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艺术家镜头里的中国社会问题


何崇岳和他的作品

何崇岳和他的作品

作为摄影师,何崇岳曾经专注于自然风光拍摄,但是近年来,他却把镜头对准种种社会现象,予以揭露和批判,成为所谓“后纪实”摄影的代表人物之一。


走进位于北京798艺术区附近的何崇岳工作室,迎面矗立着一堵墙,上面是中国各地常见的那种典型的计划生育宣传画,使人一眼便知这位艺术家所关注的焦点。

何崇岳最引人注目的系列作品是他用一年时间在高速公路旁和乡村中所拍摄的计划生育宣传栏。

*计划生育问题多*

从中可以看到各种宣传口号,诸如:一个女人一片天,老有所养享晚年;谁家要想快致富,少生孩子是条路;落后观念不改变,损国误己人更穷;计划生育,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然而,透过“冠冕堂皇”的口号,何崇岳看到了各种社会问题。他说,为了多生孩子或者生个男孩,一些年轻夫妇到处躲藏。

他说:“生育年龄的妇女你在外面打工,每年两次你要提供你没有怀孕的证明,而且是要在三级甲等医院。一般医院还不行。检查完的结果寄回到乡下家里。如果你没有这证明,就说明你怀孕了,就叫你回来,要把孩子打掉。”

*一胎化导致性别比失调*

他认为,计划生育最大的负面作用就是,直接造成丢弃女婴现象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他说:“12年以后,中国将有3700万到4000万的男孩儿找不到媳妇。这是什么概念呢?整个香港人全都变成男性,再乘以七。”

这个放大的扩宫器也出现在何崇岳的展览中

这个放大的扩宫器也出现在何崇岳的展览中

何崇岳工作室里,摆放着一个放大的医用扩宫器,足有一人多高。这种人工流产时用来撑开子宫的器具,也成为何崇岳展览的一部分。

他说:“这是08年做的一个装置,通上电后会自动张合。我录了一句话:‘放松,放松,放松,放松......’中国妇女有很多被它强奸了。”

据介绍,展出这个装置是为了强化图片的效果,让人想像人工流产的痛苦。

当局已经意识到“一胎化政策”所造成的问题,并开始进行适度调整。现在,有些省份允许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夫妇生育第二胎。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

社会老龄化是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之一。在关注计划生育的系列之后,何崇岳顺理成章地把注意力转向人口老龄化问题。

为了这个新的系列,这位51岁的摄影家背着沉重的老式胶片摄影机,遍访河北、山西、四川、云贵等省乡村,边调研,边拍照。他把村里老人召集起来,在当地具有特色的民居、寺庙或者自然景观前合影。

“人口老龄化”系列之一(局部)

“人口老龄化”系列之一(局部)

在一幅摄于山西农村的照片里,近百名老人围坐在矮墙上,双手置于腿上,表情木然地望着镜头。他们身后则是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

何崇岳说:“我个人认为,这代人是中国农民最后一代。为什么这么讲呢?以后没有真正意义的农民了,因为他们的孩子都在城里头。但是他们是一个生下来就在这块土地上劳作一生的人。”

*历经沧桑 不应被社会抛弃*

何崇岳说,这些人经历了疯狂的“大跃进”年代、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以及动荡的“文革”岁月。他们虽然也见证了30年的改革开放,但是并没有享受多少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现在他们老了,只能靠子女供养,没有城市老人享受的退休金和福利房,至今生活在低矮破旧的房屋里。

何崇岳说,他们许多人从来没有照过相。可是给他们拍照,却颇有难度。

他说:“他们会问你很多。你想干嘛?我说我就想给你们拍一张照片。他说,你要钱吗?我说不要钱。不要钱你给我们拍照片,他觉着更不对了。你想干嘛?他觉着没这好事。”

这个系列目前有16张照片,何崇岳打算拍100张左右。

看过罗中立巨幅油画“父亲”的人,都会被画中那张布满车辙似皱纹的古铜色老脸所感动。何崇岳的照片则是那些善良、朴实然而贫穷的“父亲”以及“母亲”的群像。

他说,“我用影像纪录了这些老人的生存状态,呈现在威权主义和消费主义双重统治下的中国发出的呻吟和痛苦表情,激发人们对弱势人群的关注。”

有评论家认为,何崇岳的作品超越了简单的纪实,具有批判的视角,可称为“后纪实”摄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