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可鄙”与“霸道”


2月22号,叙利亚政府军轰炸霍姆斯,一座房屋大火燃烧

2月22号,叙利亚政府军轰炸霍姆斯,一座房屋大火燃烧

叙利亚军队不断炮轰反对派。来自叙利亚的报道说,在这个周末,又有150多人被打死。与此同时,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7日星期一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叙利亚问题。中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跟西方国家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形成对立。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

日本共同社星期一从日内瓦发出的报道说: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7日在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总部召开第十九次例行会议。如何应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镇压反对派的问题是会议的中心议题。……自去年3月叙利亚反政府示威正式出现以来,人权理事会到去年12月已经举行了三次特别会议,通过了一系列谴责(阿萨德政权暴利镇压反对派的)决议。但跟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制裁叙利亚时一样,俄罗斯和中国采取反对立场。……人权理事会任命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就叙利亚局势发表报告。截至2月中旬,已经有8000多人被打死,其中包括540名儿童。预计人权理事会将再度通过谴责叙利亚当局的决议案。”

*‘可鄙’对‘霸道’*

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加强了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批评。俄罗斯和中国则对美国的批评提出了强硬的反驳。

路透社星期一发表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

“中国星期一表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的谴责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而中国官方一家主要报纸则表示,在伊拉克战争之后,华盛顿自称替阿拉伯人民说话是‘过于霸道’。在中国发出这些愤怒的言辞之前,克林顿国务卿表示,中国和俄罗斯先前否决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叙利亚的决议案是‘可鄙的’(despicable)。”

在上个星期五在突尼斯参加“叙利亚之友”会议期间,克林顿国务卿表示希望国际社会能够使俄罗斯和中国改变对叙利亚的态度,从而跟国际社会一道制止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对反对派的屠杀。克林顿当时所说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在人民正在遭受屠杀之际,在妇女,儿童,勇敢的年轻人正在遭受屠杀、房屋被摧毁之际,看到安理会两个常任理事国动用否决权实在令人悲痛。这种做法是可鄙的。我要问,这两个国家究竟站在哪一边?显然它们不站在叙利亚人民一边。”

*中方强烈反应*

星期一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克林顿国务卿的上述讲话作出了强烈的反应。他说:

“美方有关人员的讲话我们完全不能接受。在叙利亚问题上,中方秉持客观公正和负责任的态度,着眼于维护叙利亚和阿拉伯人民的根本和长远利益,维护叙利亚及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我们一贯主张应尊重叙人民的自主选择,反对外部对叙强行干涉,将任何所谓解决方案强加于叙人民。”

假如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的言辞尽管激烈但依然属于外交辞令,那么,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一发表的署名“钟声”的评论,则更为直截了当:

“叙利亚局势急剧恶化: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流血冲突不止,‘叙利亚之友’会议承认了反对派合法性,外部力量紧锣密鼓向反对派提供武器装备。叙利亚滑向全面内战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令人不安的是,全面介入叙利亚内乱的美国并未认真思考如何让叙利亚人民以最小的代价早日结束这场灾难。借‘民主’、‘自由’之名标榜美国外交道义制高点的同时,华盛顿不停歇地将恶名甩向俄罗斯和中国。”

人民日报》署名“钟声”的评论最后说

“在一些人的内心深处,如果哪个国家不按照美国的号令行事,就是背离人类社会进步的准则,‘令人可鄙’。这种思维实在是过于霸道,也过于天真。这种既霸道又天真的思维不断膨胀,将意味着什么?”

*‘可鄙’一词恰如其分*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华盛顿邮报》专栏撰稿人理查德·科恩星期一发表博文,对俄罗斯和中国提出强烈批评,并赞扬克林顿国务卿难得不使用含糊其辞的外交辞令,而是直截了当地将俄罗斯和中国的做法恰如其分的形容为可鄙。

在文章中对俄罗斯提出批评之后,科恩接着写道:

“至于中国,中国的行为就像是一个受过虐待的儿童。中国一度受过西方列强的欺辱,于是就把人道主义跟帝国主义混为一谈。中国也害怕一种先例。这就是,假如其他国家帮助受到残暴对待的异议人士,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一个国家是否有权随意虐待自己的人民?假如叙利亚正在做中国在类似的条件下会做的事情,其他国家就不能批评叙利亚。

“希拉里·克林顿说得一点不错。中国和俄罗斯给一个正在屠杀自己的人民、对平民宣战、杀死进行新闻报道的记者的政权提供道义掩护。形容这种事情只有一个适当的词,这就是克林顿用的那个词:可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