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港边境数十年禁区一朝解禁


禁区开放首日吸引众多单车手

禁区开放首日吸引众多单车手

香港与中国大陆边界禁区首次部分解禁,许多港人对平生第一次能进入禁区显得相当激动。不过,沙头角附近一些解禁区内的村民说,部分解禁措施反而造成了诸多不便。

过去半个多世纪来,石涌凹边防检查站一直是香港民众来往边境小镇沙头角的必经关卡。

星期三零时零分,香港边防官员撤离了这里,并把新的关卡向边界方向北移了一公里。

*解禁首日游客纷至*

在禁区解禁的第一天上午,来往车辆在经过已没有人员驻守的石涌凹关卡时不再需要停车接受检察。几名单车手在路边驻留片刻,为即将进入往日的禁区而兴奋不已。 郑先生说,身为香港人和单车手,自己过去一直想到禁区去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和田园风光,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郑先生说:“很开心呀。因为从没有进去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环境。”

沙头角禁区星期三部分解禁是香港政府正在实施的缩减边境禁区范围措施的第一步。

*设禁区60余年 港府实施第一阶段解禁*

1951年,香港政府在与中国大陆交界的地带开始设立禁区,作为对付非法入境和走私的缓冲区。这条缓冲带从香港新界东头的沙头角一直延伸到新界西端的米浦自然保护区,一共有2,800公顷,其中700多公顷在刚刚实施的第一阶段中获得解禁。

曾经住在禁区内后来嫁到禁区外的王女士说,第一阶段的解禁已经给她回娘家探亲后搭车回城提供了方便。

王女士说:“是方便一点,方便我出去。”

在星期三获得解禁的地区包括沙头角村周边的八个村,涉及常驻人口三千。但是沙头角村本身并没有获得解禁,而村民们经常使用的邮局、学校、商场和其它公用设施都设在沙头角村。著名的中英街仍然在禁区范围内。
沙头角村依然属禁区 政府称无时间表

沙头角村依然属禁区 政府称无时间表

*中英街沙头角村仍属禁区 村民称不方便*

就住在沙头角村禁区外的担水坑村村民邱先生说,原来村民们都在大的禁区内,来往沙头角村倒也方便,现在进出反而需要出示禁区通行证。
邱先生(前)称部分解禁造成村民更多不便

邱先生(前)称部分解禁造成村民更多不便

邱先生说:“ (村)里面的人不是更麻烦了吗?这里的人要进村去街市买菜还有出示禁区通行证,这不是更麻烦了吗?”

已经退休的邱先生在村公所里悠闲地喝茶、看报纸。另外几位村民在屋子里打麻将。他说,担水坑村处在禁区里长达半个多世纪,经济不象其它开放地区那么发达,年轻人都去了都市,留在村里的大都是老人,但他们的日子倒也过得清闲自在。

*老村民望来日没有禁区 港府称禁区仍有必要*

沙头角村村民徐老太太今年快70岁了,但每天还在靠收拾垃圾谋生。她说,自己最担心的是不小心把禁区通行证搞丢,希望有一天不再需要每天携带通行证。
徐老太太希望有一天禁区全部解禁

徐老太太希望有一天禁区全部解禁

徐老太太说:“一路走过来,一路都要查。去那边要查,走过来又要查。拿来拿去,我担心会把身份证搞丢。拿出拿进,我担心身份证会拿丢,或遗忘在什么地方。”

沙头角商会对特区政府实施的缩减禁区计划表示欢迎,但要求政府定出开放沙头角村的时间表。商会会长曾玉安说,沙头角村开放后有利于当地的旅游业和经济发展。

特区政府表示,基于安全原因,政府目前还没有开放沙头角村的时间表。保安局官员说,沙头角村与中国大陆之间没有天然的屏障,而且走私和非法入境活动时有发生,因此有必要在沙头角村外设置边防关卡。

*解禁带来新的机遇*

不过,对于单车手郑先生来说,第一阶段的解禁措施已经叫他开心不已。

郑先生说:“本身我是喜爱踩单车的。起码,现在多了一个踩单车的地方。对推动里面的经济也会有些帮助,因为多了游客,当地居民有些生意可以做了。但另一方面,当地居民可能会感到多了外人来滋扰。所以需要平衡一下。”

在星期三新解禁的村庄,一些村民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发展旅游业,生态区和环保农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