了广东省官方的文化政策所引发的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广东省,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主要是用粤语。广东公布规定,从3月1日起,要限制电视和无线电广播的粤语节目,将粤语节目转换为普通话节目。粤语尽管也是中国话,但实际上假如不是笔谈,以清朝时代开始的北京官话为基础的普通话,跟历史更久远的南方方言粤语不能相互沟通。”

“广东的年轻人虽然在学校里学习普通话,但普通话对广东人来说依然是一种不方便的语言。娱乐节目也要用普通话就会变得很无聊。因此,在广东推广普通话的政策招致广泛的批评。批评者认为这是要剥夺他们的广东文化。实际上,在2010年夏,当局提出要对粤语进行限制,愤怒的广东居民进行了示威。”

“当局在那时作出了让步。但如今又推出限制粤语的政策,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在中国互联网上,如今流传着这样的传闻:在今年秋天中国共产党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锦涛的接班人习近平将就任总书记。广东要限制粤语,就是因为这件事。在粤语中,‘习总书记’的发音听起来像‘杂种书记。’在中国,‘杂种’是一种骂人的说法。在习近平就任总书记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广东省每天都连连说‘杂种,杂种’很不成体统。”

“这种网络传闻真伪不明,但可以说,这种解释的产生说明中共领导层换代是今年中国最引人注目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