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官员:中国地方债务风险可控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史剑道(右)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史剑道(右)

在中国两会期间,一位财政部官员对媒体表示,地方政府过去两年积累的大量债务风险仍然可控。这位官员认为,中国可以考虑扩大地方政府公债发行规模,缓解地方融资困难并增加地方财政的透明度。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星期一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来说仍然处在安全区内。

贾康在出席政协会议期间对媒体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尤其是省级地方政府,有足够的财政资源和银行协商贷款条件,偿还债务。

中国国家审计署去年发布的《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超过10万7千亿元人民币。其中,2012年到期偿还的债务占到17.17%,约为1万8千400亿元人民币。

*史剑道:公债过高负面影响经济活动*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大体认同贾康对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状况的评估。但史剑道以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为例指出,过高的公债水平对经济活动的潜在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他说:“中国的确没有地方政府面临破产的风险。就是说,地方政府没有足够的资产偿还债务的风险。个别县市可能有这种问题,不过这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但如果经济活动过多的比重用来偿还债务,这仍然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路透社报道说,据中国金融市场分析人士估计,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当中已经有大约2到3万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成为坏帐。这将把中国银行系统的坏帐比例从目前的1.1%推高到5%。

*温家宝:存在局部性风险*

与此同时,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形成了大量优质资产,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隐患,特别是部分偿债能力较弱地区存在局部性风险”。

温家宝强调,中国政府计划在2012年进一步清理和规范地方融资平台,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

由于中国预算法禁止地方政府直接向银行举债,因此,中国地方政府在2008年到2009年期间成立了上万个地方融资平台,以此绕过预算法,从银行获得贷款。

*需加快税制改革*

中国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对媒体表示,尽管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总体尚在安全区内,但局部风险一旦发生危机时,现有的机制只能是“救火”,并将造成相当高的社会代价。

贾康认为,针对地方债务问题,中国一方面需要加快地方分税制度的改革,使省级以下的地方政府都可以建立现代意义上的预算制度。

*扩大地方债务发行*

此外,贾康认为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公债是一个重要的制度性进步。他建议,2012年中国可以考虑增加地方公债发行试点地区的数量,逐步走向全面、透明、监管到位和风险可控的地方自主发债状态。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史剑道认为,扩大地方债务发行的确有助于增加地方财政透明。不过,其前提条件是决策相对独立的银行系统。

他说:“中国仍然需要让银行系统的商业运作独立于政府的干预。这是中国在实施经济刺激计划时遇到的问题,这是中国地方政府大举借债时遇到的问题。扩大地方公债规模也可能遇到同样的问题。”

去年第四季度,上海、深圳、浙江省和广东省率先试点自行发债,累计发行债务229亿元人民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