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普京不反美,挺叙顶美着眼国内


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

一些俄罗斯评论人士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奉行的立场并不意味普京是个反美和反西方的领袖。在俄罗斯大选结束后,主要用来取悦选民的克里姆林宫的反美腔调可能降低。

在联合国大会星期四有关谴责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对民众使用暴力的决议表决中,俄罗斯同中国再次联手投了反对票。俄罗斯的一些评论人士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表现出针对西方特别是对美国的强硬立场,部分主要原因是为了国内的政局需要。



*普京喜欢美国政治 反美言论未实施*

俄罗斯知名学者兹洛宾最近在<<公报>>上发表文章说,不应该把普京称为反美政治领袖,当然普京更不是亲美人物,而是个现实主义者。近些年来经常同普京会晤并同普京有过多次长谈兹洛宾说,普京并不掩饰,他喜欢美国的政治结构和美国的多元政治文化。

目前是位于华盛顿的世界安全研究所俄罗斯和亚洲项目负责人的兹洛宾认为,普京的许多反美言论并未付诸实施。而俄罗斯的实际对外政策,从未是反西方的,更别说是反美的。兹洛宾说,正好相反,在许多国际问题上,俄罗斯同美国的立场吻合甚至相似。

兹洛宾认为,仅在反导防御系统问题上,俄罗斯同美国的立场公开分歧对抗。另外,提高反美和反西方腔调,让民众觉得俄罗斯有能力而且敢抗衡西方,这能提高俄国领导人在国内民众中的形象。

*大选后或减弱反西方情绪*

另一名俄罗斯战略问题学者科诺瓦洛夫认为,在大选之后,俄罗斯将减弱针对西方的强硬姿态。

科诺瓦络夫说:“大选之后,俄罗斯需要面对的将是经济问题。如果俄罗斯还想持续国家变革和国家现代化计划,那就必须同西方世界合作。所以我认为,反美情绪、反西方腔调对俄罗斯的发展极其有害。因此,如果俄罗斯国内政局不发生大的变动,反美和反西方情绪将会降低。”

*智库:俄应同美国搞好关系*

著名俄罗斯智库、位于莫斯科的美国与加拿大研究所所长罗戈夫在<<独立报>>上发表文章,讨论如何能使俄罗斯同美国的关系稳定和没有冲突。罗戈夫认为,俄美关系的历史总是处在一种循环状态。那就是对抗、缓和和停滞,接下来再进入下一个循环。罗戈夫说,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目前才是美国的真正竞争对手。

罗戈夫过去曾多次表示,俄罗斯要想发展经济和贸易,离不开西方的资金、技术、管理方式和文化等等,因此俄罗斯必须同美国和西方世界搞好关系。

*普京办外交非常实际*

战略问题学者卢基亚诺夫最近也撰文分析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卢基亚诺夫说,俄罗斯这次在叙利亚问题上表现出的立场是强硬和不退让,这显然是普京的风格。但他认为,普京在外交上非常实际。

卢基亚诺夫认为,从普京执政时的2000年起,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其实都奉行一整套原则,这包括谨慎、没有特别需要时不冒风险,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在独联体国家保持领导地位、以及在国际舞台上要考虑自己的形象并被人尊重。他认为,如果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普京会继续奉行这一套外交原则。

*国内形势恶化 反美姿态将持续*

但战略问题专家科诺瓦洛夫强调,如果3月4日总统大选后俄罗斯政局动荡,将会影响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克里姆林宫针对西方和针对美国的强硬姿态会保持下去。

科诺瓦洛夫说:“反美和反西方腔调在俄罗斯国内政策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大选后俄罗斯的经济形势恶化,普京这次在竞选中做出了大量的许愿,其中许多诚诺他无法兑现,因此如果人们不满以及对普京的愤怒情绪大大增加。为应付这种局面,克里姆林宫将需要一个外来敌人来安抚民意,那样的话,反美和反西方腔调会持续下去。”

*中俄害怕颜色革命*

科诺瓦洛夫说,普京出身苏联情报机构,受过克格勃的专业训练,因此普京的内心深处仍然对西方拥有不信任感。

但科诺瓦洛夫认为,俄罗斯和中国这次在叙利亚问题上联合一致同西方唱对台戏,这主要还是由于两国都害怕颜色革命,都害怕各自国内的民众不满情绪扩大动摇执政者统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