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昔日“打黑英雄”王立军或亲尝滥刑滋味


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市前警察局长王立军(资料照片)

重庆市副市长、重庆市前警察局长王立军(资料照片)

过去两天浮出的有关权倾一时的前重庆“打黑局长”王立军“休假式治疗”和进入到成都美国领事馆的事件,在网络空间引来大量“围观者”。其中一些“围观者”希望这宗事件能够给人们带来启示,推动中国建立起独立的司法制度。

对于象李庄这样曾经为王立军主持下的重庆“打黑”对象辩护,自己却被“黑打”的北京律师来说,这个被很多人称作“大片”的事件发生在他在重庆被定罪的两周年前夕。

北京辩护律师李庄在王立军主持“打黑”时,曾为一个“打黑”对象提供辩护。他准备在法庭上提出刑讯逼供问题,却被重庆当局指控制造伪证。

李庄后来承认有罪,被判刑,后来在即将出狱时又被控涉嫌漏罪,然后公诉方又突然撤诉。李庄于去年6月刑满获释。

*李庄获罪两周年撰博文控司法不公*

李庄在2月9日发表的一篇博文中写到“在整个案子的司法程序中,我看不到法律,看不到公义,可以说,当时的律师界惊恐万状,万马齐喑。”

当重庆当局发布王立军病休消息后,李庄在微博上发帖说:

“我愿意为休假式治疗中的一切‘病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愿意只身前往重庆出庭,为‘病人’免费辩护。在此,提醒审讯者,要依法审讯,千万不可对‘病人’刑讯逼供。否则,我会当庭申请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依法维护我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
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资料照片)

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资料照片)

*莫少平:“打黑英雄”或尝被“黑打”者滋味*

这篇博文成了被广泛转载的“热帖”。作为当时在薄熙来领导下、由王立军在重庆主持的“打黑”运动中被投入大牢的“打黑”对象的辩护律师,李庄对当时让他落狱的王立军的彼一时、此一时命运深有感触。

北京知名维权律师莫少平认为,王立军可能会亲身体会到象李庄这样被他“黑打”过的人曾经尝过的滋味。
为李庄案写公开信的贺卫方过去在华盛顿留影

为李庄案写公开信的贺卫方过去在华盛顿留影

莫少平对美国之音说:“有些人给他的评价不是‘打黑’英雄,是‘黑打’英雄。你用一种非正常的、非规范的手段去‘打黑’。那么这导致的恶果(是),一旦你沦为阶下囚了,你可能才会有更深切的体会。”

莫少平说,王立军的事情有可能最终进入司法程序;而进入到司法程序的时候,如果没有真正的司法独立,他本人受到审判时,才会切身体会到自己原来用的方式实际上是不对的。

*王“被治疗”后贺卫方重发公开信*

北京大学法律学教授贺卫方在王立军被“休假式治疗”后,在其微博上摘登了他早在2011年4月12日时所写的一封公开信。他写到:“我要对王立军局长说 ... 尊重独立司法对大权在握者一样重要。文强炙手可热时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独立性的价值,但一旦沦为阶下囚,他也许幡然醒悟: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 无论是权倾一时者,还是屈辱偷生者,生命注定是朝向死亡的。”

*展江:无法制任何人都不安全*

这位法律学者的话也得到其他学者的呼应。北京外国语大学传播学教授展江对美国之音谈及王立军事件可能形成什么样的影响时说:“那么我们现在能不能有一个共识呢?比如说,我就发了一个微博说,从这样的、那样的个案,穷人的也好,富人的也好,有权的也好,有钱的也好,到普通人,没有法制保障的话,任何人都是不安全,没有安全感的。”

北京的维权律师莫少平说,如果王立军事件能够引发对他当时在位时“打黑”的案件进行重新复核,如果能够发现其中的冤假错案的话,他会感到比较欣慰。

莫少平希望这个事件能够推动中国形成独立的司法制度。
他说:“如果这件事情能够真正地给人们启示的话,我还是希望只要是有志于中国走向民主法制之路的有识之士,努力建设一个独立的中国的司法制度。这仍然是当务之急。”

早些时候,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华盛顿确认王立军曾进入美国领馆,与美方人员会谈后自行离开。维多利亚.纽兰(Victoria Nuland)称王立军自己离开。她对王立军是否寻求政治庇护拒绝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