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报告:非洲新闻自由状况堪忧


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活动人士去年9月在巴黎静坐抗议,被防暴警察包围

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活动人士去年9月在巴黎静坐抗议,被防暴警察包围

阿拉伯之春似乎没有扩展到萨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在这里,新闻记者在报导反政府抗议的时候仍然受到严厉打压。记者无国界组织在刚刚发表的2011-2012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指出,安哥拉、乌干达、马拉维等国都是典型的例子。该机构还把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新闻自由状况最差的国家。

非洲大陆西岸岛国佛得角是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排名最高的非欧洲国家,排在第9位。非洲南部的纳米比亚列在第20位,排在日本和英国前面。

马里、加纳、博茨瓦纳和科摩罗也都排在前50名。和去年相比,博茨瓦纳和科摩罗的排名分别上升了20和25位。

记者无国界组织的非洲区负责人安布罗斯·皮埃尔说,这些进步值得赞赏。

他说:“这显示出,非洲一些国家可以给其他国家作出榜样。这同样显示,非洲可以避免对媒体使用暴力和压制新闻自由。”

*厄立特里亚连续第5年倒数第一*

和上述国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位于非洲之角的厄立特里亚排在第179位,成为全球倒数第一。这是该国连续第5年敬陪末座。

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告中指出:“在伊塞亚斯总统的独裁专制制度下,表达意见的自由和其他自由一样,都是不存在的。”报告指出,厄立特里亚目前至少有30名记者被关押在恶劣条件下,其中一些人被关押了10年以上。

厄立特里亚总统发言人亚曼尼批评记者无国界组织“一边倒”。他说,该机构的研究人员从未到过厄立特里亚,访问过政府官员,或者独立证实有关虐待记者的报导。

他说:“我们看到媒体可以自由行动。在厄立特里亚,没有人会因为他们所持的观点被拘押。每个人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不是政府干预的事务。”

*记者在索马里处境危险*

记者在索马里的处境也很困难。在那里,过渡政府和反政府军事武装青年党的冲突使得走出家门成为一种可能致命的冒险。

为多家国家新闻社工作的自由职业摄影记者费萨尔·奥玛尔说:“有时候,如果你去拍摄青年党,政府就会以为你跟他们有关系。如果你第二天去总统府报导一个记者会,那么青年党又会觉得你给政府工作。记者总是潜在的被猎捕的对象。而且,还有意外的爆炸,手榴弹或者路边炸弹这些东西,每天都有。所以你也不知道自己每天离开家门会不会活着回来。”

*马拉维排名下跌了67位*

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报告说,去年在安哥拉、乌干达和马拉维等国,很多记者在报导反政府抗议的时候遭到逮捕和虐待。报告说,马拉维的排名下跌了67位,是全球排名下跌幅度最大的国家。报告还指出,该国日益趋紧的媒体立法已经导致一些欧洲援助国暂停了他们的部分援助。

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制定的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衡量的是新闻记者和新闻机构在各个国家享有的自由度,以及各国政府确保言论自由的努力程度。测量新闻自由使用的50多个标准包括谋杀、袭击、威胁、审查和收缴材料等多项违反新闻自由的作法以及这些作法逍遥法外的程度。除政府外,该指数还考虑武装民兵、权力机构以及其他组织的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