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扩大网络实名制


中国的一个网吧(资料照)

中国的一个网吧(资料照)

中国当局星期二表示,将扩大推行网络实名制。国际媒体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当局力图进一步控制中国网民言论的最新举措。

*“对社会稳定提出新挑战”*

日本共同社星期二发表报导,题目是“进一步推进网络实名登记制,中国强化对网络的管制”。报导说:“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星期二举行记者会,为受到国内外强烈批评的中国互联网管制进行了辩护。他说:‘(中国采取的措施)是为了保护网络信息安全和公众利益,发展互联网,跟国际上的做法是一致的。’他强调当局要进一步推进微博实名登记制。”

日本另一家大通讯社时事社星期二也从北京发出报导,题目是“中国政府:微博‘对社会稳定提出新挑战’,要通过实名制强化管理”。报导说: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部长级)18日举行记者会,他表示:‘微博对社会和谐稳定提出了新挑战。’中国的微博用户急剧增加,去年7月高速铁路事故发生之后,微博显示出了社会舆论的力量。王晨强调,之所以要开始实行用户实名登记制,强化管理,是鉴于‘非理性的声音和(对社会)负面的舆论’扩大的现实。”

“中国当局近来一直在加强对威胁社会安定和秩序的反体制网络言论的警戒。当局为此从去年年底以来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开始推行网络实名登记,并计划推广全国。”

*党国一家,党即国家*

在实行全面的一党制、执政党共产党大权独揽控制社会的中国,王晨的身份被许多人认为是完美地体现了1949年以来的中国党国不分的现实。王晨一人有三个头衔: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以及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

作为中共对外宣传官员,王晨在星期二的记者会上对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做出了颇有外交辞令(或曰对外宣传)味道的正面评价。他说:

“自从1994年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以来,互联网在中国一直保持着快速发展的势头。互联网在中国的运用日益广泛,信息内容丰富多彩,已成为经济社会运行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影响巨大的新兴媒体,在推动经济发展进步,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方面发挥越来越大的积极作用。”

*言论自由主张者的担心*

不过,许多中国网民和国际媒体普遍认为,中国当局赞扬互联网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只是虚晃,当局内实际上显然是惧怕互联网给中国公众提供一种独立于当局控制的信息渠道,害怕中国公众要求更多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国当局对网民采取的种种限制措施,就是出于这种惧怕。

就王晨星期二举行记者会、宣布中国当局将全面推行网络实名登记制一事,《纽约时报》星期四发表记者迈克尔·瓦恩斯从北京发出的报导说:

“主张言论自由的人普遍谴责中国当局的举措。他们表示,假如政府掌握了所有的用户的姓名身份,微博上那种自由辩论和对政府官员不当行为的经常性批评就会被扼杀。实名登记制也会让安全部门的官员可以有针对性地对付那些坚持就敏感问题发言的用户,即使他们的发言没有吸引大量的读者。”

“中国在2011年网民达到5亿1千3百万,比2010年猛增,但微博用户增加势头更为迅猛,在去年增加了三倍。去年7月,浙江发生高速铁路撞车事故,成百万的用户发表微博评论,显示了微博推动舆论的力量。许多人强烈谴责政府对铁路系统的管理以及对事故的应对措施。”

“政府旋即采取措施,加强监控和删除网上有关敏感话题的讨论。一些中共高级官员走访了一些大互联网公司,强调他们的关注。上个月,中国当局宣布了试点进行网络实名登记。”

*网络实名悬而未决的问题*

去年12月,中国政府公布推行网络实名的计划,受到了中国网民的普遍批评。中国当局为此采取了多种措施,回避公众的批评。这些措施包括,低调在中国各大互联网门户网站发布有关这一计划的新闻;关闭有关新闻的跟贴评论,使公众无法表达反对和批评。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动员它所能控制的传统媒体(广播、电视、报刊)对这一计划进行正面报导和赞扬。

对中国网民和专家提出的网络实名制所牵涉的一系列重要问题,中国当局一直回避。这些问题包括:

1)实名登记需要用身份证号码,鉴于许多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已经被他人知晓,如何对付他人冒名登记?
2)对中国公民要求实名登记,对身在国外的人以及国外用户如何实行实名登记及认证?
3)实名登记实行之后,用户的个人信息是否能得到切实保护?

对中国公众提出的这些现实、重大、紧迫的问题,中国当局始终没有做出回应。王晨在星期二举行的记者会上也只是笼统含糊地表示,当局会“采取措施充分保障用户个人信息安全,打击窃取网络用户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

*韩国失败的经验*

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中国当局推行网络实名登记制度的范本,是韩国的网络实名登记。然而,韩国主要是为了制止网络语言暴力的实名定级制度在实行了四年多之后,已被公认为是一个大失败。

韩国学者金宰贤日前在中国的财新网上发表博文,对韩国的失败的总结是:网络实名登记实行之后,网络语言暴力下降幅度微乎其微;网络实名登记实行之后,几乎所有的韩国人都成为个人信息盗窃的受害者。

韩国有关当局表示,将逐步取消网络实名登记制。

现在不清楚中国当局有什么技术和法律执法措施可以避免重蹈韩国的覆辙。从目前的各种迹象来看,中国网民对政府所发出的一定会保护网民个人信息的笼统许诺并不放心。

由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官方的《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法治资讯门户网站的正义网星期二报导说,中国“网民超5亿 / 6成受访者担心网络‘不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