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西方加紧制裁伊朗 中国渔翁得利


伊朗一名石油技术员在检查石油设施(资料照)

伊朗一名石油技术员在检查石油设施(资料照)

美国总统奥巴马新年前夕批准强化对伊朗的制裁,欧盟国家也原则同意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但中国明确反对制裁伊朗,称与伊朗的合作并不违背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分析人士指出,中国是想利用西方制裁,从伊朗原油进口中获取更多的好处。

一个明显的迹象是,中国今年1月份从伊朗的原油进口量每天大约减少了28万5000桶,比去年从伊朗的平均日进口量下降了一半左右。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中国2月份还将继续减少伊朗的原油进口。

华尔街日报说,这并不是中国屈服于国际社会的压力,而是因为中伊两国就石油进口的合约价格问题没有达成一致。中伊之间还就付款的信用期限产生了分歧,中国要求的信用期限是90天,伊朗要求到货后60天就必须付款。

但中国毕竟是伊朗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伊朗石油大约五分之一是向中国出口。中国去年1月到11月一共从伊朗进口原油2530万公吨,相当与每天大约进口55万5000桶原油。舆论因此认为,欧盟石油禁运一旦实施,亚洲就是伊朗原油出口的仅存主要市场,中国的态度就更加关键。

*乘机提高谈判地位*

中国外交部5日明确表示反对制裁伊朗,称同伊朗的合作并不违背联合国的相关决议。评论认为,中国希望在国际社会强化制裁伊朗之际乘机提高自己的谈判地位。全球能源分析中心研究员达钦(Manouchehr Takin)对媒体说,只要中国不改变政策,伊朗就不太担心找不到买主。

他说:“欧洲如果不买伊朗石油,伊朗还可以向其他国家出口。这是因为全球石油供给目前很紧张,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石油供给中断。目前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价格谈判、安排油轮前往装油等,会造成一些问题。但这些是短期的过渡性问题。中国可能乘机要求伊朗降价,伊朗的石油收入可能减少。”

另一个迹象是,中石化目前还就伊朗凝析油(condensate)的进口问题正同伊朗进行价格谈判。凝析油是一种轻质原油,可以用来制造煤油等燃料。中石化去年同伊朗南帕尔斯油田(South Pars)达成协议,每天进口凝析油7万5000桶。

中国以外,日本与韩国也是伊朗原油的进口大国。事实上,这两个国家已经对进一步制裁伊朗可能影响原油供给表达了关切,并强调正在与美国进行磋商,力争不让原油进口受到太大的影响。

伊朗德黑兰大学政治学教授齐巴卡兰(Sadegh Zibakalam)对媒体说,中国的立场不会改变,但日本与韩国是美国的盟国,很可能响应制裁号召,减少或切断伊朗的石油进口。他说:“如果施加足够的压力,特别是对日本与韩国施加足够的压力,这两个国家可能就会参加制裁。”

媒体说,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下周将访问北京和东京,就制裁伊朗等问题与中日两国官员进行磋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