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敏感案件惹麻烦 北京律所年检难通过


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资料照片)

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资料照片)

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的旗鉴律师事务所2011年度考核至今未获通过。负责旗鉴律所年度考核的当地官员称,刘晓原代理敏感案件是其律所未通过年度考核的原因。

*旗鉴所去年年检至今未过 面临解散危险*

北京旗鉴律师事务所主任、著名维权律师刘晓原2月4日对美国之音说,他的律所2011年度考核,也就是外界所说的年检至今没有通过。北京司法局规定,2011年度考核从2011年5月25日到6月30日结束。刘晓原担心,现在2012年度考核又要到了,要是律所到时还拿不到执照,就要面临解散的危险。

刘晓原律师说,通常情况下,律所上报了材料,缴费之后,就算通过了年度考核。旗鉴律所也是这么做的,之前的年度考核都能顺利通过。

刘晓原说,2011年他们律所的上报材料和缴费都没有遇到阻力,可是当他们带着合法手续到主管他们的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和区律协去盖章时,被告知他们原来在网络平台通过的考核材料作废了。刘晓原还被告知,旗鉴律所的事情由区司法局公律科牛旭科长具体负责。

刘晓原说,从那个时候起到现在,主管部门以各种理由不给旗鉴律所盖年度考核章。理由之一是,他们的办公地点不符合要求。

旗鉴律所搬迁到新租的办公室之后,主管他们的牛旭又说,办公室是转租的,需要出租方出具组织机构代码证明等。新的出租方还提出跟旗鉴律师事务所提前解除出租合约,说是受到了压力。

刘晓原说,在此期间他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希望就一些做法得到澄清。“这个时候,我不停地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我说律师事务所驻所地转移是不是要组织机构代码证,他们回复我说,不需要。”

*接手敏感案件是旗鉴麻烦所在*

刘晓原说,其实旗鉴律所至今无法拿到年检通行证,真正的原因跟办公场地等毫无关系。他说:“2月2日,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牛旭找叶律师(旗鉴合伙人之一)谈话,说了很多。他(牛旭)就告诉叶律师,律所的年检之所以会拖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刘晓原做了敏感案件。”

牛旭还劝说旗鉴合伙律师调走,并答应帮他们联系其它律所,接着做合伙人。 刘晓原说,旗鉴律所现在有三个合伙人,这是一个合伙制律所开业起码的律师人数。没有了合伙人,其他律师入伙若受到阻止,那么三个月之内旗鉴就得自动解散。刘晓原说,他们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把旗鉴搞垮。

刘晓原律师从2008年到2010年期间代理过杨佳案,福建三网民案,还代理过何胜凯杀法警案,这些案子当时都轰动一时。但是他说,那几年的年检都没有问题。

刘晓原分析,2011年他代理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案,关注过艾未未案子,就是写过几篇文章,接受过采访等。是不是它们都发生在北京,因此就成了敏感案件了?

*敏感案件说毫无法律依据*

至于什么是敏感案件?刘晓原律师说,中国的法律没有相关界定,司法部也没有文件。刘晓原无奈地表示,他是守法律师,假如中国法律明文规定哪些属于敏感案件,他一定不会接手的。

刘晓原律师还向上级司法部门以及北京律师协会请求帮助,但是至今没有得到它们的回复。

分析人士说,2012年是中国的敏感年。3月召开中国“两会”,下半年开“十八大”,在这个时候管控维权人士,杜绝群体事件,特别是维护北京的稳定特别重要。而压制北京的维权律师就是杜绝维权事件扩大的源头。

美国之音记者尝试联系北京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牛旭科长和上级司法部门,希望澄清事实,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