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埃及NGO案件 经济现实超越政治


2月26号,在埃及审判民主活动人士期间,开罗抗议者高喊反军人统治的口号

2月26号,在埃及审判民主活动人士期间,开罗抗议者高喊反军人统治的口号

埃及解除对7名美国民主活动人士的旅行禁令后,埃及与美国的政治紧张关系看来正在缓解。美国之音记者阿罗特从开罗发来报道说,经济考量看来是使这个问题得到解决的关键因素。

不管埃及领导人可能寻求从此次反美主义行动中得到什么,这种行动看来有损经济利益。

在开罗的7名美国人被控从事非法活动并被禁止离开埃及后,美国官员誓言削减对埃及的援助。这7名美国人是一些民主活动人士中的一部分。

埃及这个星期搁置了这个案件,有关官员首次将该案的审判时间推迟到4月份,并且在星期三取消了上述旅行禁令。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说,她预计该案将很快解决。

事态的重新平衡反映出双方的实际需要。30多年过后,美国与埃及的盟友关系依然是其中东政策的关键,尽管美国继续对埃及的民主承诺表示关切。对埃及来说,在民众起义推翻旧的领导人一年之后,新领导人正在艰难地应对混乱的经济局面。

*艾哈迈德:埃及需要资金*

<<埃及每日新闻报>>的经济版编辑阿米拉·艾哈迈德说:“埃及需要尽快有现金流入。预算赤字正在扩大,外汇储备正逐渐耗尽。目前外汇储备已经下降到160亿美元,埃及需要资金,需要尽快有资金注入。”

美国每年向埃及提供16亿美元的援助,这是对埃及1979年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奖励。这16亿美元援助金中有13亿美元用于军方,其中大部分用于购买美国军事装备,因此能让埃及普通民众受益的援助少之又少。盖洛普公司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埃及民众不希望美国进一步提供援助。

与此同时,埃及军方统治者正面临日益高涨的示威抗议,民众抗议军方在向民选政府移交权力方面进展缓慢。观察人士还批评说,埃及军方歪曲地声称“外国之手”应对埃及的问题负责。政治观察人士说,这次对民主活动人士的审判看来是企图通过激发民族自豪感来分散民众的注意力。

埃及经济研究中心的执行主任玛格达·坎迪勒说,美国援助资金的分配是个问题。

他说:“人们对美国的援助心存感激吗,他们可能不会再挥手,并且会说‘有这些援助又怎么样?’”

坎迪勒主张重新分配美国的援助金。但她也认为,那些愿意放弃接受援助的人们忽略了一点。在过渡时期美国对埃及的帮助比其每年提供的援助更加广泛。坎迪勒指出,例如关于取消债务的讨论,以及华盛顿与开罗就改善经济关系以扩大投资和增强贸易关系而进行的会谈。

在埃及现在这个过渡时期,放弃外国援助的意愿早些时候已经显现。埃及执政的军事委员会去年拒绝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32亿美元贷款援助,同样也是为了维护民族尊严。

但是到今年1月,正如经济版编辑艾哈迈德所指出的那样,埃及政府在提供基本服务方面应付不过来,同时失业率又在窜升,领导人因此转变了态度,与IMF商讨援助贷款事宜。

*坎迪勒: 美国和IMF援助非常重要*

经济学家坎迪勒认为,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太过重要以至于不能忽视。其它团体,包括欧盟、世界银行和非洲发展银行在等待通过类似的协议以提供他们的援助。

坎迪勒说:“我认为,关于美国和IMF的援助问题,是因为对经济现实和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的需求性缺乏了解,这不仅仅是贷款金额的问题,还有批准的问题。过去一年来我们一直采取同一种态度,这是非常有问题的。”END ACT

关于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其它各方可能跟进的援助事宜的讨论仍在继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