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乌坎民选-可行的中国民主模式?


乌坎村选举投票现场

乌坎村选举投票现场

广东乌坎首次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圆满结束,由7人组成的新的村委会走马上任,他们肩负村民的重托,去努力追讨村民所说的被非法夺走的土地。乌坎现象和模式,是否预示着中国当局可能采取一种新的办法处理大规模抗议活动,是否会对中国其他地方的基层民主选举产生影响和意义?

*乌坎选举前所未有公开自由透明有序*

在每年一度的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召开之际,令人瞩目的广东乌坎村委会选举,没有受到政府以往的干扰和操纵,经过星期六和星期天两天罕见的公开、透明、自由、有序的选举产生了代表绝大多数民意的新的村委会。

新当选的村委会主任林祖銮对新华社表示,他们将按照村民的意愿和法律规定,行使村委会的职权,同村民们一起追讨回来被前任村委会非法出售的土地。

*中国去年18万大规模抗议事件 65%涉及农村土地纠纷*

人口有1万3千人的乌坎村委会选举,吸引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华尔街日报报道,在中国政府为领导层换届做准备之际,腐败问题和地方政府征地现象日益增长,成为新领导人将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报道引述中国社科院农村问题专家于建嵘的话说,农村土地纠纷占中国所有大规模抗议事件的65%。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中国观察人士的估计说,中国2010年发生了大约18万起大规模群体事件。

*乌坎现象和模式能否“复制”*

报道说,在改革派省委书记汪洋的领导下,广东政府还是给予了乌坎某种程度的自决权,尽管对抗议者让步可能会鼓励其他地方的反政府抗议。报道说,即使乌坎产生了新的村委会,仍有很多重大问题尚未解决,包括新的村委会干部拥有多少管理自治权。此外,政府对乌坎克制的反应,是否会在中国其他地方被“复制”,还有待观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乌坎村民行使了他们得来不易的民主权利,但是“乌坎现象”能否带来更广泛的政治自由,值得怀疑。报道说,乌坎选举只不过是一种象征,共产党仍然严格掌控着全国范围内的异议人士,尤其是在阿拉伯之春发生后。
乌坎村选举投票现场

乌坎村选举投票现场

*从土地维权到政治维权 民主不会带来动乱*

选举观察人士郭飞雄说,在乌坎村民旷日持久的抗议活动进入转折性关头时,广东政府作出妥协和让步,最终导致官民互动,从土地维权,转化为政治维权。他说,这种政治民主试验,既有老百姓的主权和权利意志的觉醒,英勇的抗争精神,也有官方改革者的开明和善意。

他说:“这一次乌坎的抗争、妥协、官民互动,由经济维权转向政治民主试验的一系列事态,对共产党内部的改革派是一个刺激,对那些思想比较僵化,对民主充满疑虑的那些老人们,有正面的积极的引导作用,让他们看到了民主不会带来动乱。民主可以把老百姓的冲击力,引向一个法治建设的程序。”

*广东对乌坎事件妥协的背后是中央的支持?*

华尔街日报报道,可能在中共十八大晋升为政治局常委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对乌坎事件采取的让步和妥协态度,似乎赢得了中共高层的支持。报道说,中国总理温家宝2月份曾到广东省视察。他要求各级政府要保护农民土地权益。虽然温家宝没有提到乌坎,但他的话似乎是在肯定汪洋打击农村腐败的努力,以及向抗议民众作出妥协和让步的意愿。

郭飞雄说,人民通过一人一票,选出自己满意的领导,解决自己最关心的土地问题,就不需要强烈的阶级对抗,中共的一部分人,也从这次事件中看到未来社会矛盾解决的出路和方向。他认为,乌坎事件对中国高层内部有一个积极的暗示作用,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人民自己。

*宪政分权的雏形:小政府 大议会*

这位选举观察人士还说,乌坎的民主试验,也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他们能够进行各方的博弈,能够设置一种可操作的运行框架,理性的把现实的民主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起来。他说,乌坎建立了109人组成的村民代表会议,选举出7人组成的村委会,这种小村委会,大代表会议;小政府,大议会的两权分立的框架,为宪政分权奠定了雏形,也对未来整个中国的村级民主选举,都具有参考和借鉴意义。

他说:“为什么乌坎的影响这样大呢?因为乌坎选举试验正好发生在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沿。在最近的两三年中,中国的公民政治社会运动崛起,人民对自由的呼唤已经汹涌澎湃,整个社会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压力,要求实现民主自由。所以,乌坎经验的确立,它的民主试验能够得到官民各方的认可,实际上对整个中国未来的乡村民主建设具有广泛的积极意义。”

*乌坎是中国民主化的“小岗村”吗?*

乌坎能否成为未来中国民主化的“小岗村”呢?对此,郭飞雄表示时机还为时过早。他说,乌坎民选之后怎么办,能不能进行民主治理,能不能通过民主运作的形式,走司法救济的渠道,夺回他们自己的土地,清讨他们的帐目等,都需要时间来检验。

1978年,安徽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在土地承包责任书按下手印,从此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小岗村也从此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的发祥地。

*中国其他地方政府仍操控乡镇选举*

在中国被誉为最早的一批自我推荐竞选成功的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姚立法说,乌坎8千多选民直接选举村委会表明,中国农村乡镇直接选举的条件已经完全成熟。他说,尽管乌坎的直选在社会产生很大的反响,但是中国一些地方的农村选举,存在很大问题。他以河南商城县为例说,乡镇两级人大代表完全在选民不知情的情况当选。

他说:“根据我们的观察,我们掌握的准确信息,一个村庄,一两千选民,在选举人大代表时,就是一两个人关在办公室里边代填,这个事情非常发人深省。目前中国的选举状况,民主状况非常,非常糟糕。”

据报道,广东调查组指控多家公司在乌坎有不法行为,其中广东亿达洲集团于90年代在乌坎购地,但没有给予农民应有的补偿。该公司董事长、人大代表李秉记对中国日报说,他们计划将部分未开发的土地归还给乌坎村。

XS
SM
MD
LG