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经济与外交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中)2011年10月5号投票否决安理会谴责叙利亚的决议(资料照)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中)2011年10月5号投票否决安理会谴责叙利亚的决议(资料照)

世界经济阴影笼罩。欧洲债务危机迟迟不去,美国经济增长勉勉强强。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经济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欧洲和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经济增长是否会实现软着陆,即经济增长逐渐放缓,还是中国经济出现硬着陆,即增长率陡然下降。

*中国经济见警报,官媒未报*

星期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出警告说,中国经济面临硬着陆的危险。法国新闻杂志《观点》周刊星期二发表记者帕特立克·奥桑奈尔的报道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北京发出了警报。在昨天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确认将中国今年的增长率预测由去年9月的9%下调到8.25%。就目前来看,这没有什么令人惊讶之处。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假如欧元区进入严重衰退,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会猛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认为,欧元区衰退加重,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率再下跌四个百分点,有可能降低到4.25%。”

世界各国经济相互依存的今天,假如这种情况出现,将给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带来严重的消极影响。说到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日本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也依赖向中国出口。日本对中国的消息特别敏感,因为中国经济的坏消息也是日本经济的坏消息。

星期二,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星期一发表的报告,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发表驻上海记者河崎真澄的报道,指出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预测的最坏结果可能会对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及政治造成的影响:

“去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9.2%。假如中国的GDP增长率下跌到4%,就等于是经济增长‘失速’。自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倒闭引发世界经济危机以来,牵引世界经济增长的中国经济假如失速,就大有可能导致世界性的经济衰退,也会对日本东部大地震之后急于复兴的日本经济造成严重打击。在中国国内方面,出口剧减,企业破产,失业率上升,可能导致骚乱之类的社会动荡。”

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时,只是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将达8.2%”这样的好消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关中国可能面临经济增张猛跌至4%的警告,中国官方媒体截至目前没有报道。

*中国为何力挺叙利亚当局*

星期一,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又对平民进行攻击,打死30多人。与此同时,在世界各地,观察家们依然在分析为什么北京要跟俄罗斯联手,星期六否决联合国安理会谴责阿萨德政权屠杀平民的决议草案。

让观察家们感兴趣的是,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在联合国的外交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基于中国切身的国家利益考量,相当谨慎。中国在叙利亚没有多少重大的利益,为什么要为叙利亚阿萨德当局火中取栗呢?这让许多人感到迷惑不解。

这次中国否决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可说是对中国非常不利。首先,被认为是支持一个屠杀平民的政权,不利于北京在国际间的面子。另外,否决票也让北京跟西方国家和阿拉伯世界形成对立,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谴责阿萨德政权。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星期三发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系教授裴敏欣的分析文章,对中国跟俄罗斯一道否决安理会谴责阿萨德政权决议案这一令许多人困惑不解的举动提出了解释。

裴敏欣写道,中国自1971年加入联合国以来使用否决权的次数总共才8次。但其中包括近来两次为叙利亚动用否决权。中国这一次中国动用否决权,显然是出于国际政治的计算:

“在讲究务实的中国看来,阿萨德政权不值得中国的否决票。但俄罗斯人出于在叙利亚的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利益动机反对安理会决议。于是,中国显然判定最好是不要危及跟俄罗斯的关系,以免招致将来在需要俄罗斯的时候得不到俄罗斯支持的风险。”

“俄中两国在安理会联合作梗,如今已经成为安理会运作当中的一个关键性变数。中俄两国似乎是达成了一种战略默契,这就是他们要联合行动抗拒西方,这样就使两国当中的哪一国也不会显得孤立。中国在对莫斯科重要的事情上(如叙利亚)跟俄罗斯走,俄罗斯则在对中国重要的事情上(如津巴布韦或缅甸)投桃报李。”

裴敏欣还认为,中国这次在联合国投下否决票,还有一个决定性因素是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敌视民主化转型。他继续写道:

“中国的领导人将会发现,他们的否决不是没有代价的。中国领导人在西方国家四处设点,投下巨资进行公关,设立英语电视新闻网,试图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但中国的这种(否决安理会谴责阿萨德政权的决议草案)行动注定会让这些努力付诸东流。”

*独裁政权不喜欢不确定*

法国研究中国和政治的学者让·吕克·德迈纳吉星期一在接受法国大报《解放报》的采访时,也对中国投否决票的举动提出了跟裴敏欣所见略同的见解。

德迈纳吉表示,中国投下否决票,主要是中国现政权的性质所决定的。他说:“(中国领导人)他们唯一害怕的就是自由之风。独裁政权不喜欢不能确定的事物。”

关于中国这次行使否决权的利弊得失,德迈纳吉说:

“中国的所得就是显示中国不能忽视。中国在中东地区没有多少分量,尽管在黎巴嫩,在以色列有一些中国人。中国现在就是要显示中国不可忽视。这就不简单了。说到否决票的代价,充当叙利亚政权的共同庇护者对中国代价不大。在微博上,中国的否决票受到批评,但中国人大都不了解叙利亚,因此,中国政府就可以反驳批评,说叙利亚问题很复杂。要付出代价的是俄罗斯。只要俄罗斯带头,中国就会跟着走。俄罗斯停步,中国也就会停下来。”

*中国也在努力*

阿萨德政权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屠杀平民,中国则否决联合国安理会谴责阿萨德政权的决议草案。显然,北京政府也觉得这不是一种最光彩的举动。于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一在北京特意强调,中国“不是谁的庇护者”;中国支持进一步对话解决暴力冲突,恢复中东稳定,实现叙利亚人民的政治改革的愿望。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星期一没有具体说明中国会做什么事情来促成这种局面。他说,他没有北京计划像俄罗斯那样派遣特使到叙利亚的消息。

到了星期二,刘为民又有了消息。日本时事社星期二从北京发出报道说:

“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跟俄罗斯一道对有关叙利亚的决议案动用否决权,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外交部开始考虑在近期内向有关国家派遣特使,谋求解决叙利亚问题。看来这是中国为应对国际社会的反弹而采取的措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