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窃贼大侠与贪官


中国一些民众认为遭到政府官员不公对待而上访,一名上访妇女被北京警察拘押

中国一些民众认为遭到政府官员不公对待而上访,一名上访妇女被北京警察拘押

窃贼被公众视为大侠和英雄,这一局面成为当今中国的社会奇景,社会喜剧,社会悲剧,社会悲喜剧,或者是社会闹剧。

这出当今中国政治活报剧起始于2011年11月12日,两名窃贼来到位於太原的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中共党委书记白培中家翻箱倒柜几个小时,劫掠大批财物,然后开着白培中妻子的车从高速公路逃往河北。

中国媒体报导说:“由于没有更换车牌,两人于10个小时后便在石家庄被捕归案。”而窃贼之所以没有更换车牌,是因为他们料定他们劫掠的白家财物都是不义之财,白家不敢报案。

目前,有关案情依然扑朔迷离。中国网络传闻说,白家报案说损失300万,但警方检查窃贼赃物却发现是价值5000万。

北京的《新京报》是报导有关消息的为数不多的中国官方报纸。《新京报》报导说,太原警方不愿意透露实际失窃金额,但“接近太原警方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白培中家实际失窃金额超过1000万,但并未达到网上传言的5000万之多。而且在对其中的珠宝、手表等贵重物品定价的问题上,意见尚未统一。”

12月22日,也就是失窃案发生一个多月之后,白培中据报被免职,但官方没有说明他被免原因。

与此同时,白培中巨额来源不明财产被窃贼曝光的事件,成为中国网民热议的话题。许多网民表示,那两个窃贼不应当被称作窃贼,而应当被称作大侠,应当聘请他们任职反贪局并委以重任,因为他们以自己的果敢行动揭露了白培中这位中共政权贪官的真相,假如没有他们的揭露,白培中大有可能晋升为山西省副省长,为害更大。

中国工人权益活动家、被中国当局封杀的“中国工人网”编辑严元章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公众现在最痛恨的就是贪污腐败,许多人认为“无官不贪”,但又毫无办法;中国网民在网上能赞扬白培中案件的小偷窃贼,显示了中国公众的无奈。他说:

“小偷一般在任何价值观中,在任何社会中都是一种为人们所不齿的行为。但在今天中国社会,为什么小偷却得到了民众的赞扬呢?我想,这是因为民众对腐败无可奈何。”

中国作家、社会评论家赵达功表示,中共政权的腐败在中国已经是积重难返,让中共也处于困境之中,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显然对白培中案件感到为难和难堪。他说,中共显然也知道贪污腐败对自己的执政地位的威胁,但中共的困境在于,一方面说要反腐败,一方面又不得不害怕揭露腐败。他说:

“揭露腐败,就要被抓。谁揭露腐败,就等于是反党了。反腐败等于是反党。如果是人人可以反腐败,共产党也反腐败的话,那共产党自己就要反自己了。”

中国一位网名“愚夫网天”的网民在其博客中从另一个侧面回应了赵达功的说法:

“中国当今尚无反腐的英雄。凡是爆出的腐败分子,不是争权的失败者,就是捂不住的众怒者,一切都是在‘和谐’‘维稳’的口号下进行的。贪官们最喜欢和谐。在维稳的庇荫之下,他们更有理由镇压打击一些揭发他们的人。上层社会给上访者、揭发者扣以‘越级上访’、‘非法上访’的帽子。由此,一些人被打击报复、一些人被秘密关押、一些人被精神病,还有一些人甚至被绑架‘黑死’。凡走上访之路的反腐者、鸣不平者有许多出师未果身被囚;诸如走正常渠道非但揭不开腐败的盖子,引不出贪官们的巨财外现,反倒给了贪官们更多的掩饰之理由,镇压之理由。”

在这种情势之下,到贪官家行窃的小偷便成为大众心目中的英雄。中国工人权益活动家严元章说,对腐败无可奈何的民众对窃贼小偷的赞扬,也是对当权者的嘲弄。他说:

“人民群众对腐败的痛恨达到极点。通过给小偷加冕,给于荣誉,建议他们进反贪局,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嘲弄。这是嘲弄所有的政府机构。”

白培中住宅被盗暴露巨额来源不明财产的消息曝光之后,中国许多网民嘲讽说,白培中案件“再次印证了中国反腐的几大重要的高效途径:1,家中被盗; 2,情妇举报; 3,夫妻反目; 4,意外事故; 5,内讧晒发票。”

面对中国公众持续的嘲弄,中国政府当局处境尴尬,显然穷于应对。严元章预计白培中巨额来源不明财产案最后大概会不了了之,因为这种情况在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当中太普遍,并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他说:

“中国公民有个基本判断,这就是像这样的人,这样的老鼠拉出来,那能拉出来一大片的,也就是所谓的窝案。那么(官方)作为一个集团就要拼死保卫他,保卫这个人。对公众舆论显然就要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手法)。”

中国网络上有传闻说,白培中被“双规”,即在司法之外的拘留和审讯(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有关的传闻尚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