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盖特纳访华促北京减少进口伊朗石油


美国财长盖特纳(左)和中国副总理王岐山(资料照片)

美国财长盖特纳(左)和中国副总理王岐山(资料照片)

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本周访问中国时,将会就经贸和人民币汇率问题与北京的官员进行商谈,同时也将敦促北京方面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不过,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和分析认为,盖特纳或许不会在制裁伊朗问题上从中国空手而归,但也不会看到中国作出显著的配合。

盖特纳财长此次北京和东京之行的一个议题,就是要敦促这两个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同意减少购买伊朗的石油。

不过,各方分析认为,这即便不是件不可能的任务,但盖特纳在这方面也不会有非常满意的收获。

美国总统奥巴马新年前夕将一项他起初反对的法案签署成法律。该法规定美国将禁止与伊朗央行有业务来往的外国金融机构进入美国市场。华尔街日报10日的报道说,伊朗央行在协助本国贸易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他国家要想得到该法律的豁免,就要用实际行动表现已经大幅减少对伊朗石油的进口。

该报道说,这项法律会增加给本国在伊朗商业活动提供融资的中国金融机构的压力。报道还说,在新法出台前,华盛顿就认为中国大型银行在美国制裁伊朗问题上变得越来越合作,但美国仍担心伊朗会通过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小银行寻求国际融资。

香港时政评论员何亮亮说,如果美国的制裁案真的实施到底的话,将会对美中关系造成严重影响。

他说:“中国和伊朗有一些经济和贸易的关系,包括石油的贸易,这个都要通过伊朗的中央银行来结算。那么因此中国的银行受到美国的制裁,在中美之间就会造成很大的问题。”

中国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伊朗也是中国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国。中国有11%的石油进口来自伊朗。

奥巴马总统批准强化对伊朗的制裁后,虽然欧盟国家原则同意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但中日两个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对此却眉头紧锁。

而中国相对于美国的盟友日本而言,态度可能更为强硬。

1月9日,就在盖特纳访华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拒绝将贸易与伊朗的核项目问题挂钩。他说,中国与伊朗的贸易与伊朗的核项目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东研究中心主任李国富认为,伊朗核问题本应通过“5+1”谈判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等机制解决,而美国现在通过国内法指导这个问题的解决,会削弱国际社会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团结。

他对美国之音说:“所以美国这种作法,第一不合法,第二不合情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的话,我不知道美国政府怎么向中国解释。在加上财长本人,他也反对这个作法的。所以财长要向中国解释清楚的话,首先面临一个很大的困难。他首先要把自己说服了,才能过去跟中国解释。”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研究学院美国中心主任时殷弘说,美国希望中国加入到美欧制裁伊朗的行列,以给伊朗更大压力。但是他认为中国不会同意这样做,因为联合国的决议从来没有规定石油贸易是制裁的范围。

不过,时殷弘也承认,中国会在压力之下作出有限的让步。

他对美国之音说:“当然,另一方面,从政治上看,如果美国方面,欧洲方面压力很大的话,那么中国也会做一些过去一贯会做的:做一些让步,而原则上离西方要求的还很远。”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也认为,中国既不愿意丧失在伊朗的利益,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西方正面对抗。他说,中国在盘算如何在几方面的博弈当中,一方面保存自己的利益,一方面谁也不得罪。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援引南开大学全球问题研究所所长庞中英的分析说,中国在它与伊朗广泛的商业往来和与美国经济保持稳固关系的需要之间进退两难;因此在美伊之间的较量中,中国只有为最坏的情况作好准备,尽量避免损失,除此别无选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