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藏历新年悲欢


藏族僧侣在念经(资料照)

藏族僧侣在念经(资料照)

2月22日星期三是藏历水龙年初一。中国官方媒体和国际媒体对中国各藏区的节日气氛做出了截然不同的报道。一边的报道是愁云惨雾,另一边的报道是欢天喜地。到底哪边的报道更接近真实,或许对中国公众和国际媒体来说不难判断。

*本来应当是欢庆,然而……*

瑞士主要法文报纸《晨报》在藏历新年除夕也就是星期二发表记者马利-昂多瓦奈特的报道,可以说是代表了国际媒体当中一种平均的或主流的观点:

“新年到来,本来是喜马拉雅山地区、欧洲和其他地方的藏传佛教信徒和支持者们欢庆的时刻。但今年设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破例地要求人们不要举行节日庆祝活动。达赖喇嘛的政治继承人洛桑森格呼吁人们:‘不要庆祝新年;在当地的人点燃灯火纪念那些献身牺牲的人以及在西藏受苦受难的人。’

“他甚至邀请人们禁食一天。流亡的藏人表示,北京当局在四川和其他中国控制的藏区实行了不叫戒严的戒严。当局对寺院加强了监视,藏区的电话和互联网通讯受到限制。在最近几个月里,有23位藏族人(其中大部分是僧侣)为表达他们对北京无休止的压迫感到绝望而自焚。北京对藏人实行压迫的最新一个例子是几百名藏人因为到印度从事了宗教活动,在返回中国之后被送走接受‘再教育’。外国人,尤其是外国记者已经不再被准许进入藏区。”

*欢天喜地的报道*

跟瑞士《晨报》之类的国际媒体的报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官方的报道。中国官方权威通讯机构新华网在藏历新年初一发表报道,题目是“西藏藏族群众欢欢喜喜过新年”。新华网这篇署名“黄兴、郭雅茹、王军”报道说:

“22日是藏历水龙新年第一天,西藏藏族群众欢欢喜喜迎接新年到来,祈求新年吉祥。尽管除夕夜鞭炮声响彻拉萨天空,藏族群众还是早早起床,开始一天的拜年活动。早上8时,拉萨街头弥漫着阵阵煨桑的味道,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大昭寺前,朝佛的藏族群众排成长队。”

西藏问题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其敏感性的一个最明显的表征或许就是,这个话题受到官方的严密控制,中国所有媒体必须遵从执政党宣传部门的统一调度指挥,不准在这个话题上发表跟宣传提纲不符的杂音。

于是乎,在新华社有关藏历新年藏民欢喜得不得了的新闻的同时,中国其他官方和半官方媒体纷纷跟上,以喜气洋洋的标题发表清一色的好消息:

中新网:“山西藏汉学生共庆藏历新年 / 藏族学生爱上刀削面”
新浪网:“350余名藏族学生共庆藏历新年 / 河北省委书记致信祝贺”
环球网:“西藏各地欢乐祥瑞喜迎新年”
腾讯网:“西藏22日迎来藏历新年 / 各地市场供销两旺”

*紧迫盯人的做法*

藏历新年到来之际,美联社记者韩村乐(Charles Hutzler)发表长篇报道说,中国当局加强了对藏区和藏民的控制。在阿坝地区的尕米寺,警察的派出所干脆就设在寺院内;过去一年来,至少有21名西藏人自焚抗议北京当局的宗教和文化压迫,这些自焚又导致新一轮的压迫,新一轮的压迫则在近几个星期再触发大规模抗议。韩村乐的报道说:

在藏区,“保安当局对外国记者防范严密。有外国记者(在最近访问阿坝地区期间)受到身穿制服的和便衣的保安人员跟踪。保安人员警告外国记者不得在该地区从事报道。但是,这种紧迫盯人的做法也同样针对藏族人。”

“在四川的人和海外藏族人团体表示,藏族僧侣受到尤其严格的监视。在走出寺院周围地区的时候,他们要出示身份证和介绍信。”

“尽管当局费尽心机试图封锁消息,包括切断一些地方的电话和互联网通讯,但自焚的人依然成为(藏民大众心目中的)英雄。有关他们自焚行动的信息片断通常被用手机拍摄下来,通过互联网和实时通信、自制的DVD以及外国无线电短波广播,甚至海报四处传开。”

*新年来临,藏人恸哭*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星期三发表记者马克·麦克唐纳的博文说:

“星期三,藏历新年初一,西藏流亡政府证实了最新一起僧侣自焚事件。藏区有了更多的恸哭。这一次自焚的是一位18岁的僧侣,名叫念珠。他在四川省阿坝引火自焚。

“近几个星期来,随着藏历新年的临近,北京当局向藏族地区调遣了军队,武警和便衣警察。尽管那一地区被围得铁桶一般,还是有报道泄露出来。有些报道说,一些藏族城镇现在看上去像是军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