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异议人士的子女,你伤不起


中国民间异议人士郭永丰(资料照片)

中国民间异议人士郭永丰(资料照片)

中国民间异议人士郭永丰最近发出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希望他带头公布个人和家庭财产。信中指出,目前许多中共高官向国外转移财产,把子女和家人送到国外,自己在国内当裸官。而郭永丰本人的子女状况如何?记者采访时无意中和他七岁的儿子有几段对话。

*郭永丰致函温家宝*
中国民间异议人士郭永丰(资料照片)

中国民间异议人士郭永丰(资料照片)


自由撰稿人、《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郭永丰最近发表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希望他率先走出政改步伐,公布个人财产。信中特别指出:许多中国政府官员将财产转移国外,买房购地,配偶子女前往国外,申请绿卡乃至外国国籍。

*7岁儿子语出惊人*

记者希望采访郭永丰本人,了解有关公开信的情况,没有想到,电话接通后耳机传来稚气的男孩说话声。
记者:喂,
答:喂
记者:郭永丰嘛?
答:我不是,郭永丰出去啦。
记者: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答:我不知道。”

记者意识到接电话的人可能就是郭永丰的孩子,于是就问:
记者:你是他(郭永丰)的孩子吧?
答:嗯。
问:你好,我是从美国打来的电话,想找你的爸爸。
答:你找我爸爸?爸爸他去公安局那里了。”

没有错,“公安局”一词是从这个男孩子嘴中说出的。记者正在考虑是否还应继续同这个孩子进行成人的话题,孩子突然和我攀谈起来。

孩子:你在美国吗?
记者:对。
孩子:那你是在上午,还是下午。
记者:我这边是早上。
孩子:现在是早上?我这里现在是下午。
记者:对,对,咱们两个有时差。
孩子:你那里是早上?我现在这里是17点21分,是下午的。
记者:我现在是早上四点多钟。
孩子:对啊,那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啦?
记者:是呀,我们上早班呐。

*7岁儿子知道父亲的麻烦*

接下来的对话更令人印象深刻。
孩子:你给我爸爸打电话干嘛?
记者(迟疑中):我想问他两件事情。
孩子:什么事情啊?
记者(再稍迟疑后):你知道,你爸爸最近给温家宝写了一封信吗?
孩子:噢,知道。还有呢?。。。。。。”

*郭永丰期盼儿子过上和自己不一样的生活*

有关郭永丰是否给温家宝写信的提问完全是记者被动提及的。最后找到郭永丰采访时,记者首先请他谈谈自己的儿子。

郭永丰说:“他七岁,上小学一年级吧。我在坐牢前,他才四岁多。没有办法,他看到警察来以后。。。。。。因为我坐了两次牢嘛,都是警察抓的嘛,他们都亲眼目睹了,深有体会嘛,经历了很多苦难,对这个事非常清楚。小孩子很精明,记忆力很好。”

郭永丰日前对记者表示,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再走他的道路。他说:“我们这一代,我已经四十五了嘛,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不懈的努力,哪怕牺牲生命的努力,能够在我们这一代有生之年实现民主的转型。不要把这个任务再落给下一代,不让我们的下一代再去做这个事,下一代感受的就是民主社会,人人平等。”

郭永丰还说,他和儿子去年年底受洗,基督教精神成为父子以及家庭成员间沟通的另外一座桥梁。另外,为了保护孩子隐私,免受歧视,为其营造平静的童年环境,郭永丰和家人极力避免孩子受到不必要的社会干扰。

美国之音和郭永丰儿子的不经意谈话,在获得监护人郭永丰同意后,特意略去了孩子的姓名等个人资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