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承认乱占农民耕地导致群体性事件


中国总理温家宝(资料照片)

中国总理温家宝(资料照片)

中国总理温家宝承认,因为政府未能有效保障农民土地免受任意侵占,导致一系列的群体性事件。观察人士指出,温家宝作为总理应该为各级地方政府抢夺农民的利益承担责任。

在中国农村各地,由地方政府支持的侵占农民土地的事件屡见不鲜。农民赖以生存的权利被践踏,是导致抗议示威事件的主要原因。

*温家宝誓言要向农民提供保护*

中国总理温家宝日前在广东视察时表示,他理解农民们为什么对土地丧失很愤慨。他誓言要向农民提供保护,给予农民在土地开发上的集体话语权。

新华社引述温家宝的话说,“现在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是乱占农民耕地,而农民有意见,甚至由此引发群体性事件。问题的根源在于,土地作为农民的财产,这个权利没有得到应有保障。”

他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既是农民的财产,又是农民的生产资料。农民没有土地,就如同工厂没有机器。他说:“我今天在耕地上一寸都不放,一口都不松,可以说寸土不让。”

*温家宝讲话时机和地点耐人寻味*

温家宝在白云区江高镇水沥村的讲话,并没有提到前不久刚刚平息的乌坎村因土地使用纠纷发生的大规模抗议事件,不过他讲话的时机,以及讲话的地点,不同寻常,耐人寻味。

*程晓农:温家宝讲话空泛 应对农民耕地被占负责*

旅美中国农村问题专家程晓农博士说,温家宝的讲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诚意,面对了一些现实问题。虽比以往中共官员的讲话实在一些,但比可执行的措施还是空泛一些。

他说:“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所谓的空泛,就是没有谈到这些问题是怎么造成的。换句话说,他身为总理,过去这么多年推行的政策,其中包括农村政策,对造成今天的问题负有哪些责任。在任期内能不能通过政策的改变,或者制度的改变,来纠正过去存在的问题。”

*处理乌坎抗议事件模式或不适用其他省份*

华尔街日报说,温家宝的讲话似乎是支持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信号。在中共高级领导人中,汪洋被广泛认为是最自由派的领导人之一。汪洋在处理乌坎事件上,一反中共强力镇压的做法,为减少农村官员的腐败,对抗议的村民做出巨大让步,让乌坎参加抗议的农民代表担任村政府的主要职务。

不过,报道认为,解决乌坎事件的模式可能在中共其他省市的地方领导人那里遇到阻力,因为他们会担心乌坎村民的胜利,为他们所在地不满的居民壮胆撑腰。

*各地差不差钱可能是关键*

程晓农博士表示,中国地方政府的官员通常都会以高压的形式,镇压任何反对政府的抗议活动,广东省平息乌坎抗议的模式,是希望做出一个好一点的样板,还是从此扭转广东省政府的运作模式,目前还难以断定。

他说:“采用广东乌坎的做法,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被其他省市接受,实际上不取决于广东,取决于其他省市,更主要的取决于各省市的状况,各省市是不是差钱。”

*地方政府意志凌驾农民之上,政府抢夺农民利益*

程晓农博士说,哪个地方财政差钱,就必须要动土地,动土地,就必须要伤害农民的利益。因为政府拿的就是农民的利益。如果政府不从出售农民土地中捞好处,增加他们的财政收入,房地产开发商将买地的价格全数给农民,抗议的情况就会少很多。他说,归根结底是政府在抢夺农民的利益。

根据中国的《土地管理法》, 中国农村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理论上,村民集体决定是否开发或出售土地。但实际上,村乡镇的官员主宰集体土地的使用权,而且他们的意志往往凌驾于农民的意愿之上。

2011年年末,广东省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数以千计的村民举行示威,抗议村委会违规倒卖土地,以及操纵村委会的选举。这次抗议示威,持续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众,引起影响之大,极为罕见。这次前后持续了数月的抗议,最后以广东省当局答应村民的三项要求而告终。

*保障农民的选举权和自治*

温家宝说,政府一定要保障农民的选举权利,坚定不移地做好村民自治和村委会村民直选。村里的事务由村民作主。他说,现在的问题是,一些地方农民作主流于形式,对涉及农民切身利益的大事,乡村干部一开始说老百姓都是同意的,但后来闹起事来,发现老百姓并没有同意。要广泛听取农民意见,要由农民作主。

此前,温家宝在《求是》上发表署名文章强调,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2010年动荡不安“群体性事件”约9万起*

根据中国政府资助的一些研究统计,中国发生的动荡不安的“群体性事件”在2010年达到大约9万起,另外一些统计显示这个数字可能更高。中国官方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经济时报》今年说,在农村地区的群体性事件中因土地被侵占引起的纠纷占6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