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新闻人物:“彪子”王立军


王立军(资料图片)

王立军(资料图片)

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是龙年互联网海外中文媒体的最大新闻人物。他在中国的叱咤风云大起大落和最后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兜了一圈而神迷消失引发了无数读者和网民之暇想。这位在辽宁“崛起”的公安局长曾是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左膀右臂和警界唱红打黑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其打黑最有战绩的重庆,如流星般坠入沉沉夜空。

*能人王立军*

王立军1959年12月26日出生。父亲是铁路工人、蒙古族,母亲是纺织工人、汉族,双亲为其选择了“蒙古族”为填表时所用民族,其蒙古族名字叫乌恩(真实).巴特尔(英雄),内蒙兴安盟阿尔山人。

王立军从小身板结实灵活,有体育天赋,曾当过内蒙少年拳击队员,为其日后擒拿格斗生涯奠定了根基。他中学毕业后曾到阿尔山林业局天池林场当知青,后来参军入伍(00419部队)当文书,复员后回到林场当职工,后来转到辽宁铁法市(县级)商业局工作。

*民警王立军*

1984年,25岁的王立军成为该市一名民警,开始做内勤,后来成为治安队长。这一职业转变,成为王立军后来在警界叱咤风云几十年的转折点和起跑线。

从商业干部转换跑道成为公安干警,王立军干得虎虎生威,如鱼得水。1987年秋,他成为派出所(晓南、大明)所长、刑警队长,并在这个位置上干到了1992年。那年2月,33岁的他成为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按照中国组织系统排列,这时的王立军应该算个正科级干部。

但是,他在这个位置上只干了半年,就到北京中国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学习了两年。这是王立军几十年“戎马生涯”中唯一一次脱产学习,没有报道提到后来教授学者头衔多如牛毛的王立军通过这次学习得到了何种学位。

学而优则仕。这次学习回来后(1994,7),王立军官升一级,从(县级)铁法市调入(地级)铁岭市担任公安局副局长。

王立军在铁岭一干就是9年,这是他警察生涯中最长一段时期。他在铁岭待到2003年春,最后是公安局长、党委书记,官至副厅级。

王立军当时44岁,就是在这段时间,“打黑”颇有战绩,让他在中国法律界声誉鹊起。公安部也就是在这段时期给他量身订做了电视剧“铁血警魂”。

有关王立军的两本书(东北虎传奇--陈晓东著;和铁血警魂--周力军著)都是讲述王立军在铁岭打黑的故事。

2003年5月,王立军调到锦州市(也是3百万人)当公安局长。锦州市虽然和铁岭市都是地级市,但是,由于锦州位于京沈线上,地位更加重要。他在这个位置上干了5年。

2008年跟王立军随薄熙来到了重庆。这一年,他49岁。王立军在锦州期间,得到了教授和研究员的职称,也得到了在职学习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08年3月,王立军到了(省部级)直辖市重庆(3千万人)公安局,开始当副局长,一年后升为党委书记、局长。从2009年7月到2011年5月,他还兼任武警重庆总队第一政委和党委书记。在重庆这个地方,应是市委书记薄熙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要干部。

2011年5月,他“全票当选”为副市长,兼管公安武警,成为副省部级干部。直到2012年2月2日,他被“削权”成为主管科教文的副市长。

*武将王立军*

王立军在中国警界和犯罪分子黑道人物打交道20多年,获奖、树敌无数,是公安界为数不多的几个“还活着”的人物。

据说,他全身上下大小伤有20多处。他在铁岭时打掉了4个黑社会组织。其中,他亲自上阵同黑社会头目、前辽宁省拳击冠军杨富格斗并将其生擒。1994年初,他在办公室被炸身负重伤。一次中枪昏迷长达二十余日。

但是,最让王立军名声大振的是他在重庆唱红打黑中的“战绩”。他在薄熙来支持下,搬倒了他的前任公安、司法局长文强并将其处死,整垮了原公安副局长彭长健、原经侦总队总队长陈光明、原市交管局局长陈洪刚、市煤监局副局长王西平等一批政府官员。

据中国媒体报道,王立军在重庆积极打黑,“立案侦办涉黑恶团伙375个,抓了5789人,破获刑事案件4944起,切断非法放水资金链条达700亿元;破获历年命案1109起,抓获杀人犯1209人,上网逃犯1.7万人。”

不过,据因得罪薄熙来坐牢多年的资深记者姜维平说,这好几百个“黑社会组织”,都是王立军“奉薄熙来旨意包装和拼凑”的。

*文人王立军*

王立军没有正规高等教育的学历,但是,却有相当多的学术头衔。中国媒体说他的“研究专长为国际刑事鉴识、现场心理学、刑事侦查学、法医学、法学等”。同时,他也是浙江大学、东北财经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学、西南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多所学校的兼职教授和兼职博士生导师,还是美国李昌钰法庭科学(法医)研究所特聘专家、教授。

*英模王立军*

他的各种荣誉称号更是一箩筐:“中国十大杰出民警”、“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重庆市人民卫士”、“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2010年被评为“当代中国十大杰出人物”之首 。“并有着作5部,主持科研课题18项,主持研发156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5项,并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在国际学术论坛发表学术演讲。 ”

即便这次王立军“出事”后,中国人民网强国论坛等许多网站上,还有不少人继续支持王立军,坚持当粉丝。

*“彪子”王立军*

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聘请王立军为教授时曾说,“王立军教授不仅是一个“铁血警魂”的警界铁腕,也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不过,在“铁血警魂”的编剧周力军看来,王立军也曾是个“彪子”(东北话,二愣子,鲁莽之人)。

周力军在其“王立军一语成谶”的文章中写道:他到铁岭采访王立军,后者开车带他“扫黄”。在一家小发廊前,“两男两女在里面闲聊,王立军冲进去,二话不说,使出一个擒拿招式将一个染着黄发的小青年掀翻在地,命令其他干警进入后屋搜查。”

周力军说,看来这是一家比较规范的发廊,并不存在“卖淫嫖娼”,那两男两女也是店里的工作人员。“大概是当着我的面吧,王立军不愿意就这样收场走人,而是下令把人带走,其理由是染黄毛的不是什么好人。“据说,当天晚上一共抓了数十人,其中确有卖淫嫖娼者,但是我没有见到。”

因采访而和王立军结为好友的周力军回忆,他在采访过程中,听到不少王立军“彪”的耳闻。他回忆说,王立军是个“性情中”人,从不到大饭店请客,总是找个不起眼的小馆子,要不躲在某个小地方,开怀畅饮。王立军酒量惊人,但不进桑拿舞厅场所,一般拉上朋友到外地澡堂子洗澡。

周力军回忆:“就是在抚顺的澡堂子里,我们二人赤条条坐在热气蒸腾的水池中,他说了那句一语成谶的话:‘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的没味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下。'"周力军说,王立军说完这话流下了眼泪。

*酷吏王立军*

随着身份和地位的转变,王立军从一个普通民警,成为副部级高级警监,如果他继续服服贴贴跟着薄熙来唱红打黑,很有可能跟着成功“入常”的薄熙来到中央,主管全国的公安工作。但是,王立军选择了“不再被嚼”。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左)和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右)(资料照)。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左)和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右)(资料照)。

几年前旅居加拿大的姜维平,多次撰文抨击薄熙来和王立军,他认为,他们二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干了很多坏事。姜维平说,王立军在铁岭刚入行时,曾拜铁岭司法局长王文洲为“干爹”,到爬上高位,再把干爹送入监狱。王立军酷爱枪和车,曾开车横冲直撞,伤害农妇和三轮车夫而被送上法庭。

《中国青年报》(1999年6月8日)报道,标题是: 被公安局长的车撞着挨打又挨拘。报道说,98年10月14日,辽宁开原的三轮车夫张贵成蹬着三轮车运送一个孕妇和小孩,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猛然听到一阵警报声,他急踩刹车,尚未停稳,就被左边开过来的一辆白色奔驰警车横着撞了出去。

报道说,这辆车是警车,装着警灯和警报器,但没有车牌号。撞人后,奔驰车里下来一个中年人,说张贵成抢道,要他赶快把孕妇和孩子扶上汽车送医院。张贵成说要等交通队出完现场。

“话音刚落,中年人猛地抬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张贵成一个趔趄,大声问:‘你怎么撞了人还打人呢?’‘我就打你!’中年人照着张贵成嘴上又是两拳,张贵成顿感嘴部又疼又麻,一颗门牙被打掉了。忍无可忍,他握紧拳头准备自卫,这时忽听有人大声喊,老头儿,千万别还手,他是王立军!”当时,王立军是铁岭公安局副局长。

这件事的结果是:法庭判王立军无罪,而且把铁岭司法局长王海洲以诬告陷害罪送进监狱。

姜维平说,“从帮助李鹏的老友报仇雪恨,从绑架文强之子做人质,逼其检举揭发贺(国强)汪(洋),到唱红‘逼宫’,把装甲车开到大道上;从伪造乌小青自杀现场,到策划龚勇以身殉职;从陷害律师李庄到逼迫方洪方迪父子失踪;从借防范‘校园暴力’,急速扩充地方武装势力,从抓捕黎强,把出租车维权人士打成‘黑老大’,到公开抢夺李俊财产,从抓捕重庆宣传部副部长,逼迫媒体公开道歉,到诬陷和恐吓记者.....等等,王立军“已经成了文革以来,少有的酷吏。”

中国媒体报道,王立军到重庆后,很快整倒了汪洋提拔起来的前公安局长、司法局长文强,并在一年内执行了死刑;成立了270个专案组,抓了6百多“黑社会”头目,“从重从快”处理了彭志明、黎强、李俊、李修武、马当、王天伦、周祖云、陈明亮等一千多人,罚款、追缴、没收了他们的上千亿资产。姜维平说,“不过,事后人们发现,这些人不过是重庆的民营企业家,因得罪了薄熙来,而被扣上了黑社会的大帽子。”

姜维平说,由于王立军的“滥用酷刑”,互联网上流传许多重庆警方刑讯逼供的血泪控诉。大陆知名律师陈有西,就曾在上海律师协会演讲,详细披露李庄案的前前后后,在中国司法界和互联网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接着,北京律师朱明勇又公布了“重庆打黑第一案”主要被告之一樊奇杭被残酷刑讯逼供的多媒体视频数据等,也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因李庄案受到牵连和迫害的律师马晓军,2月7日提起行政起诉状,状告重庆公安违法限制自由。马晓军夫妇当时是北京律师李庄助手,本来因在法庭审理李庄案时出庭作证,但法庭却宣布是马晓军以书面材料“拒绝出庭作证”。

马晓军在起诉状中说,不是他不愿意出庭作证,而是警方强迫他不得出庭。警方将其一家监视居住,限制其人身自由,强迫其出具同意不出庭证明,强迫其逛街、吃饭、看电影,让被告工作人员摄像留证,试图表明马晓军当时是自由的,是马自己不愿意出庭为李庄作证。

姜维平说,薄熙来、王立军整了那么多人,但是,其中一个商人李俊,逃出了中国。李俊妻子和家人被“抓进去30多口”,资产被没收3亿。

*贺卫方:王立军事件是制度问题*

中国知名法律学者贺卫方去年曾发公开信对王立军说,“文强在炙手可热的时候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独立性的价值,但一旦沦为阶下囚,他也许幡然醒悟,深刻地感受到,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尽管在现行体制上,公安机关具有超越律法的强势,但是,你作为一个兼职法学博士生导师,我相信一定会理解,法治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警察权要受制于司法权;公安需要尊重司法权,要接受检察机关独立的监督和审查,要维护法院和法官的独立性。其实,尊重独立司法对于手握大权的人一样重要。”

王立军的好友周力军的“王立军一语成谶”博文被新浪网管和谐了。他再度发文,继续谈王立军。他说,在现有体制下,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这包括那些制造不安全的人。尤其当你只是个草根时,你要么在别人的嘴里嚼着,要么粘在人家的鞋底下。

周力军说,他之所以发出有关王立军的第二篇博文,是因为他的第一篇文章“王立军一语成谶”,在网上短暂重现后再次又被网管和谐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