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拿捏网络自由: 因为民主 所以更难


互联网以及社交媒体带给人许多生活便利,也促进社会的改变,但如果网上言论受到政府控制,或是法律干涉,则这样的功能可能失去。专家认为,网上言论自由的界定,对于极权政府不是问题,但民主国家却十分头疼。
传统基金会外交政策研究项目主任卡拉法诺

传统基金会外交政策研究项目主任卡拉法诺

传统基金会外交政策研究项目的主任詹姆斯·卡拉法诺(James Carafano)说,在他最近出版的一本书《维基战争》(Wiki At War)当中,探讨了国际间在互联网上的恶意行为案例:“这章节叫做‘龙、枪、割喉与罪犯’。在这个章节当中,我探究了所有从事互联网恶意行为者的差异,包括国家级的,例如中国,就是这个领域里(可以任意妄为)的巨龙;还有俄罗斯。”

卡拉法诺认为,网际网路就像是个大丛林,不管哪一个国家,都面临相同的挑战,都容易在当中迷失。但网络本身以及科技都日新月异,没有人能够一直控制网络上的变化,他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问题时,举去年发生的阿拉伯之春为例子:“当推特革命在埃及发生,埃及政府完全没有处理它的准备,他们唯一想到能做的事情,就是中断互联网,但反而让事情恶化了,因为政府也无法运作了。所以这与事件本身的性质很有关联。另外是,互联网是个非常活跃的环境,所以并没有永久的管制。不管安装了什么样的防火墙、什么样的病毒防护,你可能牢牢箝制了一天,但第二天某个人可能就有办法突破你的管制。”

*以民为主跟以党为尊的不同*
IBM全球服务部门网络安全负责人布奇

IBM全球服务部门网络安全负责人布奇

IBM全球服务部门的网络安全负责人史蒂芬.布奇(Steven Bucci)认为,有些技术,如果能够以符合道义的方式,恰当的使用,可以保护人民,但反之也可能被某些政府利用来对付人民。他说:“而同类型的技术,也可以被拿来打压他们的公民,而不是保护他们。”

布奇认为,网络自由的议题,对于极权国家来说不是难题,因为它们在乎的并非人民在互联网上的权益,但是对于民主国家,就会是讨论的焦点,他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问题时说:“这条界线非常难以界定。网络空间的合法政策、法律规范,以及定义,就像是房子的栋梁,它们是最难建立的,尤其在民主政体当中,因为它们在乎这些事情。”

去年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各自因为《保障知识产权法案》(PIPA)以及《停止网上盗版法案》(SOPA)这两项法案而受到科技业者以及美国维权团体的抗议,因为这两项法案可能给予美国政府类似于中国政府般的强大网络审查权力。美国国会已经暂停这两项立法,并且与各方相关人士持续商议,如何同时保障知识产权,也能维护网上隐私和言论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