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身份证不写民族之建议引起不同解读


人大,政协代表

人大,政协代表

一家印度报纸星期五(2月24日) 说,中国藏区接连发生近20起自焚事件后,中共高官发表文章,建议完全取消藏人的少数民族身份,这是试图淡化达赖喇嘛对藏区的影响。

《印度时报》所指的文章是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日前在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上发表的文章。朱维群提出,当前的中国的教育和行政措施强调民族意识,弱化了国家观念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这不利于民族团结,甚至会导致民族分裂。

朱维群建议,在居民身份证中取消“民族”一栏,不增设民族区域自治地方,不搞“民族自治市”,推行各民族学生混校。

朱维群的这篇文章发表前,中国藏区接连发生藏人自焚事件。朱维群作为中共西藏政策的主要制定者之一,他的论点引起诸多解读,甚至有人猜测中共高层可能对西藏政策作出调整。

*达瓦次仁:取消民族是赤裸裸的同化*

西藏流亡政府台湾办公室主任达瓦次仁认为,朱维群提出最根本的意思就是要取消民族政策,搞民族同化。 他说: “如果没有民族的存在,就不存在所谓的民族政策。如果没有民族政策,以及学校混淆,不让学藏文,或者是唯吾尔文等自己的民族语言文字的话,等于是取消了民族教育,所以这是一种赤裸裸地提倡民族同化的政策。”

达瓦次仁认为,朱维群提出的中华民族意识将很难得到藏人的认同。他说,这样一种认同感需要在历史中形成。但中国和西藏的历史是各自平行发展的,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在宗教信仰方面,西藏的佛教是中国人不熟悉的信仰,而中国的儒家思想对于藏人来说也是完全陌生的。

达瓦次仁认为,认同感的前提之一是民族平等。 而在青海藏区长大的经历让达瓦次仁从小就有这样一种感受:汉人总是高人一等的。 他说,小时候他就觉得“汉人代表官,藏人就是被统治的”。

1992年,时年28岁的达瓦次仁出走印度,想要为藏人谋求更多的平等和自由。但是他说,直到今天,中共对待藏人的政策都是为了强调藏汉之间的不平等,在这种情况下,实现所谓的中华民族认同是不可能的。

*邱泽奇:建国之初的民族工作有利有弊*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邱泽奇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建国之初,在处理民族问题上缺乏经验,现行的民族政策其实是照搬前苏联斯大林搞的民族区域自治。既然要搞民族管理,就得先分清都有哪些民族。于是50年代,民族识别就变成了一项政府工作。邱泽奇的老师、已故人类学家费孝通当年就负责西南地区的民族识别工作。

邱泽奇说,但是中国很多地区发展极不平衡,比如西南的瑶族地区、苗族地区、新疆的北疆地区实际上都是一个个的小族群、小部落。每个族群和部落都有自己的语言、风俗传统、信仰,因为长期不交往,彼此并没有认同自己是哪个民族。

邱泽奇说,当年搞的民族工作现在看来其实有利有弊:“利的一面,就是我们当初保留了一些小的族群的语言、文化、风俗、甚至民间宗教;弊的一面是强化了原本就不存在的所谓认同问题。这就使各个民族之间在关系上出现一些障碍。”

*邱泽奇:国家认同是大趋势*

北京大学的邱泽奇教授说,国家后来又把民族跟身份、跟国家福利关联在一起,使得民族变成了携带社会福利的身份制度。 他说: “这个制度实际上就把一个原本只是属于人群的文化认同、属性认同、宗教的认同变成了一个利益认同,因为你背后有一个利益分配机制,把各种问题搅在一块儿,最后只要在利益上出现冲突,就把它归结到民族问题上去了,只要一出现冲突,就理解到宗教上去了。”

邱泽奇认为,这些对于社会整体的交往和融合都会起到一定的负面影响。 在他看来, 朱维群的文章其实代表了当今中国学界中一派的观点,那就是主张利益的分配是在国家范围内,而不是在群体之间;对国家的认同高于对小族群的认同。

邱泽奇对美国之音说,他基本上认同这种观点,因为这是国际上的大潮流和大趋势,比如在美国,就不能把一个人的种族写在驾照(相当于美国的身份证)上 ,那样就成为一种歧视。

邱泽奇认为,国家认同在全球化的今天应该是有利于每个国民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