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人权团体吁中国补偿核试验受害者


“596核试验50年后:在东突的中国核项目及其对今天的影响”的会议现场。

“596核试验50年后:在东突的中国核项目及其对今天的影响”的会议现场。

一个国际人权团体呼吁,中国政府应公开承认其当年核试验对新疆维吾尔族人造成的影响,并给予合理的补偿。

一个名为 “596核试验50年后:在东突的中国核项目及其对今天的影响”的会议星期三在欧洲议会总部布鲁塞尔举行。 这次会议的组织者、“无代表国家和人民组织”(The 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UNPO)项目主管安德鲁·斯万对美国之音讲述了这次会议的目的。

“无代表国家和人民组织” 项目主管斯万

“无代表国家和人民组织” 项目主管斯万

他说:“这次会议的目的之一是让欧洲议会的代表和决策者们关注这个问题,以及核试验一直对今天产生的影响,并努力拿出一些解决办法,让中国政府等方面,设法改善当地维吾尔人的状况。”

斯万所说的东突,就是中国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

*30年核试验46次 大气中核辐射多*

“596”是中国第一次核试验的代号。1959年6月20日,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决定停止帮助中国发展核项目后,中国开始着手自己进行核试验。1964年10月16日,中国在新疆罗布泊沙漠成功试验了第一颗原子弹,其威力相当于2.2万吨TNT。

据统计,从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进行首次核试验,到1996年9月24日中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30多年时间里,中国总共进行了46次原子弹、氢弹等核试验。

*核国家光环下是被遗忘的受害者*

核国家的“光环”,虽然显著提高了中国军事上的威慑力,但核试验对参与试验的军人,尤其是对当地居民健康造成的伤害,却不为人所知,或被人遗忘。他们的命运在这个光环下,显得黯然失色。

“无代表国家和人民组织”的斯万说,他们希望这次会议能引起中国政府的关注,为那些受害的维吾尔人提供健康保障和经济补偿。

他说:“我们一直在进行调查的一个问题,就是补偿。我们知道,中国当局已经对参与核试验并受到影响的军人给予补偿。我们希望通过这次会议向中国政府提出这个问题,中国对军人的补偿,也应适用于受核试验影响的平民”。

*数字保密无人知晓多少人受辐射*

斯万承认,核试验及其对周围环境和人员造成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属于中国的国家机密,外界无法掌握包括维吾尔人在内的多少平民受到核放射的污染和影响。但是他说,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非官方研究认为,新疆罗布泊核试验地区居民癌症的发病率明显高于正常水平。<<科学美国人>>在200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核试验导致该地区居民罹患淋巴癌、肺癌、白血病的发病率大大上升。

*中国核试验的后患:丝绸之路上的死亡*

安华-托帝(Dr. Enver Tohti)曾经是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的外科大夫,专门治疗癌症病人。1994年在任肿瘤科主治医生期间,他发现癌症病人在超出寻常的增加,尤其是与放射线有关的血癌,淋巴癌和肺癌的病例。在此后的两年里,他开始系统和秘密地记录癌症病例的详细资料。1997年,他将发现透露给英国记者。在秘密采访了新疆的医生和癌症病患之后,英国电视四台于1998年拍摄成纪录片“丝绸之路上的死亡”(Death on the Silk Road)。该片揭露了中国核试验导致数以千计的人身患癌症或出生后畸形,并指出当年核试验在非常危险的情况下进行,其造成的危险可能会超出中国国界。

*目击者指证新疆癌症病患猛增*

独立研究人员安华-托帝对美国之音说,他的调查发现,1964年前在新疆的各民族居民的发病率比内地平均高35%,64年以后到新疆的内地人,发病率比内地平均高25%,80年以后移居到新疆的内地人,发病率比内地人平均高15%。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在新疆居住时间的长短,当地居民罹患癌症的比率,要远高于内地人。他举例说,1997年人口不到3千万的新疆有癌症病床500张,到2008年增加到2000张;而同期人口1个亿的河南,癌症病床仅从500张增加到800张。他说,由此可见,新疆癌症病人增长的速度和幅度是多么的快。

他说:“调查的结果挺可怕的。排在头三位的恶性肿瘤,第一个是血癌,第二个是淋巴癌,第三个是肺癌。这三种癌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与核辐射有关。核辐射是哪来的,那是原子弹爆炸,炸来的”。

核辐射与癌症的关系,是不可争的科学事实。1994年,安华-托帝所在的铁路中心医院接到上级的指示,展开对癌症病因的调查,但是对病患的公费医治和赔偿,却从来没有列入议程。

*退伍军人能得到补贴 老百姓为何不能?*

安华-托帝说,2009年,200多名曾经在新疆服役的8023部队的退伍军人在天津举行抗议示威,要求政府对他们当年暴露在核辐射下导致健康受损进行赔偿。他说,抗议的结果促使当局给有关的退伍军人每个月230-4000多元不等的补贴。他要求也要比照政府对退伍军人的补贴水平,对那些受核辐射影响的老百姓补贴。

他说:“你给军人补贴,那么你承认原子弹爆炸对身体有伤害。要不然你不会给军人补贴。那么当地的老百姓为什么不给补贴呢? 当地的人,不光是维族人,也不光是哈萨克人,汉族人也在内的呀!”

*欧洲议会议员敦促中国允许独立调查*

“无代表国家和人民组织”项目负责人斯万说,一些准备访问中国的欧洲议会议员,已经将关注和赔偿受核放射影响的维吾尔人的问题列入他们访问的日程,届时他们将呼吁中国政府允许独立专家对核放射影响进行调查。

这次大会由三名欧洲议会议员,无代表国家和人民组织,以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共同发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