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程翔何以被囚千日而“无悔”


程翔(左)在新书《千日无悔》发布会上介绍狱中遭遇

程翔(左)在新书《千日无悔》发布会上介绍狱中遭遇

曾被中共政府以间谍罪名下狱的资深传媒人程翔在刚刚出版的一部新书中描述了他被囚期间所承受的巨大身心创伤。程翔说,尽管他因“文字狱”坐牢千日,并没有改变他的爱国初衷。

程翔新书题为《千日无悔》。新书2月29日发行当天,他对美国之音谈及为何他坐了一千多天的监牢,仍然感到“无悔”?

程翔说:“我在狱中反省自己(每)一分钟(所做的)每一个决定。我觉得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以国家利益为主,而不是考虑个人的利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我觉得即便有今天这样的遭遇,我也不需要后悔了。这是一层意思。”

*身心折磨不堪回首*

程翔说,《千日无悔》的另外一层意思是,那些日子的煎熬,的确是非常的痛苦;但是,熬过去以后,他感到自己更加有力量,而且悟出很多道理,因此觉得无悔。

曾因间谍罪在中国坐监的记者程翔出书讲述狱中残酷经历

曾因间谍罪在中国坐监的记者程翔出书讲述狱中残酷经历

不过,程翔说,他在狱中,尤其是最初一百天被单独囚禁的日子,所蒙受的身心折磨不堪回首。

他说:“最痛苦的是头一百天单独囚禁的状态。因为单独囚禁的是一个没有自然光,只有灯泡的地方。它有窗,但是窗都用厚厚的遮光帘给挡住。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说法,人是社会动物。人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交流,人性是不能够全面体现的。”

*单独囚禁吞噬人性*

程翔说,单独囚禁给他造成很大的焦虑、恐惧;再加上不见天日,很快导致身体出现一些病变,比如说失眠、便秘,并很快发展到严重的心律不齐等。

在非常痛苦的状态下,程翔希望从哲学里得到启发。但是他说,在看过佛教、道教和儒家的书之后,痛苦有所减轻,但是心中总是有一种 “于我心有戚戚焉”的感觉。这位曾经的无神论者说,他最终从《圣经》中找到了解脱。

现年62岁的程翔是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报道特派员。2005年4月在广州被捕,翌年8月31日被以间谍罪判刑5年。2008年2月初,程翔获假释回到香港。

*程翔:间谍罪实为“文字狱”*

程翔当时被指向台湾间谍组织代理人、台湾中华欧亚基金会负责人薛宏义和戴东清提供中国国家情报。

不过,程翔一直坚称他从来没有从事间谍工作。

至于获罪原因,程翔至今以敏感为由拒绝多谈。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这样说:“关于这个原因我现在还是不想多谈。书中只是很简单地一笔带过我猜测的原因。那么我猜测呢就是卷进高层的政治斗争里面,不自觉地卷进去,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程翔将自己的遭遇归因于“中国文化里一些不好的基因”,也就是“文字狱”。

*杜绝冤假错案须有独立司法*

程翔在书中谈及他的“冤假错案”,将中国刑事诉讼法和他的亲身经历做了“详细对比”。他说,中国的法律从文字上看挺不错,但问题是,写归写,做归做,因此搞出很多冤狱。

他说,中国的制度需要改革。程翔说:“我觉得关键还是中国的司法制度始终不从政治中独立。如果说司法是为政治服务的话,那么中国的冤假错案是根本不会平的。所以我觉得根本问题,就是我们要建立一个真正独立的司法体制,彻底改变司法为政治服务这种不合理的状况。这样才能够根绝这种冤假错案。”

程翔被一些香港媒体称为“爱国分子”。他认为自己很迂腐,尽管有此遭遇,仍然不改初衷。他说,磨难反而让他更坚定地沿着“爱国道路”走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