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叙利亚少数宗教对起义持谨慎态度


随着叙利亚政府受到越来越多的压力,位处权力核心的人努力维系着与一些团体的盟友关系,目前为止这些团体似乎包括了叙利亚许多的少数宗教。

*叙少数宗教领袖指宗教自由受尊重*

叙利亚宗教领袖向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和平观察团展现了他们的团结,强调叙利亚具有宗教宽容的传统。

星期二在首都举行的一个会议上,大马士革的穆夫提阿特万说,穆斯林、基督徒和其他宗教都团结一心。他还说,我们全部都在祖国的保护下,彼此间并不存在偏见。

罗马天主教副主教埃尔库里也同意这个说法。他说,叙利亚实践的宗教宽容在世界上占有特殊地位。

埃尔库里说,在穆斯林最初来到叙利亚时,基督徒并没有起来反抗他们,两个团体自从那时就像兄弟般一同生活。

这两人都将起义归咎于不追随自身信仰的人们。

阿拉伯联盟观察员库百达强调了使团的中立。他说,他在自己的国家苏丹亲身经历了宗教分立。他还说,叙利亚应该感谢上帝叙利亚没有这样的情况。

但有迹象显示宗教宽容的传统正受到压迫。反对派部队虽然包括少数教派,但光就数字上是由逊尼派主导。逊尼派占了人口的四分之三。

许多逊尼派发动起义不只是针对国家专制,也针对阿萨德家族长达40年的统治,以及显要职位都被其少数什叶派亲属占据。

*叙执政家族依赖对少数宗教团体的拉拢*

阿萨德隶属的阿拉维派长期依赖叙利亚其他少数宗教的支持,包括基督教团体和德鲁兹教派,交换条件是保证他们获得宗教自由、安全以及高阶政府工作。

在旧大马士革的巴贝陶马基督区可以听到支持政府的声音,而且还不一定是在政府保安人员在场时。

在马里亚米教会外,东正教主教亚兹吉呼应了其他基督教领袖的说法。亚兹吉说,教会永远支持和平示威和改革。但他谴责暴力是由支薪的特务发动,对国家造成伤害。

*少数宗教担忧伊斯兰份子势力兴起*

一些基督徒和德鲁兹教徒所发出的支持声音,并不完全反映他们支持政府,而是担心现有政权被取代的后果。

他们看见穆斯林兄弟会和其他伊斯兰份子在突尼斯和埃及的后革命时期崛起,以及针对开罗科普特基督徒的攻击。另外还有对伊拉克的恐惧,在美国领军入侵伊拉克引起混乱后,许多伊拉克基督徒为躲避迫害逃到了叙利亚。

政府将反对派描绘为极端份子。但在霍姆斯和哈马等城市对阿拉维派的报复攻击让所有少数宗教团体都感到害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