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中国GDP高增长,两大泡沫仍“坚硬”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在经济增长速度上,中国再创“世界奇迹”。2011年,中国GDP总量为人民币47.1万亿元(合7.4万亿美元),全年GDP增速为9.2%,名义增长高达17.5%。

这一增长率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得上非常“火爆”。但它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在稳步发展,因为GDP增长除了说明中国经济规模在扩大之外,并不表示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难题得到解决。

中国经济结构需要调整,这是从2008年以来中国政府、学界直至国际观察者的共识。所谓调整有最重要的两条,一是要房地产降温,不能再让房地产承担拉动经济的“龙头产业”重任。二是经济结构要升级换代,主题是要从劳密型向技术(资本)密集型转变。把握中国经济的脉博,主要看这两条。

不幸的是,2011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投资规模却在中央政府的“严厉”调控下逆势扩大。其结果是房地产泡沫与货币泡沫依然坚挺。

先来看房地产泡沫到底还有多大。如果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11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5.3个百分点,中国楼市各项指标全线减速。这些指标包括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速度、商品房销售增长速度、开发企业本年资金来源增长速度,以及全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增长速度等。地方政府卖地收入据说也大幅下降。《2011年中国130个城市土地市场交易情报》显示,全国130个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为18634.4亿元,远低于2010年的2.9万亿元。地方政府普遍受困于“土地财政”堵塞,为弥补财政收入的不足,国务院不得不在10月批准上海、浙江、广东、深圳等5省市成为地方政府发债试点。

在统计数据上,国家统计局玩了一个概念游戏,避开“投资规模”而改用“投资增速”来掩人耳目,以此证明中央政府调控楼市的政策获得成功。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卖地收入确实在减少,但这并不影响房地产开发商继续开发已囤积的土地(即土地存量)。房地产业内曾称“2010年是中国房地产业最为辉煌的一年”,但2011年中国的房地产投资成就更为“辉煌”:全年房地产投资高达6.17万亿元,同比增幅27.9%;住宅投资达4.43万亿元,同比增幅30.2%;房屋新开工面积19亿平方米,同比增幅16.2%;房屋施工面积50.8亿平方米,同比增幅25.3%;房屋竣工面积8.9亿平方米,同比增幅13.3%。因此,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李战军在“2011年我国房地产市场真相”一文中总结说:“中国房地产企业都在实行防守型的发展战略,拉长开发周期,缩短开发战线,选择恰当时机向市场推盘。”

上述数据说明,2011年房地产泡沫不仅未曾缩小,反而在扩大,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力道越来越弱,无法达到政策目标。概言之,中国房地产价格在过去10年中总共涨了5倍以上,城乡住宅总市值接近100万亿,占GDP的比重大约为290%,而美国目前只有200%左右。这让人想起一段历史: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前,一个东京可以换半个美国。

这又导致另一个中国政府不愿意触及的大泡沫,即中国的货币泡沫化(通胀)的威胁。

中国经济主要依靠投资拉动,近年以来,消费从20世纪90年代末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8%下降到36%。投资已经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0%。投资当中又主要依靠政府投资,政府资金来源主要依靠发行货币。在诸项投资当中,房地产投资更是主要依靠银行贷款支撑。为使房地产降温,中国曾于2010年开始实行货币紧缩政策。2011年,中国多家银行存款出现负增长,存贷比全面上升。随着通胀压力减退,中央银行开始取消其紧缩政策,自2008年以来首次降低了准备金要求,以缓解流动性紧张。但货币宽松政策肯定又会带来新的问题。

经济学界一般采用货币供应量和GDP的比值来衡量货币是否超发。西方发达经济体的货币供应量和GDP的比值在1以下,而新兴市场国家则相对较高,货币供应量一般为GDP的1-1.5倍,超过两倍的很少。中国政府的目标是货币供应量增长幅度每年控制在17%,但实际供应量增长幅度远大于此,总体上已大大超过其他新兴经济体。根据官方数据,2000年,中国GDP总量为8.9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为13.5万亿元,是GDP的1.5倍。到 2011年9月底,中国GDP总量为26.866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为69.64万亿元,是GDP的2.6倍。据但斌研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平均增长速度约在10%左右,而货币存量平均增长速度是31.5%,个别年份的甚至超过40%。因此,中国的经济发展史,就是一部通货膨胀史。

中国的难题是:中国经济要达到以往的增长水平,必须要大幅度增加资金投入。从第四季度以来,中国政府再次不惜代价追逐经济增长。这样做的结果是,各种刺激政策不如以前奏效,而且通货膨胀很快会报复性地卷土重来。北京曾经想利用2008年后的信贷热赢得时间,从长期的投资拉动型转向消费导向型的增长,结果并不理想。消耗大量投资的房地产市场并未降温这一事实表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并未成功,房地产存量增加的同时,银行坏账的风险正在加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