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资贸易影响台湾大选,能否对美故技重施?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究员卜大年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究员卜大年

日前有报道指出,中国利用其经济力量来影响台湾选举。美中之间互相投资日益频繁紧密,是否美国选战也出现“中资因素”,专家各有看法。

*中国藉由经贸影响台湾选举*

根据美联社报导,中国利用贸易来影响台湾选举,包括台湾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台塑集团总裁王文渊等人,最近相继表态支持九二共识,或是以支持九二共识来表达对马英九的支持。郭台铭更在去年12月初搭专机前往澎湖,为国民党支持的无党籍立法委员候选人林炳坤助选,并且表示将在澎湖投资,“但前提是林炳坤必须当选”。此举导致了民进党籍的台北市议员阮昭雄控告郭台铭涉嫌犯下了《选举罢免法》的“期约贿选罪”。

香港浸会大学(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高敬文之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利用经济利益拉拢在中国投资的台湾企业,透过这些企业来影响台湾的政治。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究员卜大年(Dan Blumenthal)认为,台湾企业向来偏好采取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政策的候选人,不一定是受到中国压力而支持某特定政党,不过他说的确也有少数被中国收买或贿络的台商。卜大年认为,基本上中国政府也担心施压会导致反效果。他说:“事实上,根据我自己在中国的经验,他们对在中国投资的台湾人,都很小心, 不会出手很重,因为他们需要台湾人的投资。我想,如果他们做的过份了,那可能就逾越合法范围,变成非法了。”
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教授菲利浦.利维

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教授菲利浦.利维

*学者:美商不会与台商一样*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教授菲利浦.利维(Philip Levy)认为,就中国对私人企业的影响力而言,台湾和香港并不能与美国相比。他告诉美国之音,美国企业虽然也希望能够在中国获得投资机会,但如果受到中国的政治压力,美国企业非但不会屈服而回国对美国政府施压,反而会要求政府与国会与中国政府交涉。他举例说明,谷歌在受到中国政府压力之后,选择的是离开中国,而不是回美国来为中国政府说话。

卜大年也认为美商对于中国政府的压力,是反抗多于屈服。他说:“以前曾经给人这样的印象,就是为中国所做的游说工作,都是为了美国大企业的利益,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如今在中国的美国企业,反而是抱怨最多的。”

*中国投资者能否影响美国选举?*

利维向美国之音指出,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虽然也有许多人担忧日本“要买下美国”,不过日本当时已经是民主国家,并且是美国的盟友。但对于目前中国的投资,许多人有更深一层的忧虑。

利维举例,美国对于中国投资敏感性产业,尤其是与国防、网络等有关的,都十分注意,例如之前中国的华为公司要进入美国通讯市场,由于国家安全因素而失败。但是今年中石化集团的子公司国际石油探勘开发,却以22亿美元,向美国德文能源(Devon Energy)买下美国五个油页岩气资产的三分之一股权。能源安全,以及其他产业,究竟是否应该纳入评量中国企业投资的标准,目前还没有很清楚的规定。

利维说:“我认为正是因为人们担忧中国投资背后真正的动机,就算透过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SIFIUS)这样的程序,我们还是无法分清哪些投资是可被接受的,哪些又是不可被接受的。我们的疑问就是,美国并不确定中国,以及中国投资者的动机。如果外国投资者只有经济动机,人们很快就安心,但也有人担心某些投资者另有其他动机。”

美国商会大中国区执行长王杰(Jeremie Waterman)表示,美国的投资环境对于中国企业是十分开放的,但中国企业需要注意不要涉入政治。他说:“投资环境是开放的,美国商会也关照中国企业在美国市场成功,而中国企业必须要学到的第一课就是,你必须要做一个好的企业公民,以及那所代表的一切,如果透过某些方式涉入美国政治,这与做好的企业公民是不一致的。”

利维告诉美国之音,除了透过游说公司,中国企业也可以用其他方式来影响美国的政治人物。他举例说,如果一家中国公司,选择在某位美国官员或议员的的选区盖工厂,并且雇用几百或几千位当地人。当这位官员或议员提出与中国政府意见不同的政策或法案时,该公司便可威胁关闭或迁移工厂,此时那位官员或国会议员就会受到其选民的压力而改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