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乌坎的启迪:权利等不来 必须要抗争


图为乌坎村党总支书记林祖銮3月3日投票之前

图为乌坎村党总支书记林祖銮3月3日投票之前

广东乌坎数千名村民行使他们所说的几十年来首次真正的民主选举。村党总支书记林祖銮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有观察人士指出,乌坎事件表明,权利是要争取的,权利是要抗争的,权利是等不来的。

*乌坎村民几十年来首次自由选村委会*

几个月前联合起来抗议前村委会侵吞农民土地利益的乌坎村民,终于有机会在公开、透明、自由的氛围下,行使他们神圣的权利,用他们手中的选票,选举出能真正代表农民利益的新村委会。

星期六上午,数千名乌坎村民来到乌坎村所属的7个自然小村的投票站,投下他们得来不易的一票。

*林祖銮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

这次被村民称为几十年来第一次自由、民主的村委会选举,村民们踊跃参加,投票率为81.4%。这次选举总共领票8302张,存票1403张,发出票6899张,收回票6812张。村委会重新选举筹备小组组长、村党总支书记林祖銮以6205的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杨色茂以3609票当选副主任。另外一名村委会副主任和四名村委会委员的候选人,因得票未达到法定的一半以上而未能当选。村民们将于星期天举行重选,届时候选人获得三分之一的选票即可当选。

*选举来之不易 抗争鲜血换来*

洪天彬是六村的村民,过去一直靠打渔为生。他说,新的村委会是村民的希望。

他说:“我们几十年来第一次选举,选村委。我们是用血换来的。希望他们(新村委会)能把我们乌坎的利益讨回来,主要是土地。”

2011年9月21日,广东汕尾乌坎村的数千名村民,因土地问题与当地政府发生纠纷,包围了陆丰市政府大楼,要求政府解决村民的土地诉求。在随后的抗议和示威活动中,数名村民被拘留,其中薛锦波12月11日在关押中死亡。薛锦波死亡的消息,激起了更大的抗议浪潮,最后广东省政府做出妥协,被关押村民获释,薛锦波家属获得约90万元赔偿,双方对峙结束。

2月1日,在广东官方的批准下,乌坎村民选举产生11人组成的村民选举委员会。2月11日,村民通过不记名投票推选出村民代表。

*村民政治觉醒 踊跃参政议政*

1977年出生的村民洪锐卿,作为22名候选人之一,参加了村委会委员的选举。她说,这是乌坎有史以来第一次公开的村委会选举。这是全村人团结,以及薛锦波用命换来的初步的小胜利。洪锐卿说,能有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参选,她感到很自豪和荣幸。

她说:“如果我参选真的被选上了,就可以为乌坎做更多的事情;如果落选了,我就会尽力做好我能做好的一切。”

在中国,每逢换届时,村委会选举司空见惯,而且往往候选人都是由当局推荐或指定,村民选举流于形式,候选人常常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顺利当选。但是乌坎的村委会选举,由于是在前几个月的抗议示威事件发生后,以及当局不指定候选人的情况下举行的,村民参政议政的热忱很高,最后有22名村民登记参选。

*直选是国家走向民主的必然*

江西独立竞选人刘萍专门到乌坎观察这次民主选举。她说,选民投票异常踊跃,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年轻的后生,都来行使他们的权利。刘萍说,这次投票非常规范,村民要在标有22名候选人的粉色选票上,选出7人。刘萍说,在下午三点选举结束后,在中外媒体的关注下,公开唱票计票。

她说:“大家的眼睛都在瞪着这次选举,这条路究竟能够怎么走下去。其实,任何一个朝代,直选将是必然的。缺乏直选的话,就是缺乏监督,导致国家走向腐败和民愤民怨的产生,那是必然的,不是偶然的。”

乌坎村委会选举吸引了大批中外媒体记者和民主选举观察人士的报道和关注。美联社说,乌坎正在进行的选举,似乎是中国最自由的选举之一,为其他人们跟进开辟了道路。法新社说,当局对乌坎事件的处理方式,可能会成为政府管理地方纠纷的一个模式,通过引导而不是压制,群众的愤怒能得到平息。

湖北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

湖北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

*乌坎的启示:权利靠争取 政府不代表民意必消亡*

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农村选举工作的姚立法说,全中国70多万个村民委员会的选举,不能做到“秘密”选票,选民不能“匿名”,就不能真正自由表达他们的意愿。但是乌坎的这次选举做到了“秘密”选举。

他说:“乌坎事件给我们一个启示,就是说,我们农民的选举权,我们想有我们农民的村民委员会为我们的利益说话,但是非常的不容易。乌坎给了我们一个样板,权利是要争取的,权利是要抗争的,权利是等不来的。”

姚立法说,乌坎村委会选举的另外一个重要意义是,基层政府的直选时机早已经成熟,而阻碍民主进程的是中国的法律,以及权力集团的既得利益者。

他说:“乌坎的选举,肯定成为一个样板,在全国各地,特别是在沿海和经济发达地区,向乌坎学习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事情。不代表民意的政府,不依法行政的政府,他们的末日就会来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