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脸书的中国笑话与风险


facebook stock plan

facebook stock plan

世界头号社交网络脸书(Facebook)2月1日星期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招股书,准备公开上市。脸书的举动在美国以及许国其他国家引起广泛的经济兴趣,但在中国引起的却是讽刺的竞赛。中国网民纷纷借题发挥,施展自己幽默讽刺的才华,嘲笑自己,嘲笑中国,嘲笑中国当局。

*中国网民借题发挥*

在脸书启动上市程序的消息传来之际,中国用户最多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短时间内出现五百四十多万条相关的微博,中国大陆媒体予以铺天盖地般的报道。对这种不同寻常的热情,有中国网民讽刺道:

“真讽刺!从电视,到网络,到报纸,中国人为一个无法访问的网站而疯狂!”

“在如此信息开放的时代,我们国家却还屏蔽这些,不跟清朝政府的没落时期有的一拼嘛???深思啊深思”

研究文学和政治学、社会学的学者都知道,在言论不自由的社会,社会大众的讽刺创作力和鉴赏力会特别发达。例如,在当局对公众的公开言论实行严格限制的前苏联,政治笑话特别丰富。随着苏联成为明日黄花,俄罗斯人的言论自由大大扩展,政治笑话在俄罗斯的全盛时期也成为过去。与此同时,中国的政治笑话则兴旺发达,杰作层出不穷。例如,以下这则有关脸书和中国的笑话:

“Facebook招股书提到目前全球四个国家屏蔽其网站 Syria(叙利亚),Iran(伊朗),China(中国),Korea(北朝鲜),简称SICK。 真假啊。”

在这里需要附带提出两点说明: 1)以上这则笑话中的SICK,是叙利亚、伊朗、中国和朝鲜的英文首的字母合成,同时也是一个英文单词,意思是“恶心,或让人恶心;” 2)脸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的招股书英文原文确实是提到了中国、伊朗等全部或部分封杀它的四国,但没有SICK这一简称。显然,这笑话中的SICK是一个笑话。

脸书在招股书中承认在许多方面有若干不能确定的商业风险,但脸书现在完全可以确定的是,它可以在中文世界收集一本它在中国引发的笑话集。

*脸书的雄心壮志与中国的墙壁*

中国网民有关脸书FACEBOOK提出招股书的评论也不完全都是笑话。许多评论也在当今中国言论自由尺度许可范围之内提出了正经而严肃的政治评论,如:

“如果在中国能上FACEBOOK,那么新浪、腾讯这些所谓的微博早完蛋啦!何为民主?何为开放?”

在中国,新浪、腾讯等所有大小互联网公司必须无条件接受执政党共产党和政府的指令,要全力对网民在其网站上的言论实行中共及其政府所指示的控制,否则会受到严厉惩处。国际媒体普遍报道说,如何在这种富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环境中经营,这显然是脸书这样的外国互联网服务公司所面临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

脸书在其招股书中表示,“全球现在有20多亿网民,我们的目标是他们都连起来。”不幸的是,脸书的这种雄心壮志跟中国政府的希望背道而驰。脸书希望把全球20多亿网民连起来,中国当局则希望把中国5亿多网民圈起来,圈在中国政府所设立的信息柏林墙即中国国家互联网防火墙之内。中国政府的互联网封锁措施招致中国网民的普遍批评和抱怨。抱怨者说,中国的互联网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不能跟其他国家自由连通的局域网。

*把网民连起来还是圈起来*

脸书在全世界有八亿五千四百万用户。在其招股书中,脸书附加了一张世界各大洲的图片,以亮点的密集度代表它在世界各地的普及度。
脸书招股书中附加的一张世界各大洲的图片

脸书招股书中附加的一张世界各大洲的图片


中国在这张图片当中是一片黑暗。也就是说,脸书力图把全球网民连起来,中国当局则力图把中国网民圈起来。脸书的图片清楚地显示,中国当局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功地把中国网民圈起来了。

中国当局是在2009年屏蔽脸书的。跟脸书一道被屏蔽的世界著名互联网大网站还有网民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以及微博网站推特。中国国内外的分析家们普遍认为,在推翻独裁统治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发生之后,鉴于阿拉伯之春的参与者被认为是大量使用脸书相互协调,对阿拉伯之春运动十分害怕的中国当局对脸书会更加猜忌,因而脸书可以在中国自由运作的前景也更加渺茫。2009年中国当局屏蔽脸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认为它跟当时的新疆骚乱有关联。

*脸书的政治和市场挑战*

中国是世界人口头号大国,也是世界网民头号大国。因此,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为世界很多互联网服务公司所觊觎。美国《计算机世界杂志》网络版星期四发表IDG新闻社记者迈克尔·肯的报道,指出脸书若想进入中国所面临的政治和市场挑战:

“Facebook在星期三提出的招股书中表示,由于中国政府实行严格的出版检查政策,Facebook可能无法进入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之一。但是,该公司在继续‘评估进入中国。’分析家们不认为Facebook进入中国的条件会很快好转。中国市场有自己本土的社交网站,且用户众多。而且,中国市场也正在转向推特那样的微博。”

对于脸书正式进入中国所面临的政治挑战,其执行总裁扎克伯格在2010年透露了他的评估思路。当时,他到中国访问了百度等大互联网服务公司,引起众多的人猜测脸书是否要准备正式进入中国,以及脸书准备在多大程度上为进入中国而屈从中国政府所施加的互联网出版检查。但扎克伯格表示,他希望找出“我们在中国的适当的合作伙伴关系,以便能以我们的条件取得成功。”

扎克伯格当时以及现在被广泛引用的在中国“以我们的条件取得成功”的话,以及脸书星期三提出的招股书显示,至少就目前而言,脸书还不准备就网络表达自由的问题全盘接受中国政府的条件。

至于脸书进入中国所面临的市场挑战,美国财经网站MarketWatch发表记者克里斯·奥立佛星期四从香港发出的报道,非常简明扼要又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近来的资产研究凸显出中国在社交媒体方面的重要差异。在中国,微博要比Facebook所开创的那种社交网络平台更受欢迎。(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大通的分析家说,中国大陆的文化偏好更着重内容,而不是跟其他用户的联系。他们说,在2011年,中国传统的社交网络在用户增长和用户活动方面被微博超越。”

*推特的举动*

尽管在中国经营互联网服务面临各种挑战,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还是对许多大互联网公司构成巨大的诱惑力。世界著名的微博服务商推特日前宣布,可能会根据国别情况,对用户的推特内容进行审查过滤。在中国经营的微软、雅虎等外资互联网公司从一开始就实行这种做法,即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对中国政府所认为的“敏感”内容进行审查删除。

推特也要如法炮制的消息传出,立即在中国引起激烈的反响。推特虽然早早被中国政府屏蔽,但依然有不少死忠的粉丝不辞劳苦翻越中国政府设立的信息柏林墙使用它,因为他们喜欢的是推特给他们提供的言论自由。推特在中国最著名的用户、人权活动家和艺术家艾未未表示,假如推特实行出版检查,他就要抛弃推特。

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英文版1月30日发表社论,表示欢迎推特准备根据政府出版审查命令屏蔽或删除推特贴或推特用户。与此同时,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国际记者权益组织记者无国界则对推特的举动提出强烈的质疑和批评。

观察家们普遍认为,推特表示要采取国别信息过滤审查屏蔽政策,主要是着眼于进入中国这个市场。还不清楚推特是否能因此得以进入中国,以及脸书是否也打算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中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