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姚监复专访: 党不应该怕民主、怕下台


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前体制内学者姚监复(资料照片)

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前体制内学者姚监复(资料照片)

中国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前体制内学者姚监复星期六(1月21日)接受了美国之音的电话专访,谈到了不久前结束的台湾大选,以及台湾的转型对大陆民主化进程的启示。

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姚监复认为,台湾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实验区。姚监复曾是前中共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及其政治秘书鲍彤的智囊。他说,台湾的民主经验有很多值得大陆学习借鉴的地方。

*搞民主不会乱*

姚监复说:“台湾就等于是大中国的一个政治特区、一个政治橱窗,给全中国,包括大陆、包括香港做个示范,做个实验区一样,就像深圳当年是个经济特区。要从大中国的角度看,台湾就等于是中国政治改革的一个实验区。”

有人认为,搞民主会造成社会动荡,甚至会造成暴民政治和无政府主义。姚监复说,台湾的经验证明,搞民主不会乱。他说,表面上的乱是政治家在会场上的乱,这些比起中国大陆农民在乌坎的乱,或是每年十几万起群体事件的乱,是正常的。

*国民素质低不能搞选举是胡说*

姚监复说,台湾的经验还证明,不是中国的国民素质低,不能搞政治改革、民主选举,不然台湾怎么就可以从1949年以后就搞村长、乡长的直选,后来又搞总统直选呢?

姚监复回顾了一段延安时期的历史。他说, 1940年代,国民党曾指出老百姓素质低,没有文化,不能搞选举。当时,共产党批评了他们的这种观点,说我们在延安就想出了“豆选”的办法:每个选举人背后放一个碗,选民选谁就放一个豆子在谁的碗里。谁的豆子多,谁就当选。

姚监复说,现在国民的文化素质比那时提高了很多,为什么反倒不能搞选举了呢?

*一个党不应该害怕下台*

姚监复又说,中共从台湾的选举中可以学习到的另外一条经验是:一个党不应该害怕下台。他说:“国民党开放党禁的时候,有的智囊提醒蒋经国,如果开放党禁,可能国民党要下台。蒋经国说:我看了古今中外历史,没有一个政党是永久执政的。他有这样的气派,他才能开放党禁。”

姚监复对美国之音说,后来证明,国民党在选举中确实下台了,可是下台以后仍然可以重新整顿,东山再起,而且可以连选连任。

姚监复说,一个政党不要总喊“万岁”,不要总把政权抓在自己手里。如果政纲好,作风清廉,就算下台后还可能上来。可是如果总在台上,搞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原来党内的好人最后也得变成坏人。

*台湾人把蒋经国逼成了伟人*

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去年10月也曾指出,台湾成熟丰富的转型经验,代价小,效果好,会令此岸受用不尽。
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资料照片)

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资料照片)

鲍彤认为,蒋经国开放党禁,开放报禁,但其实这也是被民意逼出来的,是台湾人把蒋经国逼成了伟人。

鲍彤说:“台湾老百姓用压力帮助了蒋经国,把他和他的同道们逼成一群伟大的历史人物。大陆人也应该用压力,帮助逼出一群大政治家来。”

*公共知识分子成了沉默大多数*

姚监复说,遗憾的是,目前在中国大陆,具备公民意识,敢于发出自己声音的人并不多。

姚监复说,中共现在对知识分子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硬的方面,当局在控制、压制刘晓波、余杰这些人时使用的非常强硬的力量。软的方面,只要从北京清华园到中关村一带新建的高楼大厦中就可窥见一斑。

姚监复说,政府投了很多钱,给了科研单位很多课题费。现在教授们收入都不低,出国考察的机会也不少,这改变了80年代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倒挂的状态,却也使得很多知识分子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他说:“要说的不好听呢,就是被收买了,缺少一种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感,缺少代表贫苦群众,代表普通老百姓的良知的责任感。”

*民主化道路漫长艰难*

姚监复认为,中国的民主化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痛苦、艰难的过程,因为当权者内部现在已经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权贵利益集团。让他们放弃自己的政权,就好比让他们自己割自己的肉。

有人建议,中国的政治改革应该是“碎步前进”,但姚监复说,如果步调太慢,整个社会可能就会像高压锅一样爆炸。一味的专制维稳可能会造成不稳定。

在姚监复看来,中共在十八大、十九大、二十大上都不可能出现实质性的转变, 因为说到底,新上来的还是原来那拨领导人,用的还是原来的思路。

姚监复说,毛泽东阶级斗争论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太深了,也许将来现在这批中共领导人的孙子从美国回来,就像马英九他们一样,中国才能转变得更多一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