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小诗招重判 中共打压异见力度加大


中国流亡泰国民运人士呼吁关注中国人权,横幅上的画像为朱虞夫(资料照)

中国流亡泰国民运人士呼吁关注中国人权,横幅上的画像为朱虞夫(资料照)

因一首诗作获罪的异议作家朱虞夫星期五(2月10日)被重判7年监禁。中国知名维权律师看到,当局对异议人士量刑日重。美国国务院习近平访美前夕,也就此案呼吁中国政府尊重所有中国公民的普世人权。

浙江诗人朱虞夫的家人说,当杭州中级法院法官宣布朱虞夫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7年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3年时,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对美国之音说:“就10多分钟时间,很快的。律师什么话都没(能)说,就审判长宣判就结束了。当时很震惊,没想到,一下子就懵了。”

*法庭不给辩方机会*

在此前一次的庭审中,法庭曾给辩方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陈述辩词。在1月31日的那次庭审中,法官没有作出判决。

庭审后,朱虞夫的辩护律师李敦勇曾对美国之音说,浙江省的法庭至少在程序上比处理过类似案件的其它省份的一些法庭更加公正,因此他对法庭最终对朱虞夫做出无罪宣判抱有一丝希望。

*朱虞夫:我要继续上诉*

但是李敦勇在星期五的宣判中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姜杭莉说,他的丈夫在法庭上表示,会就此判决上诉。

她说:“当时不能说的。他十几分钟宣判,带犯人出去,就这么简单。老朱就说了一句:律师,我要继续上诉,就这么一句话,就带走了。”

这是朱虞夫第三次因异见被判罪。今年59岁的朱虞夫曾因为参加创建中国民主党在1999年被当局判处7年有期徒刑。2007年,他因为坚持从事民主活动再度被杭州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处2年有期徒刑。

朱虞夫此次获此重判,是因为他在去年2月网上有人发起相应中东、北非人民起义的茉莉花活动期间,发表了一首题为《是时候了》的诗作,呼吁中国民众行使宪法赋予的集会权利。

杭州检方在法庭上指控朱虞夫发表这首诗以及接受境外媒体的相关采访属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但辩方认为他的这些行为应受中国宪法的保护。

*朱辩护律师:这不是法律,是政治*

总部在纽约的“中国人权”说,辩护律师李敦勇对判决感到无奈,说“这不是法律,是政治。”

“中国人权”说,杭州法院的判决书认定朱虞夫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依据是他在因成立“非法组织‘中国民主党’”被判刑,释放后,仍然继续以它所说的非法组织身分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法庭说,这些活动包括为政治犯极其家属募捐,通告境外网站、媒体发表攻击诋毁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言论,以及通告互联网发送其编写的鼓动进行非法机会的信息,包括《到敌人后方去》的曲谱内容和诗作《是时候了》。

“中国人权”的消息说,法庭从重判处朱虞夫的理由是他长期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属于罪行重大的“累犯”。

*莫少平:当局对朱重判是典型文字狱*

北京知名律师莫少平曾经作过朱虞夫的辩护律师。他认为,不论这首诗的内容如何,都属于公民言论表达自由的范畴。莫少平说,当局对朱虞夫的判决属于典型的“文字狱”。他对美国之音说:

“无论他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你把他认为是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本身我认为是个荒唐的事情。它(诗作)不构成这个(罪)。他就是写了一首诗吗。对吧?这还是一种典型的‘文字狱’,典型的一种因言治罪。”

莫少平说,从最近对陈西、陈卫,以及朱虞夫等人的判决看,当局对于涉嫌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量刑越来越重。他说,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的法制状况在倒退。

朱虞夫被重判当天,有记者在美国国务院新闻简报会上问发言人纽兰,是否认为朱虞夫的名字会在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被提到?

纽兰表示,美国副总统拜登近几天说得很清楚,有高级别官员来访的时候,美方总是会谈到中国的人权状况。但是纽兰说,她不清楚拜登是否会提及这宗具体案例,需要向副总统办公室询问。

*美国务院:中国政府应尊重公民普世人权*

但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表示,从整体上说,美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包括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的重判,以及最近在西藏地区发生的暴力,都非常关切。

纽兰说,美方认为,朱虞夫的判刑,还有最近对陈卫、陈西、李铁被判多年徒刑的事,都与
中方表示要尊重“国际人权宣言”的说法不相符合。她说,美方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朱虞夫和所有其他因为行使其权利而遭到监禁的人士,并呼吁中国政府尊重所有中国公民的普世人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