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借互联网之力俄罗斯抗议活动惊人扩展


俄罗斯的群众抗议运动增长势头和组织速度,惊动了许多政界当权人士。不受内容审查的俄罗斯互联网使民众得以互通信息,相互配合并且筹措举办集会的款项。这些活动都是透过他们的电脑进行的。


*自由网络恶搞普京*

俄罗斯总理普京竞选下届总统,投票日期是3月4日。他的竞选班底在网站上精心塑造了普京各种动感形象,包括滑雪、溜冰和柔道的画面,大有横扫千军继续统治俄罗斯十年之势。

但是互联网上普京的形象被颠覆了。有人借用了英国喜剧作家萨沙龙科恩作品《独裁者》中的一幕,将它改写为这位俄罗斯领导人赢得总统大选的情节。这段情节是:他以比赛中的信号枪射杀了对手,赢得了竞赛。

在一个借电影《泰坦尼克号》镜头恶搞的视屏中,普京和前俄罗斯议会下院议长格雷兹洛夫正一同驶向一座巨大的冰山。

在另一部录像中,几名穿着白色外套的心理医生一面跳舞,一面合唱“我们疯人院投票给普京。” 一百多万人看过这段录像,它最近在俄罗斯YouTube 音乐录像比赛中获胜。

*网路资讯普及国营电视难掩抗议新闻*

这类网路上的录像,形成了俄罗斯人反对普京再度治理俄罗斯十年计划的一代。现在俄罗斯上网的人数多达五千万,许多俄罗斯人不再收看国营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了。

莫斯科的一名美国政治学家山姆·格林说,俄罗斯的互联网正逼使俄罗斯的电视新闻进行改革,否则就面临灭亡的命运。

他说:“结果,他们必须报道12月24日反普京抗议的新闻。这在俄罗斯电视上是前所未有的。 互联网必然会把这个事实呈现出来,也的确呈现了出来。”

他进一步指出, 事件的本身有七万、八万、十万、十二万走上街头民众的参与,这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由于这样双重的原因, 电视台被逼这走了这一步。

*网络宣传战俄罗斯政府屈居下风*

在网络上,普京的支持者也利用他的竞选互动网站进行反击。但是,对手总是快了一步。他们很快就在网路上张贴美国纽约大学语言学者安德烈·安东年科说过的话:“请离开政坛。权力明显地就是麻醉品。”

像这类的反普京言论,很快就上成为网上投票排名的首位。虽然竞选工作人员将他们删除,但是视屏截图已在网上疯传。

格林在莫斯科指导一项新媒体计划。他说:“他们应该已经看到这种情势的发生。可是他们并没有看见。”

奇怪的是,在普京的竞选网站上,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却没有出现过。

这是因为互联网上的博客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将这个政党的标志污损了。他在网路上将统一俄罗斯党的党徽涂上无法抹去的标签,上面写道:“这是骗子和窃贼的政党”。

*互联网募款国内小额捐助避免国外资助嫌疑*

俄罗斯政府在互联网讯息战上打了败仗,反对党还利用互联网进行集会必需的筹款活动。

阿列克谢·科兹洛夫在网路上向大约五千名捐助者募集了相当于十三万美元的捐款。他说,因为他们使用的汇款系统“杨德克斯财务公司”限制每笔汇款在500美元以内,也就是说,没有人能指控小额“金主” 对抗议活动的资助。

他说:“虽说数额不大,但这有好处,因为没有人可以说这是经由一个人资助的。同时,杨德克斯财务公司只在俄罗斯国内运作,没有人能指控他们接受美国的资助。”

最后,反对派利用Facebook(脸书和)其它社交网站,向人们传递有关抗议活动的讯息。

在距离莫斯科抗议大游行不到两个星期之际,莫斯科街头还看不到政治标语,也没有政治海报,政府控制的电视台也不报道抗议的消息。

可是,如果抗议活动的筹划者能够达到他们的预期目标,2月4日当天参与游行的人数将高达十万人。 这将是互联网迅速召集抗议民众的又一次实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