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胡锡进:余杰去国,对自己和国家都是较好选择


1月11号,中国自由作家余杰和家人抵达美国杜勒斯国际机场

1月11号,中国自由作家余杰和家人抵达美国杜勒斯国际机场

中国自由作家余杰去国出走,举家“搬迁”美国,引起中国“圈内”注目。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说,余杰出走,对他自己和国家都是“痛苦较小的选择”。

*胡锡进:余杰的追求是为难自己也为难祖国*

北京作家余杰举家来到美国,引起中国知识界的普遍关注。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其新浪微博上撰文说:余杰出走,“客观上对他对国家都是痛苦较小的选择”。

余杰通过什么渠道、以什么方式进入美国、是否长居美国,还没有相关的报道。但是,胡锡进还是正反两面评价了余杰(们)的作用:“自由主义作家对开拓中国的言论空间是有贡献的,但他们要求中国的创作环境,一下子达到西方的标准,这是在为难自己的祖国,也是为难他们自己。要求有无数紧迫任务的庞大国家,变成优先为少数知识精英服务的‘文化自由小灶’。中国无论如何做不到这点。”

*网友反驳胡锡进观点*

胡锡进这种观点,遭到一些网民的反驳。和讯财经微博网名Happyvag评论说:胡总说得对,钳制言论就是无数紧迫任务之一。在凯迪网,网友北极风雪转发微博说,“胡锡进总编放放臭屁,客观上对他对国家都是痛快的选择。环球时报对歪曲中国的言论空间是有贡献的,但他们要求中国的创造环境一下子达到朝鲜的标准,这是为难孔庆东,也是为难金三胖。要求有无数维稳任务的庞大国家,变成优先为屁民服务,中国无论如何做不到这点。”

*胡锡进、环球时报、艾未未*

胡锡进领导的环球时报,经常发表一些抨击美国或西方的报道、文章和社论,引起了中国国内和国外的关注,“吸引了大量眼球”。总编胡锡进也成了引人关注的“公共知识分子”。在艾未未问题上,环球时报发表政法大学吴法天的文章,说网友给艾未未资助,帮助其应付罚款,可能涉嫌非法集资,可判刑多年。为此,艾未未公布了胡锡进、吴法天、司马南、王文等几人的电话号码,以致他们的手机“被人打爆”。

*胡锡进希望余杰做“另类”出走者*

胡锡进星期五在其微博上说,余杰等人的“出走”是遗憾的,但这不是他们影响中国文化的终结。定居西方后,他们有机会更贴进地观察西方制度,体会中国与西方的同与不同。在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文化碰撞会产生触电一般的力量。希望他们不要被过去的选择绑架,保持思考的开放,敢于求真求实,敢于做与以往不太一样的‘出走者’。”

其实,38岁的余杰以前已多次出国,并来过美国,还在白宫见到了小布什总统。自由派作家昝爱宗说,余杰为了“这一天”,下了很大决心,准备了半年到一年,“为了自由,为了写作,为了孩子,也为了未来。”余杰说,祖国“这个政府没有底线”。

网名my2cents在凯迪论坛上发言说:胡锡进说这是为难自己的祖国,“祖国是谁啊?这个‘祖国’管得真宽,连他人说话的权利都剥夺了。”网友瑞昆说:“大清皇帝在的时候,也未必敢用这样脑残的奴才。”

*胡锡进:余杰制造敏感,当局反应是必然*

胡锡进在自己的微博上还说:“看看我在微博上受到的汹涌攻击,就知道余杰在现实社会中那样写书,究竟制造了多大的敏感。这些敏感是客观存在的,当余杰后来这几年把它放到足够大时,体制的反应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我的意思是,真要推动中国进步的人,就应有把握度的胸怀和智慧。”

余杰写的书,制造了多大敏感?余杰早期作品《火与冰》、《铁屋中的呐喊》等并无多大“异议色彩”,作家刘逸明说,只是后来,随着网络时代来临,他的书开始在海外出版,才使得他“异议色彩日益浓厚”。特别是余杰积极参与活动,比如签名,签署“零八宪章”,参加独立作家中文笔会,和刘晓波结为好友,特别是他在香港出版了《中国影帝温家宝》,引起当局一些人的相当不快。

余杰这次搬迁美国,他在中国的几个好朋友都说,他是“被打出国”的,主要一次是2010年底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的前几天,遭到了非常严重的“修理”。

有网友评论说,“有把握度的胸怀和智慧”同“惨遭痛打”之间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平衡点。

*胡锡进:余杰早年成功证明中国不是铁幕*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还在其微博上说,“中国的言论自由的确有提高的空间,而且这样的拓展在不停地发生着。今天中国推动民主进步的合法途径越来越多。批判者和自由主义作家是推动言论更自由的力量之一,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客观上做了‘啄木鸟’。包括余杰早年的成功,都证明了中国不是严禁自由主义的铁幕。”

*刘逸明:余杰出国是为了孩子、自由和未来*

作家刘逸明说,余杰作为一个从事自由写作的作家,竟然遭到当局这种非人对待,足可见得中国人权状况的糟糕程度。余杰虽然遭到当局的严密监控,但是,他在出入境方面依然比一般的异议人士要自由。余杰早就可以在海外定居,但是,他在此前每次出境参加完活动后都会打道回府,这显示他对这片土地的深厚感情,如今,他举家赴美,显然不是因为逃避现实,而是忍无可忍的结果。

刘逸明说:“余杰曾写过一篇题为《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文章,表达了他对这个制度疯狂残害孩子的愤怒。如今,他举家去国,相信类似于克拉玛依、沙兰镇、小悦悦、甘肃校车这样的孩子悲剧不会在他的孩子身上重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