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茉莉飘香一周年 民主人士信念未改


香港民众一年来每周日到中联办外声援香港民众一年来每周日到中联办外声援茉莉花运动

香港民众一年来每周日到中联办外声援香港民众一年来每周日到中联办外声援茉莉花运动

一年前的星期天,中国一些城市的公民响应互联网上发起的茉莉花革命的呼吁,走上街头要求中国实现民主变革。在国际人权组织所形容的中国当局“失去理智的”严厉打压下,那场运动未能发展壮大。不过,许多民主人士说,他们追求民主变革的信念并没有减弱。

*中国当局强力防范茉莉花开*

去年2月20号星期天,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的一些民众响应网上的呼吁,下午两点到指定的闹市区聚集,希望喊出“我们要公义”,“维护司法独立”,“启动政治改革”,“新闻自由”和“结束一党专政”等口号。
香港民众一年来每周日到中联办外声援茉莉花运动

香港民众一年来每周日到中联办外声援茉莉花运动

当局预先采取了严厉的防范措施,不仅在前一天拘押了一大批谈论过或转发过有关信息的公民,而且在当天的活动现场带走了他们认为可疑的集会参与者,并粗暴对待在现场采访的一些外国记者。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天,出现在指定时间和地点参与茉莉花散步的人骤减。之后,这些地点再没有出现茉莉花聚会的明显迹象。

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后,失踪的一些维权人士陆续被释放,他们包括维权律师滕彪、江天勇、李天天、唐吉田、唐荆陵和刘士辉等人。他们在被当局拘押期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虐待甚至酷刑,以至于获得释放后仍然不愿谈及自己的遭遇。

在去年的二月十九号,也就是网上有人发起的第一波茉莉花散步的前一天,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在弟弟家中被警察带走,两个月后才获得释放。在押期间,他遭到非人道对待,获释后,当局还不准他披露在押期间的遭遇。

*江天勇:该说的要说,该做的会做*

整整一年后,江天勇对美国之音说,尽管他本人和其他一些人士受到当局的打压,付出了代价,他仍然认为网上有人发起的那场行动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一件事。

江天勇说:“我们不能简单地从功利的角度去评判这个值与不值。究竟哪个值得,哪个不值得(去做)呢?我还是认可这些人这样的作为。最起码它会逐渐消除恐惧,逐渐让人们去尝试。我完全支持这样的做法。而且,从我个人来讲,这种做法有它的积极意义。”

江天勇说,鉴于自己的遭遇,未来他在言行上会考虑“更周到一些”,但不会放弃追求公民权利的信念和努力。

江天勇说:“如果我就此停手,就等于认可(当局)他们的做法是对的,或者说有效果的。我绝不愿意让他们有这种感觉。当然,从另一方面,我可能会更好的、更周到地去考虑事情。我完全没有变,但我会考虑更周到一些,比如说话办事稍微注意一些,但是我该说的还是要说,该做的,该做的还是要做。”

上海律师李天天也在江天勇被拘押的同一天被当局带走。她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长达三个月,有时还遭到辱骂和殴打。去年五月获得释放后,她的行动和言论自由一直受到限制,但依然冒着风险、顶着压力在网上批评共产党专制政权。

*梁国雄:港人继续声援大陆维权运动*

在香港,社会民主连线成员连续第53个星期天到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外示威,声援中国大陆的茉莉花行动。社民连骨干、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说,每个星期天去中联办声援茉莉花的示威可能会告一段落,但支持中国大陆维权运动的决心不会动摇。
梁国雄称声援茉莉花运动每周示威活动可能会作调整

梁国雄称声援茉莉花运动每周示威活动可能会作调整

梁国雄说:“内地的茉莉花运动在打压下几乎是没有了。但是在其它方面的维权运动还在。你要是从比较广泛的角度来看,大陆的维权运动还在斗争中,不过是形式上不同而已。香港的同胞应该支援大陆的维权运动。”

*“中国茉莉花革命”:独裁注定会被颠覆*

星期五,互联网上再有人以“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名义,发表“茉莉花起事一周年致辞”,称“党国的头脑一直幻想茉莉花革命不会取得胜利.....但他们不敢承认,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种子正在大陆每一寸土地上萌发滋长,遍地开花的民间互助抗争行动,已经使他们穷于应付。”声明还说:“迫害人民的政权注定会被人民的力量颠覆。独裁者的暴力机器终归无法对抗民主化的洪流。”

中国官员说,茉莉花革命不会在中国发生,因为中国经济发展成绩骄人,百姓生活大幅度提高,领导人头脑清醒,重视反腐败,并实行官员任期制度。中联办宣传官员郝铁川曾表示,中国发生动乱对老百姓有害,对香港有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