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俄罗斯力挺叙利亚 对阿萨德“情有独钟”


图为阿萨德总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008年资料照

图为阿萨德总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008年资料照

叙利亚政府目前可以说是面临着来自全世界各个角度的批评和反对的声音,唯独俄罗斯如今似乎还是对以阿萨德总统为首的叙利亚政府“情有独钟”。

阿拉伯联盟成员国的部长们正在研究下一步应该如何处理叙利亚问题。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千四百个叙利亚人在叙利亚各地发生的反政府抗议示威活动中丧生。

就在这个时候,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这个星期警告说,俄罗斯坚决反对对叙利亚进行制裁,并且坚决反对任何外国武装部队进入叙利亚。

拉夫罗夫说,对于俄罗斯来讲,界线是十分分明的,俄罗斯不会支持任何针对叙利亚的制裁。在同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拉夫罗夫还表示,俄罗斯将使用其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让联合国不能够批准向叙利亚派遣外国武装部队。

无论是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还是在莫斯科,俄罗斯外交官员都说,民间的反对势力和叙利亚官方的警察和武装部队对叙利亚发生的暴力,负有同等的责任。

拉夫罗夫说,西方国家的政府一边倒,因为他们完全忽视了叙利亚反对派行使的暴力。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政府显然是站在叙利亚政府的立场上说话的。

上个星期,俄罗斯派遣其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the Admiral Kuznetsov)以及包含有八艘军舰的战斗群前往俄罗斯在叙利亚塔尔苏斯(Tarsus)的海军基地。

在那两天之后,一艘从圣彼得堡起航的货轮,据说将60吨俄罗斯制造的武器和弹药运到了叙利亚的一个港口。

卡内基基金会莫斯科办事处的分析人士彼得·托比什卡诺夫指出,克里姆林宫在叙利亚问题上,立场非常明确。

这位分析人士说:“埃及、伊拉克、利比亚等国权力更替之后,俄罗斯方面过去的一些合同、包括武器交易方面的合同,不复存在了。”

另外一位分析人士,俄罗斯近东问题研究所的耶芙金尼·萨塔诺夫斯基表示,阿拉伯国家的那些政客目前想利用西方国家来把中东地区同情伊朗的那些国家的政府替换掉。

他说:“我们想要支持的是稳定和自然的变革,而不是像利比亚那样的变革,在我们看来,西方国家政治人物只不过是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手中的工具而已。我们不想扮演同样的角色。”

像很多俄罗斯人一样,萨塔诺夫斯基如今对“革命”这一概念持有相当的怀疑态度。

他说:“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叙利亚现政府的倒台,不意味着民主和稳定,而是意味着内战、数百万的难民、成千上万人被屠杀、以及叙利亚境内基督徒的被消灭。最后这一点,对于俄罗斯的东正教教会团体来说,是非常关键的。”

*分析人士:克里姆林宫担心失去政权*

但是,另外一位分析人士、卡内基基金会莫斯科办事处的托比什卡诺夫认为,俄罗斯害怕其他国家的政权交替,反映出的不是别的,而是克里姆林宫担心自己有可能失去政权。

他说:“在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开始之后,克里姆林宫成立一个政府内部的评估委员会,目的就是要评估中东和北非地区政权交替对俄罗斯国内情势的影响。所以说,这反映了俄罗斯政坛内部的那些高级人士内心深处的恐惧。”

俄罗斯政府目前面临着与日俱增的街头抗议示威,和在三月四号举行的总统大选。在这个时候,很少有人期待着克里姆林宫会突然之间会在“阿拉伯之春”一周年之际,对叙利亚的变革运动表示同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