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穆斯林兄弟会掌握埃及议会主导地位


卡塔特尼(右)1月23日在被提名为议长后与一位议员拥抱

卡塔特尼(右)1月23日在被提名为议长后与一位议员拥抱

星期一,埃及新选出的议会“人民大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就选举议长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辩。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支持的议长候选人卡塔特尼星期一晚间以399票当选。在议会498个席次中,穆斯林兄弟会掌握了235个。这一事实使埃及某些人士感到担心。

穆斯林兄弟会掌握埃及新议会的主导地位,使埃及某些长期以来致力争取女权、少数族裔权利和伊斯兰律法的组织,感到忧虑。

穆斯林兄弟会的口号是“伊斯兰是一切准则”,他们在议会选举三轮投票中,获得百分之47的票数,令一些非宗教派系的观察人员感到心惊。埃及一名长期推动民主运动的报刊发行人西沙姆·卡瑟姆也承认,他对这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在这次选举中的表现大吃一惊。

他说:“我预测议会选举,从来没有这样地离谱过。我不认为沙拉菲党能在议会有所作为,我预测他们能得到十个席位,而且我不认为穆斯林兄弟会能拿到百分之20以上的席位。”

*议会中伊斯兰势力庞大引人担忧*

埃及的激进派政党沙拉菲,或称作光明党,希望时光倒流,回到第七世纪伊斯兰先知时代的生活。穆斯林兄弟会和沙拉菲党之间在某些问题上有共识,但在其它方面立场不同。

媒体发行人卡瑟姆强调,如果穆斯林兄弟会能遵守一些基本规则,他不在乎生活于他们的统治之下。

他说:“我一直为自由选举而奋斗。这是选举的结果。虽然这与我的政治信念不同,但我接受这个结果。我们必须在政治上和穆斯林兄弟会保持接触,希望他们会遵循良好的治理方式,实行权力轮替, 该选举的时候就举行选举。”

*穆斯林兄弟会与美方会面图化解忧虑*

近几个星期来,穆斯林兄弟会的高级官员曾经和美国副国务卿伯恩斯,中东事务助理国务卿费尔特曼以及美国驻埃及大使帕特森等美国官员会面。许多观察人士说,穆斯林兄弟会无意采取任何让国际社会感到担心的极端立场。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奥玛尔·阿舒尔认为,穆斯林兄弟会希望同时和国际社会以及埃及执政的军事委员会保持良好关系。

他说:“和国际社会对立将带来经济上的恶果。和军方冲突会带来政治上的不利。我想,他们将避免与这两大主体发生冲突。至于他们是否拥有议长一职,并不重要。他们要尽力避免站在第一线上,太过显眼而且要负起直接的责任。”

*学者认为穆斯林兄弟不会将强推伊斯兰律法*

埃及的新临时议会将在起草新宪法上,担负重要任务。许多非宗教的派系担心,在伊斯兰强大的势力下,议会将试图推行伊斯兰律法。不过阿舒尔表示,他相信穆斯林兄弟会目前还有比伊斯兰律法争议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

他说:“我认为他们此刻还有更为优先的事项。他们需要在议会集中力量,影响将要成立的制宪会议。他们在宪法起草中需要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他们必须将焦点放在军方当权派。一方面他们不要冲突,另一方面,他们不希望军方在政治上影响太大,因为那样会对他们产生破坏。所以,他们有太多的事需要奋斗,我不认为他们会为伊斯兰律法引起争执,除非沙拉菲方面发难,迫使他们不得不在自己的群众面前表态。”

自由埃及党在议会中有百分之9的席位。党魁纳吉布·萨威里斯是埃及基督教的电讯大亨。他说,过去他一向坚决反对在埃及施行伊斯兰律法。

埃及工商界或非宗教的资产阶级中,仍旧有许多人担心伊斯兰律法终究实施,彻底改变国家的特性,包括禁酒、强制妇女戴面罩、严格区隔两性,并且在金融界设立伊斯兰银行。

尽管穆斯林兄弟会的高级人员保证不会实施恶法来改变埃及的生活方式,一些工商界人士仍旧悄悄将资金送到国外。有些基督教徒和受过西方教育的人士已经移民出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