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万延海: 中国的软实力和实名制


春节前,温哥华的华人团体“加拿大价值守卫者联盟”举办新春茶话会,邀请我做即兴演讲。我于是用中国当下最具有政策走向意义,而又互相矛盾的两个词汇来引出自己的话题:软实力和实名制。

在经历30年经济上的改革开放,以及过去10年中亚地区颜色革命和最近一年阿拉伯国家出现的茉莉花革命后,中共中央于2011年10月在17届6中全会上提出进行文化建设的号召。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稍早前于7月1日中共党庆90周年讲话中提出,“要加快文化体制改革,加快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加快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要着眼于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形成与中国国际地位相对称的文化软实力,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

但是,中共发展文化事业和提升文化软实力的努力,却和中国当前警察治国的情形相差甚远。无论中共当局投入多少政治经济资源来发展文化事业,中国国保警察肆意对维权人士和异议知识分子使用酷刑,中共就难以实现其提升文化软实力和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的目标。

上周,著名作家余杰在华盛顿召开记者会,控诉国保警察威胁要活埋他,以及要活埋200名异议知识分子,导致国内外舆论一片喧哗。一个让人们想到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代,中国的“文化软实力”只会更加软。

近期引起中国国民议论比较多的是火车购票和进站乘车需要实名制。同时,中国各地出现购买或领取计划生育用品需要实名制、艾滋病检测实名制、娱乐场所实名制、手机实名制。和上述实名制相关的是中国公安部门建立的针对不同类型社会或政治“危险分子”的动态管控机制,实名制无疑为中国公共部门动态管控“危险分子”提供了便利。实名制实乃警察治国之本。

生活在当下的中国,需要有承受荒谬和矛盾的勇气。执政者如何可以期待提升文化软实力,而同时委派警察来管制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在建立全国针对“吸毒人员动态管控机制”后,中国公安部门建立了“公安重点人员动态管控机制”,目前,精神疾病患者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被纳入了公安重点人员动态管控之中。警察治国,不仅破坏中国的文化软实力,而且会制造社会政治冲突。

在2011年2月中旬中央党校召开中共省部级干部社会管理与创新研讨班上,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都强调了建立总人口的动态管理机制。

上述矛盾和荒谬,也反映了中共执政当局的焦虑和危机感,中共既要维护政权,也要寻找出路。在文化事业发展和社会管理创新上,中共当局2011年出现一些微妙的积极变化,包括温家宝总理会见来京上访的民众、广东和北京尝试开放民间社会组织注册、广东省委接纳抗议的乌坎村民选举自己的自治村民组织等。

但是,这些积极的变化可以走多远呢?中共当局可以不干涉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吗?中国会开放互联网管制吗?笔者以为,中共要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需要有足够的度量,需要政治上的宽容和对政治民主持积极的态度。同时,中国要放弃警察治国的路线,才能真正实现长治久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